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北宋振兴攻略 > 第八十五章 重量级人物登场!

第八十五章 重量级人物登场!

  御驾亲征这买卖划算,干了!

  他对自己的期望是,看到延绵不绝的军阵,不尿裤子,不丢宋人的脸就是,其他的交给大宋军士就是。

  “那两位爱卿,这监国之事,谁来做?”

  种师道和李纲缄口不言,不是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说,而是这话,不应该他们说出口。

  现在赵桓登基到现在,只是册封了皇后,连贵妃都还悬空。

  太子之位悬而未决,这事只能皇帝来说出太子二字,并且确认太子之位上的人,或者由内廷的人说,这是国事,也但也家事。

  虽然现在的赵桓有且仅有一个儿子,就是赵湛。

  太子之位只能是赵湛的,但是这话不能让外臣来说出口。

  谁知道后宫中,有没有哪个得宠的妃子肚子里有了新的龙种?

  外臣不能说,但是内臣可以说,赵英微眯着眼,本来老僧入定了一般的他,一听到这个话茬,猛的睁开了眼。

  他俯首说道“官家御驾亲征,自是太子监国,只是这太子之位依旧悬空,还请官家早日定夺。”

  等一下……

  在赵桓的印象里,自己好像有一名皇后,还有一个儿子。

  这个儿子到底是属于他,还是不属于他呢?

  基因毫无疑问来源于这具肉身,如果自己是这具肉身,那么这个儿子也是自己的无疑。

  但是这具肉身好像不是自己的,那么这个儿子好像也不是自己的……

  这是一个这个世界到底是唯心还是唯物的命题,赵桓觉得自己真的解决不了,也没必要解决,现在是自己这个“儿子”有用,可以暂时用来监国。

  这就够了。

  李纲清了清嗓子,这事有人起头就好办多了,他想了想说道“赵都知言之有理,太上皇在南方再次亲政,臣下认为大统之位,既然已经由太上皇禅让,那么再次复政,不合乎法理,臣请官家早日立下太子,以定国本。防止再生祸事。”

  定国本?赵桓忽然对着两个字,有了一些理解。

  自己这边有正统的皇位传承的诏书,如果真的轮正统的话,自己这边肯定是优于赵佶。

  而赵佶现在现在的再次亲政,无疑是没有根脚的!

  这边确立太子,那边除非直接复辟从新登基,否则这太子之位,他赵佶也得摸着鼻子认下来。

  掌握了皇位传承话语权的自己,在面对赵佶的伪朝廷的时候,会更加的得心应手!

  一举双得啊!

  即解决了自己现在需要御驾亲征没有人监国的麻烦,也确保自己在正统上的大义之名。

  赵桓可是没少受到这个正统这两个字的好处。

  沈从曾经因为他是正统,在赵楷和自己之间,选择了自己。

  自己最大的助力!种师道的十万种家军也是勤王而来。

  虽然主帅种师道忠于的是这个大宋,而不是自己这个皇帝,但是自己正统的名号,也是使用这只军队的法理。

  这么多的文臣,孙博、蔡攸、李纲、宗泽、沈从等等大臣,不也是因为这个正统而效命于他?

  自己是这片土地名义上的主人,这个身份,就是他的正统得位而来!

  这个身份,一定要好好把握住,不能弄丢了!

  有好处,也有坏处;有权利,也有义务。

  现在自己不也为了这个正统俩字,忙前忙后,准备亲赴前线督战了吗?

  监国之事,其实也就是个名义上的事,现在赵桓的底盘其实不大。

  永兴军路是西军的底盘,尾大不掉、军阀林立。

  河北西路,河北东路都被打了个对穿,等着重建,河东路太原到现在战斗还未结束,也是被打的稀巴烂,勉强维持。

  也就京东东、西两路、淮南东路、京西南、北两路、秦凤路,七路的事情要处理而已。

  大宋冗官无数,倒是给财政带来了极大的负担,但是也大大的降低了皇帝的工作,相应的衙门汴京一应俱全。

  真的有无法解决的事,也可快马送到太原,交给自己处理就是。

  其实赵桓每天阅读的札子,真的有营养的又有几篇?

  各种织造局问安的札子一批又一批,其他的札子字里行间都是两个字,打钱。

  伸手要钱,永定军路要修水利工程;河北东西路要安抚流民;京西路又要组织新军勤王,秦凤路修缮城防。

  各种各样的各种花式要钱。

  赵桓和种师道商量的决定是,除非紧要的事情,可以从内帑拨一点钱过去。

  其他一律推后处理,这些人看似要钱,其实大部分都是蛀虫。

  更何况现在国库跑老鼠,钱都被赵佶那个家伙拉走了!

  赵桓记得自己在赵楷发动宫闱之变的时候,赵佶也没有带着大量的马车拉钱!后来跟户部一了解,原来在金兵破了真定府时候,就已经拉倒了南方!

  太子监国,又有各种衙门口在,实在处理不了,快马送到前线就是,这一路粮道畅通无阻,传信自是无碍。

  一直到下午,太阳落山的时候,太子监国的一应事物才准备妥当,当然监国之事,只是最大的事情之一,还有各种琐碎的小事,都由孙博、何栗两人安排着。

  倒是不用他操心太多。

  赵桓让种师道、李纲二人陪着吃完晚饭,刚准备清闲一下,结果没落下清闲来。

  文德殿又来了客人,因为大驾玉辂回来了,接到了郭京的师父,一个不到三十岁玉树临风的道士。

  一身白色长袍,头发挽成一个道髻,手拿浮尘,一股出尘之气铺面而来。

  赵桓有点把不准脉门,这家伙看起来有点年轻啊!

  和现在的自己岁数差不多的模样,肚子里能有多少货?

  王重阳,道家全真道的开创者,师从吕洞宾,有七位弟子名曰全真七子,赫赫有名的长春子丘处机,路过牛家村。就是全真七子之一。

  王重阳出生于咸阳,幼时极好读书,后入了府学,1125年中进士,其学籍地位京兆学籍,累世为地方大族。

  曾在金天会十五年、南宋绍兴七年参加武举,一举获得了武状元,可惜一直未曾得到重用。

  一直得不到重用的王重阳在郁郁不得志之下,前往终南山,掘地为隧,题壁“活死人墓”,方牌挂书,书云“王害风之灵位”。自此遁入空门,离家弃俗,开始了修道生涯。

  此时的王重阳还是“痛祖国之沦亡,悯民族之不振”的拳拳报国之士,手中似有秘法。可进一步问询打探。

  忠诚度44100,对大宋忠诚度93100。

  赵桓没想到自己的大驾玉辂,接到了这么一位人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