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 西苑日常,她变成了一个心思柔软的人

西苑日常,她变成了一个心思柔软的人

  七月末,傅寒声和萧潇同床,不提过往,不提公司烦扰事,在那张单人床上,只有交握的十指诉说着看淡世事后的冰释前嫌。

  傅寒声的手指划过萧潇的掌心纹络,三条纹络:感情线、事业线和生命线。有时候掌心纹络很神奇,也很玄,萧潇感情线在前期隐有分岔,但后来纹络却很深,也很清晰,并且再无分支;事业线不长不短,至于生命线却是很长,比他的生命线还要长植。

  寂静的夜,傅寒声单臂搂着萧潇,右手后来平贴在萧潇的腹部,轻轻地摩挲着,有一句话埋藏在心里,此刻说出本不是时机,但他还是开口说话了,他说:“潇潇,不管是老太太,还是你和孩子,不论是与非,若是只讲亲情,你们三个对于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人。”

  萧潇没有说话,却伸手覆盖在了傅寒声的手背上,她知道他是一个孝子,她也从未在亲孝问题上苛刻过他,她有她的不可原谅和无法释怀,同样傅寒声也有属于自己的左右为难和血脉难弃。

  他们虽然是夫妻,但人格却是独立的个体,互不干涉,互相尊重,就这样很好。

  这一夜,萧潇有梦。梦里,她把生活里的负面情绪全都丢弃在了时光河流里,身心是从未有过的安静和淡洁。

  翌日早晨,最早醒来的那个人不是傅寒声,而是萧潇。

  宿醉醒来,傅寒声头难免有些疼,触目是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环境,一时分不清究竟置身何处,伸手朝床畔摸去,尚有余温,正趋于冰凉。

  意识瞬间归位,他慢慢地坐起身。哦,是西苑。

  床头放着整齐的换洗衣服,傅寒声探手翻了翻,嘴角笑容浮动,是干净的白衬衫和黑西裤,就连换洗内衣都准备的很齐全.....堕.

  这丫头!

  傅寒声赤脚下床,走了几步,又转身把衣服拿起,笑意融融的走进了浴室。是小女人,也是妻子,像这样私密的贴心之举,只有妻子才能做,才可以做。

  傅寒声洗澡的时候,扫了一眼浴室,竟觉得浴室也开始有了家居烟火之气,其实他很清楚,西苑还是西苑,不过是一栋跨越二十几年的老房子而已,他之所以在这天早晨觉得西苑可亲,无非是因为妻子在这里而已。

  那是一身商务精英装,但穿在傅寒声的身上,却被他穿出了年轻的感觉,再加上嘴角一直挂着笑,所以下楼找妻子时,哪里还是昨夜醉酒憔悴的傅寒声,眉眼间流露而出的情绪分明是春风得意。

  厨房里还熬着粥,小菜已炒好,却不见萧潇的存在,傅寒声沿着一楼找了一遍,最后打开玄关门,终于在房前花园里看到了萧潇。

  西苑花园里有一只小小的流浪狗,傅寒声说它是流浪狗完全是抬举它,毛色黑不黑,灰不灰,不仅难看,狗模狗样里更是透着一股可怜相。

  这只小狗被傅寒声嫌弃,却被萧潇厚待。

  萧潇拿着食物喂流浪狗,流浪狗吃得格外欢畅,吃完后还不知足,干脆舔着萧潇的手指......

  自从萧潇怀孕后,傅寒声就再也不允许小动物接近萧潇,不管是家里的阿慈,还是傅宅的大白猫,一律被禁止在萧潇的视野之外。早上这一幕落入傅寒声的眼里,他几欲开口撵走流浪狗,又几欲想开口把萧潇叫到身边来,但都被他给忍住了。

  怀孕后的她,看到弱小群体,似乎一颗心也变得越来越温软。

  流浪狗吃饱喝足后,依依不舍,几步一回头,不时以“汪汪”声表达着不舍,萧潇站在原地目送它离开,转身回头时,就看到了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的傅寒声。

  微愣的光从萧潇眼睛里一闪而过,不问傅寒声是否头疼,直接开口道:“我煮了解酒汤,用餐前喝一碗,解宿醉。”

  傅寒声点头,出来之前他去厨房找过萧潇,所以有在锅炉上看到正在慢火熬煮的解酒汤,煮给谁的不言而喻,如今被萧潇提起,傅寒声只有说不出道不明的温软和情动。

  朝萧潇伸出手,进屋后,直接把她带进洗手间,利落的拧开水龙头,抓住她的一双手就往水龙头下面送。

  “你现在怀着孕,以后要尽量远离那些小猫和小狗,以后可不能再像今天这样了。”他麻利的清洗着萧潇的双手,打了消毒香皂,里里外外仔细洗了一遍,用水冲干净,擦拭完水珠,又找到护手霜涂抹着萧潇的手心和手背。

  萧潇垂眸看着他,嘴角那抹笑,被他无意中抬头捕捉到,于是也忍不住笑道:“怎么?我脸上有脏东西?”

