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大圣传 > 第四十四章紫陌红尘

第四十四章紫陌红尘

  从这里望下去,古风山城像是一台台阶梯,鳞次栉比的房屋楼宇,就建筑在这些阶梯上,此时全都被镀上了一层红光。

  交错的小巷街道中,涌出许多人流,货郎、卖早点的、买菜的,还有早起行路的客商,一派红尘喧嚣景象。

  从这里望下去,视野开阔之极,心胸也随之壮阔起来。

  “这里的景色,原来这么好吗?”李青山微微惊叹,深吸了一口气,打了一趟拳,活动了一下手脚。

  感应这体内真气的流动,昨夜九颗凝气丸服用下去,又壮大了几分,他炼气二层的修为,正在渐渐稳固下来。

  他并没有急着修炼妖丹妖躯,一下子吞下大量的凝气丸。

  因为预感将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下一份凝气丸还要从嘉平城中取得。如果大量服用丹药,导致青黄不接,反倒不如这样徐徐图之,妖丹妖躯会自然而然的吸纳一部分药力。

  他从房间里,找出一身原主人的旧衣服,换下了身上的玄狼服,然后打开房门,走下一层层台阶,在一家挂着“茶”字的铺子,吃了一顿特色小吃。

  觉得自己吃遍天下美食的伟大梦想,又实现了那么一小点,然后心满意足继续遛弯,他故意走的很慢,欣赏着沿街的景象。

  不知有多长时间,他没有如此静下心来,做这样的事了。自从开始修行之后,整个日子就绷紧急迫起来,即便重回人世,到了嘉平古城,也是应对源源不断的变故。

  去惩奸除恶,去刺杀强敌,去防备敌人,即便得到一些闲暇,也要抓紧时间修行,不敢有半分松懈。

  几乎快要忘了悠闲的滋味。念及当初,在卧牛岗上放牛的岁月,望着群山,吹一支横笛。避开哥哥嫂嫂的压迫,不知不觉间就是一个下午过去。

  仿佛是两种截然相反的人生,而各有一段意趣。但他还是更喜欢现在的人生,不会无病呻吟的去怀念旧事。

  如今望着街市上喧闹人群,不知不觉间。已经有了一种隔阂存在。虽然还是最低级最弱小,炼气级别的修行者,但也与凡人产生了不可逆转的分歧。

  凡人像是平地上行走,结婚生子,油盐酱醋,从生到死。而修行者却是在攀援一座,永远不可能到达顶峰的高峰。每一次前进,都能看到新的风景,延长一次寿命,不为生死所困。

  县衙前。已经贴上了告示,还专门派了一个识字的小吏,高声宣读,通报钱家所有的田地房产,将于七日之后开始拍卖。

  数百人将县衙前围堵的水泄不通,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李青山站在人群中,跟着仰头望着一阵,这知县反应的速度还算快。

  然后穿出人群,折到一个小书店中。花了二两银子,买了十几本闲书,诗词、历史、杂谈,无所不包。然后又觅到了一家器乐店。花了三十五两银子,买回了两本乐谱,和一支玉笛。

  回到家中,他就躺倒葡萄架下的藤椅上,随手翻开一本书来,细细的阅读。太阳已经升上三竿。又红转白,透过密密葡萄叶,细碎的阳光落在泛黄的书页上,也落在他的脸庞上。

  这时候,他才格外像个少年,而非勇猛无畏的修行者,杀伐果断的玄狼卫士。宛如石刻的面孔,上面的棱角,似乎钝了一些,而一向如刀剑锋利的眼神,亦还回鞘中,变得深沉明润。

  灵龟妖丹,在他体内,缓缓的旋转着,带着从未有过的剔透灵动,水汽自然而然的涌过来,沾湿了他的衣衫。

  他的心思沉在史书中的一场大战中,没有察觉。

  一种心情,一种修行。

  弓不用时要下弦,他将自己从紧绷的中松弛下来,调养身心,只为将来,或许是不久之后,射出更加有力的箭。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闲适,在离古风城数十里外的一个小镇,镇名上官镇,因镇中大部分人都姓上官而得名。

  虽然有着少有的姓氏,但这里并不是什么武林世家,百姓也不过是最寻常的百姓。

  镇中有一户人家,却因为出了一个姓钱的女儿,而从平凡人家,一跃成为上官镇的首屈一指的豪门大户,粉墙碧瓦,仆从如云,每日欢歌不断,成为全镇人羡慕的对象。

  从古风城到上官镇的官道上,一个黑衣骑士,骑着一匹白色骏马,缓缓的前行。

  钱容芷远远的望着出现在地平线上的上官镇,原本如止水般的心扉,忽然乱了一下,不由握紧腰间的分水刺,冰冷的武器带给她一丝温暖。

  烈日灼灼,她的眼眸,却带着一丝挥不去的阴郁,自嘲道:“钱容芷啊钱容芷,你还真是高估了你自己。”

  她从那个家中被带走,修行有成之后,被钱延年准许回去探亲,后来她便时常回去,极为温柔的对待家中每一个人,她要让钱延年相信,她是恋旧的重情分的,更要让钱家确信,凭着这些人,能够控制的了自己。

  而现在,她已挣脱束缚,那些假象也就没了存在的意义,心渐渐冷酷,是该做个了断了。

  没有人该从她的不幸中得到幸福,没有人!

