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北宋振兴攻略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奉命造反

第三百二十七章 奉命造反

  范汝为也是哈哈大笑的说道“承蒙胡少卿夸赞了。某以为朝中大员三公九卿,都应该是身着锦袍,双手不沾阳春水,双脚不踩沼泥洼。没想到胡少卿,居然是如此模样。”

  胡世将不在意的摇了摇头说道“刚才某还骂贼老天呢,士大夫不是不能口出粗鄙之语了?哪有那么一会儿事,三公九卿也是人嘛。”

  “倒是传闻范汝为三头六臂,喝人血,生吃人肉,还会妖术,呼风唤雨,这一见面,也不过如此。”

  两个人说完就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三人成虎,流言可畏,真见面的时候,胡世将和范汝为,异常的对眼。

  “胡少卿,某这福建路,真的如少卿所言一样,真的是一片大好?而不是宽慰某吗?”范汝为非常小心的问道。

  他知道自己起事,就是为了带领福建路的百姓们,过上安泰的日子,他本来就不知道做的如何,听到胡世将的夸耀,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他必须得确认,自己做的到底好不好。

  胡世将说道“范汝为,你认为做一路之经略使,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百姓安居乐业。”范汝为脱口而出,他又仔细斟酌了一番,就是如此!

  “你看,你一个私盐走卒之贩,都知道百姓安居乐业,才是最重要的事。三公九卿能不晓得这个道理吗?”胡世将轻笑的说道。

  “实话说,范汝为,你做的比我这个成都路宣抚使要好上千万倍啊!我一直最为忧心的问题,在你这里得到了完美的答案。”

  “就是如何让百姓有饭吃。你的均田执行的很好!你知道我在路上看到了什么?百姓在抢收稻谷。冒着狂风暴雨,丝毫不畏惧的田间劳作。”胡世将摇摇头,满是感慨,自己这个做了二十年的官,还不如一个毛头小子。

  “百姓不抢收田间粮食?这是一直都有的事。胡少卿何出此言?”范汝为想不明白了。

  百姓在地里刨食吃,怎么可能放任稻谷在雨中被打落,在雨水中流到漫山遍野呢?

  而胡世将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呀,这话是没错。我要说的是那种精气神,着实让人震撼。那是一种不顾一切的劲,某从未见过。”

  范汝为这才了然,过去都是佣户,不是自己的,肯定不会拼尽力气。

  但是现在田是自己的,粮食除了纳了皇粮,就只有自己的,那肯定精神头不一样。

  “不仅如此,我走过建阳城边的时候,秋收已经全数完成了。百姓们在自觉修堤坝。临安那小朝廷,正在为海堤崩了一万多丈,头疼不已,你这福建路的海堤怕是要修完了。”胡世将连连感慨。

  “胡少卿说笑了。”范汝为摸了摸后脑勺,嘿嘿的笑着说道“胡少卿在成都路做官,上有天子诏命,下有乡绅掣肘,能做事已然了不得了。”

  “某是造反起事,什么都敢做,做不得就杀,总归是狠厉了一些。手脚更能放开一些。”

  范汝为清楚的知道,自己能把均田令实行下去,完全是因为自己心狠手辣,丝毫不留情,而胡世将完全不能如此。

  胡世将笑的连连摇头,说道“你很适合混官场,你这个嘴皮子啊,吃不了亏。”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缺陷在哪里,缺少了范汝为这个狠劲。

  临安的传言并不虚假,面前的年轻人,的确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对待反对政令的人,都是下了死手,杀人如麻丝毫不为过。

  而逃到临安的大多数不是穷苦百姓。

  穷苦百姓,并没有力气北上临安,而且在最开始范汝为,响应的是钟相的均富贵,员外和乡绅跑的比谁都快。

  所以,临安的传言不虚假,对于乡绅员外来说,他范汝为的确是魔神转世,但是对于百姓而言,他范汝为又何尝不是转世灵菩提?

  “这位是余八斗。”范汝为指着身旁的中年男子说道。

  余八斗恭恭敬敬的对着胡世将行礼说道“别听孩崽瞎说,他就是揶揄我。我哪里敢自称八斗?”

  八斗是个有趣的比喻,说的是谢灵运夸自己的文采。

  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用一斗。

  这句极为狂妄的话,被范汝为用来揶揄他才气,可惜余八斗知道自己的话本,到底是不登大雅之堂之作品,只能在坊间流传。

  胡世将皱着眉看了余八斗,犹豫了半天才说道“你是余德?”

  “胡少卿还记得某?某真是羞愧的无地自容。”余德再次俯首说道“当年卿唱名东华门外,某落榜归乡,接了家里的生意,经营书坊,屡屡无为二十余年,唉。”

  胡世将和余德曾经一起在崇宁五年赴京赶考,两个人都不富裕,就挤在一间客栈的客房里,这在大宋实数平常。

  可惜同房不同命,胡世将金榜题名,唱名东华门外,而余德回到了家乡建阳,捡起了余家的书坊,开始刊印书籍。

  “苟富贵,莫相忘!一别二十余年,兄长杳无音信,今日再见,不胜唏嘘!今夜一定不醉不归!”胡世将兴奋的说道。

  余德最擅长的当然不是锦绣文章,而是天马行空的话本,至今他还记得余德自己写的各种志怪传,让人啧啧称奇。

  而胡世将能够金榜题名,就是学了余德志怪传里的一些观点,写的别出心裁,才被赐进士及第。

  “一别二十年,没想到胡少卿还记得某……”余德简直语无伦次了些,当年年轻气盛,肆意说的话,苟富贵,莫相忘的戏言,没想到今日以这样的局面相遇。

  事实上,范汝为的起事,并不是没有任何员外支持。

  要说余家为何支持范家起事,还是因为汪博彦在福建路上下其手,可不仅仅是盐政一件事,还有刊印业,每套话本才不到一贯钱,他汪博彦居然要五百钱的税。

  大宋一贯钱才七百七十文,他要五百文!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余家四十八家书坊,就倒了二十多家,无以为继的余德,听闻范汝为起事,牙一咬,脚一跺,心一横,反了!

  所以,赵构既没有让泥腿子活下去,也没让员外和乡绅们活下去。

  如果不是余德百般劝说,让范汝为见见胡世将,范汝为其实不愿意见临安来的人,因为他已经接受了汴京的招安诏书,正式成为了大宋正式在编的五品官。

  虽然是个武职,但是他范汝为也是奉命造反了。

  当然,这个五品官,也是是临时的,他已经打算好了,万事皆定,引颈待戮。

  他知道自己为了推行均田杀了多少人,其罪不可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