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非凡洪荒 >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明红大斧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明红大斧

  罗帆与悟道子的战斗,更多的是为了表示自己有着绝对的实力能够获得自由,为了表明任何巅峰准圣,哪怕是圣人门下想要对付自己,都需要耗费无法想象的代价,足以让他们觉得不值。

  这,才是他战斗的目的。

  至于逃走,至于离开这麒麟崖,对于罗帆来説却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一旦他逃走,一旦他离开这麒麟崖,等待他的可能就是悟道子无休无止的打击,将遇到无休无止的麻烦。只有将悟道子打败了,让悟道子真的认为无法对付自己了,他才能在离开麒麟崖之后获得真正的自由,不会被他所对付。

  如此这般看来,罗帆现在所需要的,是和圣人门下的巅峰准圣公平战斗的环境。悟道子和苍木子两人合击,他根本难以取得胜利。若是同时和他们两人战斗,等待罗帆的,可能便是被直接镇压下去。

  那样可是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的。因此,对于此时的罗帆来説,斗狂子将悟道子绊住,对罗帆来説便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让他怎样都不可能将之放过的绝好机会。

  心中念头电闪,罗帆微微一笑,抬步轻跨,身形刹那间便穿过了漫长的虚空,直接来到了苍木子身前,抬手便向着苍木子的脑袋按过去。

  经过之前那一番交谈时间的耽搁,罗帆此时的身体状态,力量状态早已是重新恢复了最巅峰的状态,之前和悟道子战斗所造成的损伤。早已是完全恢复过来对于道尊而言,便是身体完全毁灭,都能够瞬间恢复过来,何况罗帆只是身体受损,并没有完全毁灭了。

  罗帆这一按,受伤有无数立体符篆直接从他受伤的窍穴之中直冲而出,瞬息间便在他手上凝聚成为一道玄之又玄的光芒,带着惊天的破坏力,直接向着苍木子的头颅直扑而去。

  这力量玄妙异常,在虚空之间引起的时空波动极为微弱。

  但这却不是像普通修士的招式一般无法引起时空的波动。而是因为他通过对之前战斗的领悟。已经明悟了许多将对时空的破坏力完全压制,完全消除的方法。事实上,他所发出的,这立体符篆组成的光芒。若是真正的爆发出来。足以将方圆数百万里范围的时空完全化为齑粉了。

  感应到这光芒的到来。苍木子面上神色微变,抬手一指,便有着一道巨木凭空而生。直接挡住了那光芒。

  这一根巨木巨大无比,但却十分诡异的,直接压缩在苍木子和罗帆的手掌之间,直接轻飘飘的挡住了罗帆手掌所发出的光芒。

  在这刹那间,那巨木猛然产生不可思议的震荡。在这震荡之间,无数木屑从这巨木之上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喷出,那样子,便好似这巨木只是由无数木屑组成,此时在撞击之下,那组成这巨木的木屑无法再凝成一体,开始有着无数木屑脱离那巨木的本体了。

  苍木子眼见如此,吃了一惊。

  他却是从来没有想过罗帆只是一名刚刚成就巅峰准圣的修士,居然便能够如此强大,自己所施展的神通虽不是圣人师尊所传的神通,但也是自己根据无数年悟道所体悟出来的强大神通,那破坏力,防御力之强,足以毁天灭地,更足以抵挡毁天灭地的破坏力。

  但此时此刻,罗帆手掌之上只是发出一些光芒,居然便已经是让这巨木几乎无法抵挡,眼看着便要完全崩溃消亡,这样的破坏力,简直便是颠覆了他对修行的观念,让他一时间面色大变。

  不过,苍木子毕竟是圣人门下,毕竟是巅峰准圣巅峰的存在,眼见如此,他周身一震,抬手向上一指,刹那间虚空之上有着无数雷霆闪电凝成了一株古木,挥舞着枝条向着罗帆直扑而至,将罗帆完全笼罩在那无数枝条之中。

  这雷霆组成的古木强大无匹,便是天地,时空,都似乎在这之下微微的颤抖着。一种裁决的韵味从那古木之上不断的散逸出来,充斥着方圆数百万里范围的,让这一片虚空都好似在随着这雷霆古木枝条的挥舞而微微的颤抖着。

  罗帆反应快速无比,身形闪动之间,在虚空之间划过一道道玄之又玄的轨迹,尽皆是千钧一发之间躲过了一道又一道的枝条挥舞。而他的手掌在这过程之中却毫不动摇,而是继续向着苍木子而去。那挡住这手掌的巨木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崩溃,木屑不断的四处纷飞。

  不过,苍木子显然不会呆在那里丝毫不动的。

  他双眼闪烁着碧绿的光芒,身形一闪之间,已是消失无踪,似乎是重新进入了他所开辟出来的那一个奇异时空之中去了。

  罗帆对此却毫不在意。他早已是看出了那时空的所在,此时心念一动,抬手一震,手中那立体符篆组成的光芒猛然一阵剧烈的震颤。在震颤之中,那巨木直接崩溃消失化为虚无。接着他双手微微掐动一个奇异的手诀。

