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我的私人漫威系统 > 425

425

  梁登阳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眼睛发红。夏启初说得的确不错,饶是当日海蛰侥幸活了下来,可活得过初一,却活不过十五,他的仇家不比夏启初与梁登阳少,与其死前被人百般羞辱,死无葬身之地,这种结局,算是很好了。

  但不论如何,梁登阳对于夏启初,还是有一丝丝的恨意,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夏启初也明白,同样也很清楚,梁登阳.根本不会向自己寻仇,如他们这种人,再早踏上这条没有尽头的路时,就知道天再黑,也得硬着头皮往前走,怨不得。

  夏启初没有再在这件事上作过多纠缠,继续说道:“由于蛩宇和海蛰二人的事,我曾经打算过与左秋寒三人联合起来,一同将之围杀,可在其提出破财消灾这种要求时,我忽然想到,其中可能有一线生机。但在当初那种双方水火不容情况下,这又显得不合理,说不定他只是想戏弄我等,再而夺财杀人。所以是否如我所想,还无法判断。先前我想亲自与其会一会面,打算从中找出些蛛丝马迹,洞悉他真正的意图。可随后一想,以我与他的关系,倘若我去了,怕是找不到任何线索,他肯定有所防备。你去,还有些可能。不过,以你当时的心境,就算察觉到了什么,不知道其中缘由究竟,恐怕也不会多想。而且,如若我先前提醒你,以他的心思,必然会有所察觉,起不到任何效果,需知一个是否怀揣心思的人,作出的举措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不论是我去,还是你去,都得不到任何线索,当时是我多想了。同时,我也庆幸,当时去的是你,而不是我。”

  听完夏启初这一席话,梁登阳忽然发现,当初自己与多尔见面时,的确发生了一件看似无关紧要却又不同寻常的事。多尔当时在离开软云轩厢房时,房门是由他所掩上的,试问一个行径如此霸道的人,言行举止以自我为中心,怎能容忍他人这样做?而他之所以替多尔掩上房门,并非是刻意讨好,而是将那扇房门比作了多尔,关上了,就算是过了多尔这一关,抹除心结,否则日后,多尔将成为他修行途中最大的心魔业障。

  仅仅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关门动作,梁登阳便显得如此吃力,也正因如此。而倘若夏启初先前提点梁登阳,他便会借此试探多尔,那么夏启初用心如何,多尔又岂会看不出?

  此举完全是没必要的,而且非但起不到任何作用,还会让梁登阳与夏启初步入死地。

  明知结果如何,却偏偏行事,做无用功,这不是愚蠢又是什么?

  留一个聪明人的性命远比愚笨之人要好的多。

  梁登阳这才会意夏启初刚刚说的最后那句话的意思,不禁感叹自己与夏启初的差距,往往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就能取决一件事的结果如何。

  现在想起来,夏启初仍有些心有余悸,死亡与自己擦肩而过,他深吸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事实上,直至此人将王级元气全部收下后,又突然耍诈,让我等再次献上宝物时,我才真正明白,他一直是在试探我们的诚意。在当初那种情况下,能有多少人不怒?倘若怒了,那便算作没有诚意,结局自然只有身死一途。从左秋寒等人出手开始,他们就已经死了。而其显现颓势,是故意做给你我二人看的,倘若我们有一丝异动,那么躺在这大厅中的尸体又要多上两具。先前我不早早出手,替他对付左秋寒一行人,是配合他演好这一场戏。而且,我敢肯定,他早已洞悉到我的心思。”

  梁登阳听后一愣,诧异道:“既然如此,那这场戏根本没必要发生。”

  夏启初摇了摇头,目光深邃,沉声道:“不。人的立场总会因不同的局势而发生转变,唯有亲身经历,并在最终决定立场,才算作出表态,而不是靠猜测和臆想。倘若所有人都如你这般想,那么杀伐争斗又有什么意义可言。”

  此时此刻,梁登阳才算是明白了一切,可在他心目中仍有一个疑惑无法解开,他想了又想,才将这句话说出口,“会长,你说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夏启初沉默良久,皱眉道:“我不知道。他这个人很矛盾,让人琢磨不透。但有一点我敢断言。在此人心目当中,与其不相干的人,皆如草芥。”

  梁登阳点头,深深认同。

  此时此刻,远在皇极大地东域一座奇光氤氲的秀丽奇峰上,一名女子,宛如神祗,静静站在峰顶,容颜绝美,红唇带笑,没有妩媚,有的只是令人自惭形秽的神圣,一双美丽的眸子遥视远方,轻轻吐出两个字,“草芥…”

  随后,这风采绝世的女子脸上笑意更浓了几分,少顷后却是放声大笑起来,笑得有些癫狂。

  似乎有些事,令她欣喜若狂…

  皇极大地素来以多出矿产而遐迩著闻,其中最富饶的矿脉当属由武帝王朝所掌控的天一矿脉,而凶名最盛的莫过于鬼渊矿脉,但论凶险程度,古冥矿脉也仅次于鬼渊矿脉,而且其起源可追溯到百家争鸣的太古时代,甚至更为久远。迄今为止,世人均不知道古冥矿脉是在何时形成,只知道在有史以来,这个号称进入十死无生的大凶之地就已出现。在古冥矿脉深处究竟潜藏着什么,至今都是个谜。

  古冥矿脉是一座鬼脉,所谓鬼脉即是时常发生灵异恐怖事件且没有什么挖掘价值的矿脉,矿产稀薄,向来无人问津。不过说古冥矿脉是鬼脉也不尽然,毕竟世人对于古冥矿脉并不了解,探索范围局限于外围,中心地带,乃至深处,进入者几乎没有人能活着走出来,即便侥幸有一两人逃出生天,俱是活不过十天半月,且神志不清,几近癫狂。

  所以,古冥矿脉是否真的是一座鬼脉,一直为世人所津津乐道。

  而这座至东起紫槐林西落乌桓山连绵数百里十多万年均未有珍稀矿产出土的鬼脉,如今居然破天荒地被石珍楼麾下一支不算顶尖之流的矿队挖掘出一块仙遥玄玉,这一消息刚一散播出去,便在整个天蒙世界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仙遥玄玉固然珍贵,价值连城,但最为珍贵的却是仙遥母玉,但凡有仙遥玄玉出现的地方,必然有仙遥母玉存在,这点毋庸置疑,否则仙遥玄玉一旦脱离了仙遥母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