  萧潇摇头,打量他今日一身商务装:“衣服很合身。”

  闻言,傅寒声也低头看了一眼,确实很合身,似笑非笑的看着妻子:“潇潇是怎么知道我衣服尺寸的?”

  萧潇在收拾毛巾,但她知道傅寒声在看她,而那样的目光无疑让萧潇颇不自在:“一起生活快一年,知道你衣服尺寸,并不奇怪。”

  “有心记,才能知道。”傅寒声说了一句这样的话,话意深,就连注视萧潇的眼神也是深到了

  极点,气氛有些异常。

  萧潇感受到了这份异常,但她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显胖的腰身已被傅寒声的手臂牢牢地环住,伴随着一阵淡淡的薄荷味迎面袭来,傅寒声已把萧潇拉进怀里。

  “潇潇......”

  他叫她的名字,嗓音温柔,带着宿醉晨起淡淡地哑,异常撩人心波。

  萧潇隐隐猜到接下来很有可能会发生一些什么,但却无力阻止,当他用修长的手指滑入她的发丝间,她就知道她会被他成功得逞。

  那是一个晨间吻,它唯一的区别之处在于,起初是浅吻,但吻着吻着却变成了深吻。

  在萧潇的记忆里,傅寒声的唇有点凉,却在热烈缠吻中越来越灼热......

  ……

  这天早晨,萧潇食量还不错,其实回到西苑,近星期她的食量较之往日明显有所改善,一碗粥通常能被她吃得一干二净,有时候没到饭点,就会忍不住觉得饿。

  她现在除了要顾全自己的营养之外,还要顾全孩子的营养,所以有胃口时就多吃,若是没胃口,也不勉强自己。

  傅寒声坐在餐桌对面,见萧潇食量不错,简直是又惊又喜,生怕她没胃口,却为了孩子强撑,眼见她吃完一碗粥,却不再像往日一样呕吐,方才安了心。

  吃完早餐,再过不久就是上班时间,傅寒声起身收拾餐盘,示意萧潇上楼换衣服。毕竟是个男人,三五下清洗完餐具,又把厨房收拾干净,开始拿着手机走进了客厅,他在给博达旗下家居市场打电话,询问床号和新款类型。

  萧潇换好衣服下楼,就听到傅寒声在讲双人床,低头不吭声了,他一贯雷厉风行,睡前说要换床,翌日清早就开始付诸行动——

  那床,也确实该换了,但不能丢弃,虽然是旧物,却是满满地回忆。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萧潇从傅寒声的意思里听出了话外音,他这是要常住西苑吗?

  傅寒声打完电话,就隔着客厅的窗,看到了站在花园里的萧潇。兴是早餐吃得太饱,所以她正趁上班之前在花园里慢慢地散着步。

  她看起来可一点也不像是唐氏董事长,从不穿窄身群和高跟鞋,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商业讯息,永远的素色衣服和平底鞋,温婉的同时却也有着令人不容小觑的冷漠。

  她此刻可一点也不冷漠,傅寒声走出来时,那只一大早就吃饱喝足的流浪狗又遛了过来,围着萧潇直打转。大概是吃饭前,傅寒声曾因为这件事特意叮嘱过萧潇,所以她在这时候难免上了心,往后退了几步,试图避开太过热情的流浪狗,直到身体被人从身后搂住:“偶尔接触没关系,但家养就要格外注意了。这样吧,我找人收养它,也省得你整天记挂它的温饱。”

  那只小狗被傅寒声直接丢给了周毅,还记得周毅看到那只狗时,专门研究了半天,一度以为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老板,恕我眼拙,请问这只长相很独特的宠物,究竟是产自哪个国家的名犬?”

  “中国·西苑,流浪狗。”傅寒声的语气颇淡。

  “……”

  周毅噎了话,脚下传来一道道“汪汪”的叫声,他终于回过神来,低头看了一眼那只狗,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好了。

  这条狗不是一般的丑不拉几,他活这么大,狗相这么丑的流浪狗,他还是第一次见。

  老板这是在专门埋汰他的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