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幻想大炼成 > 第一百一十三章刀剑神域终

第一百一十三章刀剑神域终

  朋友,听到这个沁人肺腑的词语,胸口便涌上了一股灼热般的渴望感。同时,不安的刺痛也伴随着出现了。朋友。在那起事件之后,是诗乃多次渴望,却又多次背叛了她,然后打心底里警戒着、强制自己不再去追求的东西。

  想要和她们成为朋友。握着明日奈这般,给人以深深慈爱感的少女的手的话,一定能够感受到其温暖吧。一起玩帅,一同长时间闲聊,就像是普通的女生一般。不过,这样的话,那件事她们迟早会知道的吧。诗乃曾经杀过人。自己的手已经被鲜血所染红。

  她很害怕到那时候明日奈眼瞳中浮现出的厌恶神色。和他人接触——对于自己来说,那是不能被允许的行为。恐怕永远是这样。诗乃的右手,垂在桌子下如同冻结了一般一动不动。明日奈的眼瞳中浮现出了疑问的神色,她稍微歪了歪头望着诗乃,诗乃只得将脸低下。

  就这样回去吧,诗乃这样想到。成为朋友,单单就是这句话,应该就能温暖自己的心房好一会儿吧。抱歉,正当诗乃准备说出这话时——

  “诗浓!”这低声地话语,将诗乃胆怯,蜷缩起来的意识晃动起来。她的身体猛地颤抖起来,望向坐在左侧的林易衍。视线交汇,林易衍微微的,但的确是点了下头。没关系的,眼神中像是在告诉诗乃这个意思一样。就像被激励了似地,诗乃再次面朝起明日奈。

  少女的笑容并没有消失,右手依然伸向自己,没有一丝摇动。诗乃的手腕,就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不过,他依然在抵抗着枷锁,慢慢的,慢慢的,抬起手臂。比起猜疑他人,担心被人背叛而远去的苦痛,相信他人的痛苦要好受的多。那次事件以来,诗乃第一次这么想。

  到明日奈的右手,就像有着很长的距离一般。越靠近,就感觉空气障壁的密度越大,就像要把诗乃的手挡回去一样。

  不过,她的手指终于和明日奈碰上了。下一个瞬间,诗乃的右手,被明日奈紧紧地包住。这份温暖,是不能用言语表达的。传递过来的温柔的热量,从手指到手腕,再到肩膀,全身,冰冻的血液融化开来。

  “啊……”诗乃无意识的,微微发出了叹息。这是多么暖人心房的温度啊。诗乃早就忘记了,握着她人的手,居然能够让灵魂如此动摇。刹那,她终于感受到了现实。害怕所有的一切,不断逃避着这个世界的她,如今才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与现实的紧密相连。

  就这样持续了数秒,不,数十秒。诗乃觉察到了在此期间一直微笑着的明日奈,嘴角突然出现一丝犹豫的样子。反射性的想将手收回,但却被对方紧紧地抓住了。明日奈面朝着迷惑的诗乃,就像在寻找着话语似的,慢慢地说,“……我说,朝田……诗乃。今天,我们找你来这家店,还有另外一个理由。可能诗乃会感到不愉快……甚至会发怒,但我们无论如何……无论如何都想把这件事告诉你。”

  “理由……?我,发怒……?”越来越搞不懂了。此时,坐在左侧的林易衍,用像是紧张的语调,说,“诗浓,首先我要向你道歉。”

  少年深深低下头,随后用长长地刘海里侧,和少女型虚拟体完全一样的漆黑眼瞳盯着诗乃。

  “……我把你以前发生的事,告诉了亚丝娜和利兹。我无论如何都需要她们的帮助。”

  “诶……!?”林易衍的后半句话,没有传到诗乃的意识中。

  ——被知道了!?那起邮局事件……十一岁的诗乃做过的事,被明日奈,里香知道了……!?诗乃这次使劲了浑身气力,想将手从明日奈的手中拔了回来。

  但,没有能做到。纤细华贵的少女,却有着让人意想不到的力气,依然紧紧握着诗乃的手。少女的眼瞳,表情,以及体温,就像是要对着诗乃说些什么似地。但是——会是什么呢?自己双手沾满鲜血的事被知道了后,对方还会要说些什么呢?