  瞬间,无数立体符篆在虚空之间凝成一道明红长河,猛然一转,一冲,直接便钻入了那一个苍木子开辟出来的奇异时空之间。

  随着其钻入,那奇异时空之中猛然传出苍木子微怒的冷哼。接着整个时空轰然崩溃,苍木子的身形直接出现在罗帆的面前,只是此时此刻,他手中却已经是拿着一根扁担模样的树枝。正是当初他用来和悟道子那青铜尺子战斗的法宝。

  而在这法宝之前,一道明红的长河如同长龙一般,在盘旋环绕,似是寻找着破绽要扑过去将苍木子完全剿灭。

  “这个时空虽是普通,但却是吾耗费了数百万年方才创造出来的隐蔽之法,你将它破灭。便得付出代价。”苍木子淡淡的道。

  説着,手中法宝向着前方击出。

  刹那间,虚空一震,那明红长河便好似一道丝带一般,直接被打得胡乱扭动,难以维持一个稳定的形态。

  这一道明红长河不是其他,正是罗帆当初在那超脱之路上所创造出来的时代长河,乃是他将一切有关时代潮流玄奥的体悟发挥到最强的一种神通。

  组成这种神通的,在当初他还修行着那大力道尊传承的力量之道的时候,乃是数量繁多的力量的组合。但在此时此刻。组成这一道神通的。却已经再非那力量组合,而是无数个立体符篆!

  在罗帆修行力量之道的时候,自然是使用力量组合能够最好的发挥出这时代潮流玄奥的威能。但在此时,他已经是修行由则之世界观所创造出来的道果大道。能够最好发挥出其威能的。自然便是立体符篆来组成了。

  再加上此时此刻罗帆的道行境界比起他当初在那超脱之路之上的时候相比。已经高深了不知多少万倍,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道时代长河的威能。却是比起当初同样强大了不知多少万倍之多了。

  不过,哪怕是这样,这一道时代长河此时此刻在苍木子那超越了巅峰准圣级数的法宝攻击之下,却是显得力有不逮,居然是只能不断的躲闪,却无法有多少反击之力,只能够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躲闪,在这之后再尽量努力的拦截那法宝想要针对罗帆的打击。

  苍木子眼见如此,眉头大皱,手中的树枝不断的转动,在虚空之中划过一道道玄之又玄的轨迹,演化着种种武学奥妙,战斗至理。

  罗帆此时不单单要控制那时代长河抵挡着那超越巅峰准圣级数的树枝法宝,还要抵挡着之前苍木子所凝聚出来的,雷霆组成的古木的攻击,此时身形在虚空之中几乎没有瞬息停止,每时每刻的都在展现着躲闪的至高奥秘,身影在虚空之间晃出无数的虚影。

  “这样下去绝对不行。”罗帆这样想着,心神意念之间有着无数的意念在不断的闪烁着,那时代潮流的玄奥,那气息符文结构的奥妙尽皆不断的泛出,最终直接淹没了他的心神意念,让他整个心神完全沉浸在那无穷的奥妙之中。

  随着这样的变化,他的身形变得愈发的飘渺。

  最终居然好似凡俗中的柳枝一般,随风波动,任凭那古木枝条不断的挥舞,不断的打击,都无法接近他身体三尺范围之内,无法伤害到他。

  而那时代长河,在这过程之中的躲闪拦截姿态,也随着而变得越来越飘逸,越来越玄妙。

  让苍木子面上的神色愈发的不好看了。

  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明白了之前悟道子的感觉了。他之前看到悟道子居然被罗帆的攻击搞得身形直冲入那麒麟崖之中,显得狼狈不堪,还以为是因为悟道子轻敌,被罗帆抓住了破绽,阴沟里翻了船。心中其实并没有多将罗帆放在心上,只觉得自己只要认真出手,以苍鹰搏兔的全力来对付罗帆,定然是能够手到擒来的。

  却没想到,此时他已经是如此认真的出手了,眼前这人居然还是如此滑不溜秋,让他毫不着力,根本没有办法短时间内将他解决。这时他才知道方才悟道子的失败,根本就不是什么侥幸,眼前这刚刚成就的巅峰准圣,却是真的有着能够和他们相提并论的能力!

  心中念头转动之间,苍木子下定了决心,心念微动,那正在虚空之中不断向着罗帆攻击的那古木微微一震,便化为无数雷霆,铺天盖地的笼罩住方圆万里范围,直接将罗帆包裹在那之间。

  这样的攻击虽説是大范围的攻击,铺天盖地,好似无处可躲一般。但因为那些雷霆轰击彼此之间还有着细xiǎo的缝隙,因此罗帆却是轻轻松松的几个闪烁之间,便已经躲过了那雷霆的轰击,待得那雷霆完全消失无踪之后,罗帆依然丝毫无损的悬浮在虚空之上。