  上官府,朱红门户洞开着,鲜血从影壁墙后流出来。

  影壁墙后,钱容芷握着分水刺,蹙眉思索,身边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体,有护卫,有家丁,有婢女,还有老妈子……

  她可以叫出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但是现在,他们都死了。

  她继续向府内走去,见到越来越多的尸体,她来到内院,看到一个贵妇人横尸倒毙,这个原本的村妇,现在头上怠慢了昂贵的珠饰,身上穿着客场从南方带来的珍贵绫罗,但已被血误的不成样子。

  她几乎记不得这个贵妇人的名字了,因为叫了太久“母亲”的缘故。

  她却觉的心中莫名一送,深深的看了一眼,就从尸体上跨了过去。

  然后是更多熟悉的人,哥哥姐姐。

  即便是在午时,祠堂还是很暗,浓重的黑暗中,拜访着许多牌位,供着上官家的列祖列宗。

  一个头发灰白的青面老者,挟持着一个浑身富态的中年男人,冷酷仇恨的目光投向走进来的钱容芷,喝道:“上官容芷,我就知道你会回来!”

  钱容芷表情复杂的道:“三叔伯!”

  老者是钱延年的侄子,习武多年,终于突破了先天境界,达到了炼气二重,成为钱家的高手之一,那一夜,他从钱家正堂逃走,刁飞并没有选择追他,才逃得了一条性命。

  钱容芷道:“这都是你干的?!”

  三叔伯道:“正是,上官容芷,你这个叛徒,还敢提这个钱字,你将钱家所有人都害死了,你把钱家毁了,把我的一切都毁了,我同你不共戴天,屠了你满门。”

  “容芷,救我!”富态中年男人浑身一颤,鼻涕眼泪横流,不知是害怕,还是伤心。

  那是名为父亲之人,钱容芷愤怒惶急的道:“爹,我一定会救你的,钱浩德,你放了我爹!”

  钱浩德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吗?你这个贱人!给我丢下武器,跪下!”钱容芷刚一犹豫,他便用力捏碎了富态男人的肩膀,男人一声惨叫,喝令道:“还不跪下!”

  当啷一声,钱容芷就丢下分水刺,跪下了,跪着一步步向前,哀婉的道:“求你放了我爹!”

  钱浩德脸上浮起疯狂得意的笑容,他不甘心一刀杀了她,不但要灭了她满门,还要当着她的面,折磨他最亲的亲人。

  钱容芷又向前跪了一步,右手向后一抓,真气卷着分水刺回到手中,自下而上,腾跃而起,全力向钱浩德刺去。

  钱浩德将富态男人拉到眼前当作肉盾,将他挡了个严严实实,又抓住男人另一边的肩膀,只等逼退钱容芷后,再下狠手折磨,定要叫这贱人后悔她所做的一切。

  却忽然感觉胸口一凉,钱容芷毫无收手的意思,分水刺深深刺入肉盾,尖端传入钱浩德的胸口,真气化为蓝芒,透体而过。

  “你……”钱浩德和那富态男人,都以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钱容芷,只见她脸上的哀戚之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变得冷酷自得。

  钱容芷笑道:“原本要杀你,还有些难呢!”

  钱浩德道:“上官容芷,你……你这个毒妇,你连你的亲人也不放过!”

  钱容芷订正道:“我不叫上官容芷,我叫钱容芷!我的亲人差不多死光了,就剩下您一个了,从今天起,我就彻底没有亲人了。”她猛地抽出分水刺。

  钱浩德和富态男人,同时倒在地上,钱容芷看也没有看那富态男人一眼,从钱浩德身上取下一个百宝囊,甜甜的道:“谢谢三叔伯。”一如当初那个乖巧的女孩。

  钱浩德勉强抬起手,汇聚真气,分水刺毫不犹豫的刺穿头颅:“您就别跟芷儿客气了。”

  “容芷,救……救我!”富态男人艰难的伸出手,抓住钱容芷的衣摆。

  “你是谁啊!”(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