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怪厨 > 第二百二十六章我们搬家了

第二百二十六章我们搬家了

  柳文青谈了好一会儿价钱,老板不肯松口。

  白路完全不插嘴,他相信柳文青,哪怕是高价租用,他也相信。当然,这些是借口,本质是懒。

  柳文青跟老板说回去考虑考虑,告辞离开。上车后跟白路发牢搔:“太过分了,拿咱俩当凯子。”

  白路正色说道:“是拿你当凯子,我就一司机。”

  刚说完话,电话响起,是李强,接通后问他:“路子,没事吧?”

  “什么没事?”

  “昨天晚上的事,谢谢你帮忙,昨天太晚了,不方便联系人,今天又是星期天,费好大劲儿才找到人,我有个朋友是警察,托他问了问,万豪不是市里人,在通县那边混,据说是打手出身,挺狠的,我朋友说他没吃过亏,你得小心点儿,如果有事一定给我打电话,我还认识几个人。”

  白路听的一笑:“就这个?没事。”

  李强说:“谢谢你,我知道的,你是为我出头,放心路子,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看哥们表现。”

  “表个屁现,爱干嘛干嘛去。”白路笑着挂掉电话。

  柳文青问:“又惹事了?”

  “老大,什么是又惹事?”看见前面有一家银行,拐过去停车。

  柳文青问:“干嘛?”

  “给你弄点儿钱。”下车后问道:“饭店办手续没?”

  “办了,去黑河前跑了两次,没跑下来,要盖好多章。”

  “不是说有个什么一站办公的?所有单位凑一起,进门一次就搞定了?”

  “电视上有,我是没碰到。”柳文青抱怨一句,接着又说:“你说,我要不要学个车票?”

  “别学了,就北城这车况,还不够你堵的,老实坐地铁,以后呢,稍晚一点儿就打车,这个钱不能省。”

  柳文青笑着说:“你是怕我再被人抢走?”

  白路没接话。

  柳文青又说:“你那么能打,教我点功夫吧。”

  “有什么可教的?想打赢难,想伤人太容易了,以后包里准备点常用武器,辣椒水、胡椒粉什么的。”

  说话的时间,俩人走进银行大厅,听到白路这番言语,门口穿深色西服的职员瞬间变得警惕起来,这是要打劫银行?

  白路问她:“VIP窗口是哪个?”

  职员犹豫一下,指了指前面,眼睛在白路身上打转,好象没有武器。不过还不能放心,稍退开一步,眼睛不离左右。

  白路要来柳文青的银行卡,自去转帐,顺便取二十万现金,十万还给小黑,十万自己花。

  从银行出来,看看时间还早,柳文青问:“继续看厂房?”白路摇头:“不去了,以后只看东边的房子。”俩人开车回家。

  柳文青本想给新房买窗帘、被褥等用品,奈何白路太懒,这家伙说:“我出钱,你让商店送货。”遭到李文青鄙视:“你不懂买东西的快乐所在。”

  “我永远都不要懂。”

  车刚上路,高远打来电话:“老子给你报名了,记住了,你欠老子一顿揍。”说的是厨神大赛的事情。

  “什么时候比?”白路顺口问道。

  “懒得跟你废话,身边有没有活人,让他接电话。”

  白路把电话给柳文青,柳文青听了一会儿,收线后跟白路说比赛事情。

  元月十曰初选,选手提前制作好菜肴,带去比赛现场给评委看,一共有十名评委,每个人都要看完全部的菜。选综合分数最高的三十名进入复赛。

  电视台有做菜的节目,复赛会挤掉那个节目,延长时间,进行转播,利用三天时间选出前六强。

  决赛是大年初五开始,从这一天,北城电视台将全程直播,电视台卯着劲要把这档节目做成冬季里、全国最火的节目,要把做菜节目做的像选秀节目一样隆重热闹,让北城有线台收视率长红。

  全国有八大赛区,从东北到南方,各大菜系重镇分别设立分赛场,每赛区选出五名选手。

  北城电视台已经有广告播出,同时在网上造势,并通过政斧联系,把比赛事宜通知到各城厨师协会、及各大饭店的厨房里。

  做一挡电视节目,前期的策划费时间,前期的准备更费时间,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好在这次是政斧牵头,北城台拣了个大便宜。并且不用联系明星,只是一帮厨子而已,比较容易打交道。

  听柳文青说完这一切,白路说:“不就是一月十号比赛么?帮我记下来,到时候提醒我。”

  柳文青说好,在手机上做备忘。

  做完备忘,翻开笔记问道:“你真打算请那个大爷上班?他已经六十五了。”

  “请,为什么不请?就冲大爷等在门口的执着劲儿,咱也得请。”

  柳文青说:“要饭的更执着,你不给钱,人家都不撒手。”

  白路撇了下嘴:“不是抬杠么?那大爷什么情况?”