  对于这样的变化,苍木子丝毫没有意外。

  他并没有奢望这样的大范围雷霆轰击能够搞定罗帆,他之所以将那古木化为雷霆轰击。只不过是因为他已经不想要再使用这古木来攻击罗帆,打算全心全意的控制他的法宝来制服罗帆而在最后时刻废物利用一下,让组成这古木的雷霆闪电发挥最后的余辉,若是能够让罗帆受一diǎn伤就最好不过,若是没有,他也不会意外。

  “爽啊!”这时,斗狂子的吼叫声在不远处传来。

  他的身上裹挟着无数的雷霆闪电。

  这些闪电缠绕在他身上,就像是水滴落在荷叶上一样,虽是光芒万丈,虽是浩瀚无极。虽是震撼无比。但却根本无法动摇他的身躯,根本无法让他的身躯发生任何一丝丝的变化。

  这,正是方才苍木子将那古木散开,化为无数雷霆闪电铺天盖地的时候。那些闪电也将悟道子和这斗狂子淹没在其中了。

  此时斗狂子如此表现。任凭那雷霆闪电缠绕周身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而在与他对战的悟道子。此时却是面色十分难看,只是手持青铜尺子不断的和斗狂子在虚空之间你来我往的战斗着。

  那之前苍木子所发出的雷霆闪电,根本就无法伤害到他一丝半毫。甚至只是接近他身体,就自然的被那青铜尺子的威能所消弭那青铜尺子当初甚至都能够将战斗产生的,类似混沌状态的混乱完全挡住,更何况是这些远不及的雷霆闪电了。

  “斗狂子,现在苍木子已经落入下风了,你还不去帮他!”悟道子咬牙切齿的道。

  “你哄我呢!苍木子现在正打算放大招,哪里是占下风的样子?!”斗狂子哈哈笑着道。

  説着,手中长棍虚空一绞,那缠绕在他身上的无数雷霆比那凝聚在他长棍之上,化为那长棍的一重虚影,带着无数时空碎片薄膜向着悟道子直轰而去。

  悟道子面现无奈,手中青铜尺子轻轻一转,拦住了这尺子,让时空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似乎这时空都无法承受这撞击的余波,要完全崩溃一般。

  这时,苍木子深吸一口气,刚想要施展出这法宝第二重的威能,忽然间却发现,前方罗帆发出的那一道明红长河猛然一震,忽然在虚空之间猛然凝聚,化为一把普通大xiǎo的斧头。

  这明红长河之前显得漫长得无边无际,来不知其所始,去不知其所终,説它有亿万里长,怕也不会有人觉得不对,説它只有数丈,也不能説是错误。

  此时这样长的明红长河凝聚成为这样一把普通大xiǎo的斧头,却是让其颜色,猛然增加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

  整把斧头看起来便好似明红的玉石一般,红得晶莹剔透,红得让人心底发出一种震撼。

  当这斧头出现之后,罗帆不知何时,忽然间出现在那斧头之前,一手握住那斧头,抬手便将这斧头向着苍木子直劈过来。

  这一劈,如同当初盘古开天辟地的那一劈。

  这斧头劈过的位置,时间、空间都好似极为恐惧一般,自然分裂躲闪开来。

  在这样的一劈之下,天地宇宙之间的一切光芒都好似被其吸引一般,那斧头劈过的轨迹变得无比的明亮,而周围的整个时空,整片天地,甚至便是天空之上的十个太阳,都似乎变得黯淡了许多。

  连阳光都是如此,更何况是在场修士的实现了。

  几乎所有的修士,哪怕是那些麒麟崖之上,此时根本无法看清罗帆他们战斗的那些修士,此时也不由得将自己的视线投往这一斧头的位置虽説他们无法看到这斧头的真实模样,无法看清这斧头的轨迹,但他们便是感到一种好似前所未有接近大道的感觉笼罩住他们,让他们忍不住的要将这斧头的轨迹看清,忍不住的想要知晓这一击到底是何人发出,这一击到底又有什么样的奥妙!

  “好!”一声兴奋无比,充满无穷战意的叫好声直接穿过了时间,穿透了空间,传到了在场所有修士的耳中。

  这声音,自然是那斗狂子的声音了。

  此时此刻的斗狂子,早已停下了对悟道子的攻击,而是将自己的所有注意力,所有感知都放在罗帆身上,具体的説,是放在罗帆所劈出的这一斧之上!

  这一仿佛开天辟地一般的一劈,威能强大得无法想象。

  在罗帆的感应之中,这一劈甚至劈开了那冥冥之中的间隔,直接劈入了那天地与混沌状态之间的空隙之中,隐隐间他甚至能够感应到这斧头在划过时空之后所带上的,那一丝丝超越了时间,超越了空间,已经近乎混沌的那种奇妙存在了。

  “原来,这样也可以超脱天地……”罗帆心神意念之间充满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满足。

  他这一斧的目标乃是苍木子。

  因为已经劈开了时间,劈开了空间,因此在他刚刚劈出这一斧的同时,这明红如玉的斧头,便已经是来到了苍木子身前,更几乎已经是劈入了苍木子的头颅之中,将苍木子整个劈开成为两半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