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宋道 > 卷七燕云急第六百零八章【该死】

卷七燕云急第六百零八章【该死】

  真要论起来,方才来通传的都水使并没有撒谎,当黄杰等人一路疾驰跑回御车军大营后,也遇到了来自东京西北面沿途各县报急的急教和驿卒,也才得知了确切消息。

  这几日上游迎来秋汛,昨日夜间因为水量激增,位于汴河口的河阴县都水监,便利用汴河水闸进行调控。然而到了今日一早,上游来水突然暴增,河阴都水监害怕继续分流会使汴河水位暴涨危及东京,于是选择了闭合水闸,结果也就造成了黄河在郑州北面的原武县(今河南原阳)境内漫堤,近而又引发了溃堤。

  究竟是天灾**如今也还不好说,但有一点可以预见的是:这次的洪灾只怕会造成惨重的死伤。

  东京汴梁所在,正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地带,且因为国都的建制,使得东京城内外的人口同样稠密,要知道东京城内数百万人口的粮食消耗虽然多由漕运来供应,但肉食、菜蔬、柴碳这类生活物资可是都由城外的乡村百姓来供应,就黄杰所知这东京附近百里内专供东京的种菜园子就多大百余处,还有养殖鸡鸭猪羊的庄子,和靠近南部山区边缘专业打樵烧炭的庄户,要说东京附近聚居的人口,没有一百万也至少有五十万上下!

  还好,朱仙镇所在的位置地势略高一些,大水冲来时已经后继无力,虽不能瞬间毁房破家,也是眨眼将大半个镇子泡在了水里。不过在此之前黄杰他们虽然抢先报知了消息,但也只是带着极少的人西转去往了牛头山,跑出差不多五里远刚上了一出高地,也就眼瞧着洪水涌进了朱仙镇里。

  当时,虽然隔了四、五里远,可依旧能听见朱仙镇里穿出的震天惨叫之声,甚至眼力好的还能看见一个个如芝麻点一般大小的人影被不算湍急的水流从镇上冲出,然后淹没在混黄泛黑的洪水之中。

  黄杰脸色发白的从坐骑青花骢的背上挨个抱下了四个总角的孩儿,十几个脸色同样苍白的男女老幼则瘫坐在周围一脸的惶恐莫名,稍远一些的周围同样瘫坐着不少拿着棍棒、锄头甚至连枷等农具的百姓,人数该有过百之多。

  待四个孩儿落地之后,并因为瞧着眼前这漫天洪水的可怕景象而哇哇大哭起来时,这些男女老幼们也才齐齐回过神来,几个妇人慌忙上前抱住自家孩儿,其余人也在两个老者的带领下齐齐对着黄杰跪下道:“多谢恩公救命大恩!”

  冲入朱仙镇时,黄杰身边只剩下了五六个亲随,但当他大声呼喝洪水将来,要众人快快逃命时,得到的反应却是一个个面面相窥,根本就不为所动,情急之下黄杰便只能要众亲随抢了街上游荡戏耍的孩儿便跑,倒也引了不少正义值不低的百姓纷纷追来,最终也才救出了眼前的这些个人来。

  左右看看,如今还跟着他的只有黄大龙和四个驸马府随扈,以及方才来报信的都水使,那厮如今也是徒步,还跑掉了一只靴子,坐骑却是让给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如今也是脸色苍白的望着涛涛洪水瑟瑟发抖。

  黄杰也不多话,要众人都起身后,呛啷一声拔出腰下的佩刀,跃身跳上了青花骢的背上便伸指在刀背上一弹,就听“噹”的一声佩刀发出清脆巨响,顿时将高地上还做惊慌之态的百姓给惊回了神来,但听黄杰扬声喝道:“都听好了,俺乃是如今牛头山御车军中的都虞侯,如今洪水来势汹汹,此处也不是久留之地,快快随俺往牛头山大营去!”

  一听黄杰是军中的都虞侯,一众百姓也似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可是还有一些人听了之后却望着朱仙镇方向嚎啕大哭起来,甚至还有人拉着黄杰的马缰,指着朱仙镇方向哭道:“虞侯……虞侯……可走不得,瞧那屋上有人……有人呐!”

  如今日头刚好是正午,天穹云淡,阳光强烈,果真倒也远远瞧得朱仙镇上的一些房屋顶上出现了芝麻点大小的人影,和黄杰看着脚下正在缓慢上涨的水线,却也只能摇头道:“如今别说无舟无船,便是有了舟船也救不了。大伙还是速速随我去往牛头山大营,先将老弱妇孺安顿,再来设法营救便是。”

  当下黄杰便也坐回马上,口中呼啸一声,将黄大龙他们召集过来。之后便也指派了一名还不记得名字的随扈火速赶往大营通知,其他人着分散四周戒备,防止有人因为受了刺激而做出疯魔之事,至于黄杰自己则从马包里拿出了他的画戟装好,提戟在手策马巡视。

  他知道,在这种初次遭逢大难的情况下,多数人虽然会遭到惊吓和恐慌,但也都能控制得住自己,但却还是存在极少数人会发生疯魔的情况,一旦不留神防范和控制,往往就会惹出大祸来。

  果然,在黄杰的指挥之下,大部分的百姓都能听话的一边抹泪一边往牛头山方向走去,但还是有那么十几个哭天抢地的人站在水边死活不愿意走,对此黄杰也管不了他们,只能将他们放弃了。

  策马在后压阵的黄杰,直到领着众人走出了快有一里也才松了一口大气,但队伍刚行至一处小山包时,却叫周围人发出的惊呼所扰。待他扭头看时,但见众人方才离开的小高地处早已被淹没在了水线之下,而更远的朱仙镇上也再见不着什么明显的标志物,显然房舍全都淹没在了混黄的洪水之中。

  黄杰看着这般景象,顿时恶狠狠的咒骂道:“都水监的人该死!都水监丞更是该死!”

  这话说完,就听身后不远传来噗通一声,扭头一看便也发现那都水使应该是晕过去了,直挺挺的摔在地上不说,额头上还被磕出了一条血口子。黄杰想想,最终还是冷着脸下了马,随手从那都水使身上内衣撕下布带与他裹扎,也不掐他人中将他唤醒,而是将他打横放在了马背上驮着。

  又走出约有一里,便也见山道之中迅捷来了数百骑兵,便也是大营中前来接应之人了。

  待众骑近前,黄杰便也出声要一半人下马让出马匹,好快速将百姓们送去大营安置,另外一半人则要他们分头沿山势四下搜索,若发现有侥幸得脱的百姓,好给他们指引方向叫他们去大营避祸,而后黄杰这才将那都水使交与旁人,重新上了马后火速往大营赶去。(未完待续。)//,请关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