  柳文青看眼笔记本,开始做介绍。

  大爷叫巴雨时,北城人,六十五岁,高中学历,在国营饭店干了十六年,后来下岗。住东三环这一片,老两口。孩子单住,离婚后独自抚养六岁男孩,离婚时分家产,现金什么的给女方,男方就剩下个房子和十几年的房贷,孩子上一年级。

  大娘身体不好,小孩要交学费,还有房贷要还,巴大爷一家过的挺紧巴,所以出来工作。

  柳文青介绍的很详细,白路好奇道:“你做间谍的啊?怎么什么都问?”

  柳文青说:“不是我问的,是大爷自己说的,他就是想干活,因为岁数问题,连更夫都做不成。”

  “你怎么安排的?”

  “暂时回家等消息,老人家有老人家的好处,不用交保险。”

  白路佩服道:“你真是万恶的资本家。”

  说话的时间,汽车停在家楼下。

  刚回到家,发现房东坐在沙发上。

  房东是三十多岁的职场女姓,衣着打扮显得精明能干,往时也对容貌颇多自信。可是一见柳文青,分分钟被比了下去,所以没心情说废话,直接说目的。起身道:“给你送押金,另外商量件事儿。”

  白路坐到另一边:“什么事?”

  “你能不能提前搬?押金一分不扣,提前搬,一天我退给你两百块钱。”

  “两百?”

  “两百不少了,比你交的房租贵。”

  白路说等会儿,问沙沙:“明天搬家有问题没?”

  沙沙说要上学。

  “你上学,我们搬,放学去接你。”

  沙沙说:“那就没问题。”

  白路跟房东说:“拿钱吧,明天中午过来。”

  没想到白路能这么痛快应下来,房东利落点钱,从今天开始算到三十一号,放下钱后说:“说好了,可不能变卦。”

  “没问题。”送走这个房东,白路给三楼的房东打电话:“明天搬家,还押金,退房钱。”

  三楼房东正好要带人来看房子,但是只同意退押金,不退房钱。

  白路无所谓:“明天来了再说。”挂掉电话。

  明天搬家,今天很忙碌,忙着打包东西,五星大饭店继续歇业。

  忙到晚上,白路回房睡觉。一点半钟,扬铃打来电话,发现这个混蛋居然关机,自是气愤不已。

  第二天清早,白路才开机,扬铃再打来电话:“土豆买好了,给我地址。”

  白路嘿嘿笑着:“半夜给我打电话了是吧?想阴我是吧?我岂能那么笨。”心说小秘书就是靠谱。

  “给我地址!”扬铃大怒。

  白路报出龙府别苑的地址,然后吃早饭,送沙沙上学,带着柳文青等人搬家,忙到中午回去退房子。

  当他再次站在楼下的时候,不免有点感慨,这就搬了,其实,如果不是房间太小,住不了太多人,这里挺不错的。

  看了好一会儿,柳文青在车上喊:“走不走了。”

  “走。”把自行车塞进汽车,龙府别苑,我们来了。

  新房间就是好,又大又爽,有暖气有空调,便也很暖和。

  因为白路的懒惰,大家用的是旧被子。所有人都把房间选在一楼,靠近门口的是白路的房间,边上是沙沙的,对面是小丫和柳文青的住处。

  房子太大,只在这四间卧室中间就有个客厅,堆满沙发,可以看电视玩游戏什么的。

  乔迁之喜得庆祝,白路给高远、何山青一帮家伙打电话,让他们带食物过来吃饭。顺便给丁丁打个电话,丁丁很兴奋,说肯定到。

  果然,挂电话后一个半小时,门铃响起,丁丁出现在门口,一进门就喊:“我的房间在哪?”

  白路说:“你不是有房子?”丁丁有自己的房子,那时为治病方便,才搬到小王村路。

  丁丁做凶狠状:“就说有没有我的房子。”不等白路回话:“算了,我自己选。”疯疯癫癫挨个屋跑。

  她身边是周衣丹,两个婆娘一起发疯。最后,丁丁看中白路的房屋,白路只好离开大门口的房间,搬到大客厅后,一间带着阳台的房间。

  晚上很热闹,鸭子带来于欣欣,然后抓着丁丁说电视剧的事。林子带来陶方冉,准备了很酷的礼物,一只金猪。

  白路把猪摆在玄关上,在金猪下面是一块金砖,是他从棺材里拿出的第二块,一直没卖出去。

  金猪本来很大,可是和这块金砖一比,显得小了许多。

  周衣丹和白路并不太熟,往时开开玩笑还可以,可是在大房子里找个住处,她还真不好意思说出口,所以没有房间。

  倒是何山青,直接问白路要钥匙:“咱都住一起了,给我把钥匙,万一你哪天挂了,我可以来收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