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穿越之沦为肉食 > 第68章 V章

第68章 V章

  那一刻大脑充血,好似重锤当头一棒砸下,她不负众望地晕倒了。而就在被扶上楼进门前的一刻,她忽地睁开眼睛,双眼透亮清明,哪里像之前震惊下昏厥的人。只不过她一张俏脸蛋惨白惨白的,透不出一点血色,手扶着他的臂膀,五指紧扣,极为吃力地说道:“也就是说……他是帝王家的人,是当今皇上的亲兄弟……”

  “是的。”他的手臂微微收拢,将她勉力支撑的身子搂到怀里,抱着她低声抚慰,“无碍的……就算他是当今皇帝的亲兄弟,而今天下已定,生不出风波的。不过是认祖归宗罢了,不会妨碍你们在一起的。”

  她从来没想过和帝王家的人扯上一丝干系,本来都是江湖事江湖毕,然而一旦扯上家国天下,很多东西就会变质。包括……爱情。

  他轻声细语的话在耳边回荡,她苦涩一笑,“原来那掌心里的图案……是验明正身的铁证。”话音乍落,就感到拥抱着她的身躯微微一颤,她敏锐地感受到,眼里越发显得哀伤愁苦,五指攥在他手臂上倏尔一紧,“你的……掌心里,有同样的痕迹。一对遗腹子……”蓦然咬住下唇,她说不下去了。

  心里朦朦地冒出一个念头,所谓双煞凶星,现世大乱,原来是这个道理。那根本不是什么凶星,那是帝星。而当今圣上犹存,恰是印证大乱之说,是天下分裂的预兆。

  “我不管那劳什子玩意儿,而今我心底里只有你一个,你哪儿去我就随哪儿。”他环抱在腰腹间的手臂更紧了,勒得她有些疼,但这疼,又好像不全是身上的,那细细密密的,像蚂蚁咬噬的疼意顺着血液流淌,遍布全身每一处细胞。可在疼痛之外,似乎还有股奇怪的暖流同时侵入,令她的心在这天寒地冻之时还能依稀感受到一抹温度。

  尽管他曾伤她至深,但这种时刻,许多往事都也淡了。残留下的,是而今这些微的温暖。

  她心中唏嘘感慨,一个是她爱得浓,一个是她恨得烈,这两种情感混杂之下,竟连她都分不清该如何抉择。

  终是轻轻一叹,她松开紧握的手,疲倦地垂落两肩,身子软软地倚靠在背后的人胸前,淡声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去找他。”

  追逐那么久的人,要她因此事就轻言放弃,她办不到。

  像早已料到她会这样说,他沉静的嗓音平稳而迟缓地说道:“我同你一起。”

  她摇摇头,声音低低地:“他……恐怕不会愿意看见你。”

  手下一紧,听到她闷哼声才慌地松开一些,旋即像怕她会就此从怀里飞离,忙一把又抱紧她,嘶哑迷乱地低喊,“要么你就给我一包毒药了解我这条命,要么你就让我陪同你一起。而今他身份变了,你轻易不能见他,若是有个好歹,我又不在你身边,你要怎么保护自己?”

  心尖一抖,她的泪忽然涌上来,湿润眼眶。

  “我……”

  “就让我陪你一道,就算是在远处偷偷守着你也是好的。”他已低微到如此地步,声音都在发颤,这不该是他的性格,他心里头明明痛恨那男人,明明是他先遇到她,得到她的身子,然偏偏她的一颗心却给别人。但他也早不是曾经那个不懂得怎么去爱的人。

  他舍不得对她大吼大叫,舍不得看她流泪难过,舍不得……她再受丁点的伤害。

  在这场爱与恨的交织对决中,他先丢了心,因舍不得,故此放下尊严,放下一切来成全她。除了离开,他什么都可以做。

  薛染的话叫她心里头酸酸涩涩地,她并不想将这曾经霸道强势的男人变成这样子,她或许是乱了心,但终归最渴望的人……是虞冷。他害过她,之前在青竹林内也算一命还一命,他对她的好她受领了,但那心意……她仍是抵触。又许是……她心里提前住了人,未曾彻底摘除前,她的天平秤永远都只会倾斜向一个人。

  然而她很清楚,就算这番话说与这人听,按他的意思,恐怕是不会就此放手。

  这兜兜转转至今,她着实是累得够呛了,只想等这事完了就彻底抛下尘俗。只是如今这局面,她心乏之余,更有种不安攒动,仿佛有些事被她遗漏了。而那些遗漏的片段,许正是关键之处。

  最终,她还是应了他。

  其实,就算她不答应,若他非要跟随,她根本也没辙,或许她心里还是不愿承认,而今的薛染早不是那个可怕疯狂的j□j者。

  两人在客栈内稍作休整,他提出要做先锋,先向外头的人探听详细消息,她就坐在屋里等。不是不想跟他一同前去,只是她受的打击已很重,她不能保证思维还能否保持清晰的活跃度。她想,她还是不要搀和到这细活儿上好。

  幸好薛染没让她等上太久,小憩半刻,他便回来了。

  “怎么样,他而今在哪儿?”

  “他还留在城中,不过听闻明日就要启程去皇城。”

  “明日!”她惊呼,微微提高音量,心想不好,如果按照这个行程的话,他必然很早就会收拾行囊,大早就得出发。那她……还赶得及吗?

  “他住的地方离这儿不算远,大概一个时辰左右就能到。”他陈述完,眉目微敛,话音轻了几分,“若你想现在就去找他……此时还来得及。”

  她立即就从椅子上起来,“那我们现在就去!”

  “等等!”他忽然道,伸手拽住她。

  她脚步一顿,从兴奋的情绪里缓过来,转过头,看向立在原地不动的人,她不清楚他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但他垂着头的眼底里,有清晰可见的悲伤。她心里钝钝地一阵,很想干脆些甩开那抓住手腕上的宽掌,很想麻痹自己的心让它别去顾忌这个人的感受,然而就像她做不到不去找虞冷一样,她也做不到对这个前一刻还差些为她死的男人狠心。

  这一刻,她觉得她变成了坏女人。

  他抬起头,慢慢道:“我不是阻拦你去找她,而是想问你……你打算见了面后和他怎么说?要他别离开你吗?你应该不会忘记,他已不认得你了。”

  不认得她了。

  这真是一击必杀的绝招。

  她头痛欲裂,突然很不想听他继续说下去,猛地咬住嘴唇,她硬声道:“我知道。”

  “他不仅不记得你,而且很快就要回到皇城,回到皇宫里受封,他极可能会成为你永远都触碰不了的人物。你若想要留在他身边……你的身份……”

  “我知道!你所说的我都考虑过了!”她冷冷打断,这个关键时刻他和她说这些的意图,她很清楚。她亦清楚,此一去的最大可能性是怎样的。但她无法控制住要见他的欲-望,她想,就算努力这么久,最终结局不尽人意,她终归要做了才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她这纠葛了三生三世的姻缘。

  他忽地一把拉过她,抱紧她。

  她意外的没挣扎,心同样的乱,和他身体里无声的悲恸纠缠在一起,疼得厉害。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