  “诗乃,其实,我和利兹还有林易衍,昨天也就是周一请了假……去了……市。”

  “————!!”吃惊——除了吃惊没有别的。诗乃数秒间,完全无法理解明日奈说的是什么意思。少女,柔软艳丽的嘴唇说出了地名。没有错,那就是诗乃到初中毕业为止生活的街道名。也就是说,是发生了那起事件的土地。是她想要忘记,不想再回去的地方。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般疑问在脑海中回响,诗乃不知不觉之中说出了口。

  “为什么……要这么……做…………”左右摇摆着头,一次又一次,诗乃产生了一种想要立即逃离这里的念头。但就在这之前,林易衍按住了她的肩头。同时,一股拼命般的声音传到了耳中。

  “那是因为,诗浓你还有一个应该去见的人还有见到……有一句应该听见的话没有听到啊。虽然这可能会让你受到伤害,不,一定会那样的吧……但我还是,不能一直这样放着不管。所以,我在新闻社的数据库调查了这起事件……由于在电话中不好说明,所以我们直接就去了发生那起事件的邮局,拜托了他们。想让他们告诉我们某个人的联系方式。”

  “想去见……的人……?想去听的话……?”呆呆地反复说着这些话,坐在她斜前方的里香和林易衍使了个眼色后站了起来,朝着店内走去。打开了一扇挂着private的门,从房内走出了一个人。

  是位女性——三十岁左右。留着semi-long的发型,画着淡妆,服装也很精神。比起OL更给人一种主妇的感觉。印证了诗乃这个想法的是,紧接着传来的小脚步声。女性身后,跑出来一个像是还没有上小学的女孩。长的和那位女性很相似,一定是亲子吧。

  不过,看到这里,诗乃的疑惑越来越深了。怎么回事,这亲子是谁,完全不懂。虽说是东京来的,但在故乡的街道上没有碰到过她啊。女性望着坐在椅子上一副呆然表情的诗乃,不知为何现出了破涕而笑的表情,并深深地行了一礼。身旁的女孩也低下了头。

  不知经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在里香的敦促下,亲子来到了店内并坐在诗乃对面。明日奈站了起来,正面对着女性以及她身旁的女孩。原本站在柜台处,默默守望着这边的master,也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在母子面前分别放上了法式咖啡和牛奶。

  光这样对视,任谁也无法理解。为什么林易衍,会说这名女性是诗乃“应该去见”的人呢。难道他弄错了什么了吗……

  ————不。

  不,好像……在很深的记忆中,突然闪现出一丝火花。诗乃有这样的感觉。明明是个陌生人,可为什么——

  女性再度深深行了一礼。紧接着,用带有颤抖的声音报上了名字。

  “初次见面。朝田……诗乃,是吧?我是大泽祥惠。这孩子是瑞惠,四岁。”名字也是,完全没有听过。而且诗乃和这种年纪的亲子之间应该没有任何接入点的。明明是如此,但为什么以及还是那样隐隐作痛呢。

  祥惠睁大眼睛望着没有做出回应的诗乃,深深地吸了口气,发出了清晰地声音,“……我刚搬来东京时,刚好怀了这孩子。即便如此,我还是在……市继续工作,职场就是……”

  当她说出接下来的这句话,诗乃一切都明白了。

  “……町三丁目邮局。”

  “啊……”诗乃的嘴唇,发出了惊叹。那是——那所邮局,就是那个地方。五年前,诗乃和母亲前去的,并且遭遇了让人生发生了巨大转变的,那个小小的,毫无改变的,町邮局。

  一开始将窗口的男性射杀了的持枪强盗男,接下来又在柜台处的两名女性,以及诗乃的母亲之间犹豫着该枪击谁。不过,却被诗乃扑了过来,夺去了手枪——并且扣下了扳机。

  对了……这位祥惠母亲,就是,当时正在邮局内工作的女性职员之一。

  也就是说,是这样啊,林易衍昨天和明日奈,里香一同去邮局就是为了这件事。随后,他们调查到了已经辞职并且已经搬家离了东京的,这位女性现在的住址,并且联络了对方,把她约到了这里。

  说到这里,多少有些明白了。但最大的疑问还是残留着。为什么?林易衍他们,要请假做这种事呢?

