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万灵主宰 > 273.第273章是走是留

273.第273章是走是留

  山谷之外,半空当中。

  此时,正有十数道人影凌空而立。

  这些人影之中,有男有女,但无一例外都是神色肃穆地掐着一道印记,一身白色衣袍随风而扬,似是在维持着某种重要之物的运转一般。

  不但如此,这十数名男女身上所透出的灵力波动,强度均是达到了灵元以上,赫然都是在体内凝聚了元神那等真灵之物的修灵者。

  “轰隆隆!”

  正当这些人影如先前那般,全神贯注地维持着以天罡之气为基础从而凝聚出来的封印时,一道惊雷之音毫无征兆地炸起,使得半空中的天罡学院内院弟子都为之一愣,手中掐着的印记也不禁松了一分。

  “专心维持封印!不然让这些恶徒因此逃掉的话,责任可是要自己承担。”众人里面,一名年龄明显稍长的男子率先反应过来,对着附近的同门低喝道。

  此言一出,众人心里立即一凛。然后也不敢怠慢,如对方所说一样,将注意力都集中在维持对山谷的封印之上。

  只是,一股疑惑却在众人心中盘旋而起,一时间不能消散:这道惊雷似乎有些古怪……。

  作为一名吸纳天地灵气修炼己身的修灵之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在逐渐将天地之力融于自身当中。故而,在修炼到一切地步之后,对于天地间的变化,例如气候、风向等等,都有着极为敏感的触觉,很少会像如今这般被雷声吓了一跳的表现。

  尤其是在场之人全部都为灵元之修,体内存在元神之人,在感应四周变化方面自然也比一般修灵者要强得多的前提下,还是发生了这种事情,倒是显得有些奇怪了……。

  不过,根据一些执事以及领队的师兄师姐所说,会有长老参与到这次的围剿行动之中,所以其他事宜并不用他们担心太多,只要好好地维持着对山谷的封印即可。

  于是,这股疑惑又在众人心里缓缓地散开,如同没有出现过一样……。

  与此同时,山谷之内,底部通道里。

  望着这名突然出现的书生男子,梁榆的双目不由得微微凝起。

  眼前之人,并不简单。

  这……是白衣少年对他的第一印象。

  原因无他,只因为对方的出现,过于寻常,所以……才显得他不寻常!

  虽然梁榆没有迈过灵丹化神这一步,但是在修炼精神力方面天赋不弱,甚至称得上是极好的他,自身的精神力已经比大多数同级之人要强。除非对方为灵元之修,那种在体内凝聚了元神之人,他才会真的认为不敌。否则,孰强孰弱,还是要斗上一斗方能知道结果。

  但是,这名书生男子的出现完全脱离了梁榆的掌控。仿佛是随意而来,随意而去,哪怕是精神力完全展开,也无法捕捉到对方的身影一样。

  再加上,对方从显露身形到现在,身上都没有一丝灵力波动透出,哪怕仅是丁点。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的人,若非自身修炼了某种特殊的功法灵技,就是修为颇为高深,极有可能,是灵元之上的存在。

  想到这种可能性,梁榆望向书生男子的目光越发凝重,一种极端危险的味道,也在他的心中油然而生。

  “阁下是谁?”沉默少许之后,梁榆向前迈出一步,沉声问道。

  话语传出,书生男子却是没有听闻一样,依然保持着一贯的微笑,朝着黄衣少女以及她怀中的虚弱少年道:“你们是哪里的人?”

  “请问阁下是谁?”同样的危机感,也在黄衣少女心中升腾而起,在拭去美眸中的水雾之余,将怀中亲人搂得更紧一些,警惕地回道。

  “我姓田,名元。”书生男子扫了黄衣少女身后的梁榆一眼,然后再将视线重新落在姐弟二人身上,轻笑答道。

  这种表现已然说明了他要与之谈话的人仅限于口中所言的旧人,也就是黄衣少女姐弟二人,而梁榆没有丝毫插嘴的余地。而且在道出名字之时,看白衣少年的那一眼,很大程度上是认为对方应该听过自己的名字,并没有太多其他的想法。

  声音落下,黄衣少女却是一怔,似乎没有听闻过这个名字一样。虽说她常年游历于天元域之中,但很多时候都是在打探以及收集炼制破邪丹的材料。对于这等在天元域中恶名昭彰的恶徒仅是有限地听过几个而已,没有了解得太过清楚。

  反倒是梁榆作为天元域七大势力的的门下弟子,无论是为了任务之事还是自身安危,对于这些遇上便要想方设法保命的恶徒却是了解颇多。所以在田元二字落入耳中之时,一股骇然之色当即从他的眼神深处流露而出,洋溢于脸庞之上。

  “毒人……田元。”梁榆的瞳孔之中,映着书生男子笑眯眯的模样,而后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见梁榆道出了自己的名号,田元的神色依然没有变化,而是与刚才一般,微笑着等待黄衣少女的回答。

  这……是强者对弱者的无视。

  因为在现场之中,田元他就是主宰。

  主宰眼前三人的命运走向,是终结,还是延续。

  即使听闻身后男子说出了前方之人的来历,黄衣少女瞳孔中的茫然却是未曾消散半分。看来,她的确是没有听过毒人田元的名头。即便后者曾经一度轰动了天元域的黑暗世界,也是一样。

  可是由梁榆越发凝重的神色之上,黄衣少女也是看出了当下情况极为不妙。这毒人田元,不用多说,绝非什么善男信女之辈。想到此处,她下意识地将秦敖抱紧了一些,美眸之中不禁泛起一抹惶恐……。

  至于秦敖,他与梁榆或者黄衣少女的表现都不同,自从毒人田元出现以后,这名脸色苍白的少年便紧紧地盯着对方的面孔,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沉吟,似是在想着一些什么事情那般。

  对面三人的种种表现,自然是尽数落入田元的眼中。眼看这般问法似乎无果,他在眼睛一转之后,便又继续笑道:“两位若是不愿回答在下之前的问题,也是无妨。那样在下换一个问法吧,请问两位是不是天元域之人?”

  事实上,毒人田元从出现到现在,一直都是泛着一抹笑意。若不是他出现得过于突然,让人心生困惑,实在很难看出这名风度翩翩,犹如书生一样的男子会是天元通缉榜上排行前百的恶徒。

  可能与问法不同有关,在听闻田元的问话后,黄衣少女美眸中的警惕以及惶恐虽然没有消散半分,但却是摇了摇头,算是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若然只是独自一人,尽管身处险境,但这些年来并不缺少这种经历的黄衣少女倒不是太过惧怕眼下的境况。但是,眼下唯一的亲人正虚弱地躺在自己怀中,这就让她不得不担忧,不得不恐惧。

  看见黄衣少女的回应,田元先是微微颔首,然后没有继续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