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北宋振兴攻略 > 第二百三十章 军功爵制度出现了些许的瑕疵

第二百三十章 军功爵制度出现了些许的瑕疵

  “种太尉,永定军路可曾有异动?”赵桓进了秦凤府,见到了种师中和何栗。

  种师中摇头,说道“官家天威正盛,而官家也在河东路和关中巡查,永定军路的各将门瑟瑟发抖,唯恐官家的兵锋一转,指向他们,现在人人自危。”

  “折家已经献了知府右鱼符,根本不敢与官家争锋,现在折家的次子府州知府折可求,已经到了秦凤府,请求觐见官家。”

  哦?折家?八门进京之事是和外三家连决的,而外三家为首的就是这个折家。

  “让折可求在门外候着吧。何栗,最近关中均田之事,可办的妥当?”赵桓看着何栗说道。

  关中、河东、云中路的均田已经完全展开,春苗已经下种。

  “因河东路的常平仓失火之后,加强了厢军对各常平仓的看管,仅有三处常平仓失火了。损失极小。不过经过盘查,这些常平仓悉数不满。”

  “比如信州,帐籍所载为九万三千石,上报之数为六万八千石,复经盘量只有一万二千九百石。官家,差了八万石!”何栗小心翼翼的说道。

  赵桓沉默……

  九万石的粮食,就这样消失了八万石,他已经在怀疑河东路的失火案件,是否是那些逃难的地主放的了。

  毕竟金兵南下,地主外逃,河东路的常平仓、广惠仓全部着火!

  怎么可能是仅有那些想要发国难财的地主们干的事?!

  有猫腻啊!

  赵桓盯着何栗问道“此事可有眉目?”

  何栗擦了一把冷汗说道“常平仓的钱谷常常被挪用充作军费,与西夏作战频繁,粮草消耗较多,但是朝廷每年给的银钱不是很足,所以常平仓常常不满。”

  “有与西夏作战的原因,也有主管官员,贪腐导致。”

  综合原因吗?

  赵桓皱着眉说道“彻查此事,在我离开永定军路,离开关中之前,必须将此事彻底查清,是挪用了军费,就是挪用军费,对外作战,不能让将卒饿了肚子。贪腐也要查清,贪了多少,又有多少摊排,一一查清。”

  这帮大宋米虫,是不想要命了吗?

  常平仓的粮食,是百姓的口粮,赈济灾民的粮食,这都敢贪墨,万一来个灾年,流民暴动,最先死的绝对是这些粮官。

  “官家,臣无人可用。”

  何栗满头大汗的说道“是永定军路这边一直是战区,所以,账面一直是个糊涂账。这都三十多年,很多常平仓连个账本都没有。还需要户部派遣写擅长算学官员,否则臣一个人也算不完啊。”

  “无人可用!大宋可是满天下的读书人,你跟我说无人可用吗?这样,我给你生个法子,雇佣擅长算学的书生不就行了?”

  赵桓开始怀疑何栗的办事能力。这点小事还需要朕亲自出马?何栗是不是蠢了点?

  赵桓盯着何栗,发现事情似乎并不简单。

  何栗擦了额头的汗说道“主要是没钱,官家,永定军路本来就是战区,民丁不兴。每年税赋都是十成拉倒汴京,有需要在问朝堂要钱,永定军路账面上,都一些军饷钱。臣不敢擅动。”

  “要钱?你说说你要多少?”赵桓决定回去把蔡京一家子给端了,不是缺钱吗?

  抄家就是了,也不知道李纲有没有把那群家伙看好,如果被贪官转移了非法所得,那就不妙了。

  何栗说道“雇人也就要五万贯,这还是去牙行雇人,要是没有中介介绍的话,费用还会更低些,能雇少说上千人盘账了。”

  五万贯把何栗为难成这样?赵桓怀疑的看着何栗。

  “这不是大头。”

  何栗看着皇帝的脸色,似乎没有太为难的表情,说道“官家,其实大头是关中路常平仓需要填补,这个亏空就大了,约五百万贯。”

  “赵都知。”赵桓已经麻木了。

  谁都问他要钱。而且还要的有理有据,要的冠冕堂皇,关键要钱的这些人还都是办正事。

  他能不给吗?

  反正钱多的没地方花,他是皇帝,什么事都有人伺候,也没有用钱的地方,既然办正事,就不能耽误。

  “还有一事,官家,那些贪官怎么办?”何栗见批了钱,脸上乐开了花,有钱才能办事啊,买粮食填常平仓,盘点税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如果按宋律该如何是好?”赵桓问道,问政于人不丢人。

  “不入流的吏,要去官。入流的官,也要降级的。其中盘根交错,不好下手,主要是没有替换的人手。这就有些麻烦。”何栗说道。

  治大国如烹小鲜。都是一点点磨出来的,哪里有那么容易?

  “种太尉,我记得永定军这次战功进爵的人数可不少。识字的多吗?”赵桓想要用刚刚建立了军爵的将官为官,彻底替换掉文人当政的这种局面。

  但是不识字,当官会出岔子的。

  “大多识字,毕竟打仗这事不是纯粹靠个人勇武,还是战阵,配合。很多将官都是识字的,读过兵书的。但是官家,不能这样啊,把永定军的将官抽调走了。永定军指挥怎么办?这不行,不行。”种师中连连摇头。

  这是挖自己墙角啊!万万不可。

  赵桓开启忽悠模式。

  “太尉啊,你看,将官出生入死好些年,好不容易挣到了军爵,现在军爵转民,为官一方,就不用面临战阵之苦。这对将官是好的。”

  种师中小心翼翼的说道“官家啊,为将官者,不得冲锋在前,这是官家的兵制里写得,岳校尉那种每战身先士卒的并不多见,几乎没有。为将官,他们也不用面临战阵之苦啊。”

  种师中心里苦啊,这位官家现在大胜乃还,天威正盛的时候,他也不愿意这个时候忤逆官家的意思。

  可是他的军队不要打仗了吗?把将官抽调走,他这几万人,培养新的将官也不容易。

  而且种师中也知道,自己其实凭借着种师道的圣恩犹在,在讨价还价。而且种师中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何栗其实也找过他很多次了,想要抽调一批人,为官一方。

  本来种师中也以为是好事,毕竟做官,比当兵好太多了。

  可惜的是,没人愿意去。

  “官家,这事其实也不是臣想要讨价还价,末将也没有忤逆官家决议的想法。”

  “实在是将官们不想,最近进爵的这批人,都是靠着收复云中路和燕州立下了战功,他们这会儿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就等着战事再起,加官进爵…不是,是为国尽忠啊,官家。”

  赵桓扶额,这当兵成了香饽饽了,当官反而都不愿意去了?

  这在大宋还是第一次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