  “……对不起,对不起,诗乃。”突然间,坐在正面的祥惠,眼角出现了泪花。

  不知道对方究竟在道歉些什么,诗乃只是呆呆地望着,面朝着诗乃,早已泣不成声的祥惠,努力让自己发出声音,说:

  “真的是,对不起。我……明明想着要,更早一些来见你的……但我却想忘记那件事……为了让丈夫上班方便,我就这样搬离了东京……你,已经吃了不少苦吧,明明只要稍微想象一下就能知道的……道歉的话……感谢的话都没能说出……”

  眼角的泪水,落了下来。身旁的,名叫瑞惠的女孩,就像是担心母亲似地抬起了头。祥惠轻轻地抚摸着眨着三股麻花辫的女孩的脸。

  “……那起事件发生时,我,怀着这个孩子。所以,诗乃,你并不是救了我一个人……就连这个孩子的生命也给拯救了……,真的是,真的是,谢谢你。谢谢……”

  “……拯救了……生命?”诗乃将这两个词反复的说道。在那个邮局,十一岁的诗乃,扣了三次手枪扳机。夺去了一条人命。诗乃只知道这个。到现在为止她都是这么想的。不过————不过。眼前的,这名女性,确实是这么说的。

  拯救。

  “诗浓!”突然,身旁的林易衍,也颤抖的说道,“诗浓,你一直在责备着自己。惩罚着自己。我没法说这些都错了。但是——你也有权利去考虑,自己救了别人这件事。想到这里,你就有自我救赎的权利。这点……我想,告诉你……”

  随后林易衍就像是找不到该说的话似地,紧紧地咬住嘴唇。将视线离开少年,诗乃再度望着祥惠。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此时,究竟想些什么才好她也搞不清楚了……

  咚。

  响起了小小的脚步声。四岁的女孩,瑞惠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绕着桌子走了过来。祥惠帮她梳理的头发闪闪发光,脸颊上透着粉红的颜色,大大的眼睛绽放出世界上最纯粹的光芒。

  祥惠将手伸进类似于幼稚园制服的外衣口袋中,从里面掏出一样东西。那是折成四折的画纸。瑞惠用小小的手将其打开,递给诗乃。蜡笔绘制的画,进入了诗乃的眼帘。中央处留着长发微笑着的女性,一定就是女孩的母亲——祥惠。右侧扎着三股辫的肯定是她自己。左侧戴着眼镜的人,应该就是女孩的父亲。

  纸的正上方,用大概是刚学会的平假名写着“送给诗乃姐姐”。瑞惠双手递过来的画,诗乃也伸出双手,接了过来。随后瑞惠微笑着,深深吸了口气。就像是练习了很多次似地,结结巴巴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清晰地说道,“诗乃姐姐,谢谢你,救了瑞惠和妈妈。”

  视野中——充满了七色的光芒,变得湿润,模糊起来。

  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正在流泪。在此以前,都不知道居然有这种温柔,清澈,能够洗净一切的泪水存在。手握着大大的画纸,任凭泪水不断地落下。正是在诗乃的这只残留着火药变成的黑痣的手上——

  有着一只小小的、柔软的手掌,虽然开始时带着些微微的颤抖,但马上就紧紧地跟她相握起来。要接受过去的一切,恐怕还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吧。即使如此,我还是喜欢这个世界。

  虽然生活很辛苦,要走的道路也很艰难。

  但,我还是能够继续走下去的。我有这个信心。

  因为,不管是紧握着的右手,还是脸颊上流淌下的眼泪,都是如此的温暖。(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