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恐怖都市 > 第五十九章 风水煞

第五十九章 风水煞

  曹家的老宅扑面而来了一股死亡气息!

  这是一种直觉,而这种直觉和我的个人阅历有关。

  过年我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到曹家的老宅有多么凶煞,并不是因为那时候曹家的老宅就不凶煞,而是因为那时候的我并没有太多这方面的阅历。

  现如今我接手过几桩凶宅的生意,做过了一些驱鬼的任务,积累了一定的阅历和眼界,因此这次再看曹家的祖宅,便感觉这祖宅实在是凶煞的很。恐怕之前遇见的那些宅子里头,也就只有王浩的别墅能跟这间宅子相提并论了。

  熊猫也察觉到了不对,低声在我耳边说道:“我总觉得这宅子邪乎啊……”

  我点头说道:“的确是邪乎,我之前在大掌柜的笔记里头见过一些对于堪舆之术的描写,就这么草草看上一眼,曹家的老宅就触犯了很多忌讳。”

  熊猫好奇了:“哦?大掌柜还懂这些?这宅子有什么忌讳?”

  我点头说道:“没错,大掌柜所学驳杂,实在是个奇人。至于这宅子……你先看院落下方穿出了一条排水道,其中有污水流出来,是不是?”

  熊猫抬头看了看,点头道:“是有这么个排水道,这是忌讳?”

  “嗯,这在风水里头叫穿心煞,算是很忌讳的东西了,你再看曹家院落中的那棵树。”

  熊猫闻言抬头,隔着院墙看了一眼曹芳后院里的一棵高挑的树。

  我低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棵树正对着的就是曹荣的房间,这在风水上叫孤寡煞,触犯了这个煞的房主是会丧偶的,也是个大忌讳。”

  熊猫听我说了两句,点头说道:“没看出来啊,大掌柜那本笔记还真的有不少真才实学,看你现在的本事,都能去当个算命先生了!”

  我白了一眼,说道:“别胡说八道了,什么算命先生。你再看,更重要的还在后面,难怪这房子看起来阴风扑面,因为它犯得忌讳实在是太多了。”

  说着我和熊猫绕到了院子的一侧,我指了指西南角上院墙和屋檐上的一个缺角,说:“这里的建筑有损毁,叫缺角煞,北方克男主,南方克子孙和女主,我刚才看了看,曹芳家的西南、西北两个方向全都缺角,注定是全家遭殃!”

  熊猫咋舌说道:“这么说来曹芳他们一家都死于非命,与那个檀木盒子的关系其实并不大,反倒都是因为他们家的宅子触犯了忌讳了?”

  我苦笑一声:“这倒也说不准,毕竟风水和诅咒,这两件事情我吃不准哪件更可靠些。”

  不过再看了看曹家房屋的布局,我忽然发现了一个令我惊讶的事情:“等等,熊猫,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熊猫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什么问题?”

  “这宅子里的所有忌讳似乎都是后来的人为加工。穿心煞的沟渠,孤寡煞的高树,以及西南、西北两个方位上的缺角,怎么我左看右看都像是被人动的手脚呢?”我低声说道。

  熊猫一听,脸上的冷汗也是扑簌簌地下来:“杨烨,你的意思是曹家的风水忌讳都是被人为添加上去的?似乎有人诚心想要置曹家人于死地?”

  我缓缓点头:“看起来的确是这样的,这沟渠看起来崭新的很,比起他们家的老宅子新了不少,最多也就刚修了一两年的样子……那两个缺角更加明显,绝对也是近些年才损毁的……”

  我越说越觉得奇怪,总觉得事情太过蹊跷。想到这里,我只能问熊猫:“熊猫,我肯定没办法再去曹家了,曹家人见到我估计会把我打出来,你能不能进去问问曹家的宅子近两年有没有被外人动过手脚?我觉得似乎暗中有人对曹家下黑手。”

  熊猫面露难色:“我进去?他们会不会怀疑我啊?”

  我想了想,的确是这样的,最后无可奈何,还是请老饶出马,让老饶帮我们俩打听一下,曹家的水渠到底是谁给修的。

  老饶倒是效率派,而且只要拿钱就绝对踏踏实实办事,中午借着串门走了一趟,下午就回来了。

  回来之后老饶眉飞色舞说道:“曹家的宅子好像是前年修的,当时还是曹老二找来的一位风水大师给看的,据说那位风水大师是曹老二在苏城打工的时候结识的。”

  曹老二指的就是曹英,而一提到苏城的“风水大师”,我瞬间打起了精神,因为我知道我之前的判断很有可能是正确的。

  老饶继续说道:“曹老二算是我们村子里头最有出息的人了,在大城市混过,认识的人也多,那位风水大师来了之后看了一番,说曹家的宅子风水太差,有很多忌讳,于是就自己设计了一番,给修了条水渠,种了棵树,撬开了两边的屋檐,布置下了一些什么镇宅神兽之类的……折腾了整整俩月才离开,算是很尽心尽力了……”

  我听到这里基本已经确定这位“风水大师”就是导致曹家连番灾祸的罪魁祸首了,风水这种东西杀人于无形,而且就像是慢性毒药,潜伏期极为漫长,这位曹老二请来的“风水大师”布置好了一切,等到将近两年之后才发挥作用,实在可谓是处心积虑。

  熊猫连忙问道:“老饶,那苏城来的风水大师长什么样?你问了么?”

  老饶说道:“当然问了,你们特地嘱咐我的我还能不问么?大师长得不高,还没曹家儿媳妇高呢,五十多岁,特别瘦,豁牙,下巴上有颗黑痣,黑痣上有几根长毛……挺有特点的。”

  听了这话,我心里头就踏实了,这些外貌特征足够在苏城找到这么一位风水大师了。

  不管是素素还是魏先生,在苏城都极有人脉,想必这么一位“大师”逃不过我们的手掌心。

  问清楚了这些事情,我和熊猫坐下平心静气的将整个逻辑梳理了一下,得出了下面的结论:

  一切都是从曹英去苏城打工开始的,曹英知道王浩准备用装修队员做肉盾,抵挡住诅咒拿出檀木盒子之后,狠心先下手为强,自己取出了别墅中的檀木盒子,并且直接害死了装修队其他人。

  回到老家之后一段时间,来自苏城的“风水大师”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来到曹家帮曹家改建老宅,实际上则是添上风水禁忌,暗害曹家。

  一直到了今年过年,曹芳嫂子“齐玉莲”和曹芳先后上吊,我从曹家逃走的时候带走的那个女人极有可能就是“齐玉莲”,然而等我回到北京之后,上门找我的却是和齐玉莲长得完全一样,但是性格却截然不同的秦素素。

  故事倒是捋顺了,但是其中肯定还有很多细枝末节非常耐人寻味。

  比如说风水大师为什么要来害曹家,出于什么目的呢?

  齐玉莲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忽然变成秦素素了呢?

  以及那个最为关键的问题,那就是檀木盒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我和熊猫讨论了很久,觉得这一趟能够得到的有用的内容可能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剩下的就是回苏城和汤晓博摊牌。

  其实拆穿曹芳并不困难,我手机里就有很多曹芳的照片,甚至还有当初在宾馆里找到的曹芳遗照和寿衣的照片,这些都是拆穿她的关键证据,她无法狡辩。

  而这次回到曹家又在曹家祖坟里拍下了曹芳坟冢的墓碑,所以只要汤晓博不是傻子,他肯定会怀疑曹芳的身份。

  不过尽管如此,汤晓博也未必会放我们一马,我们不过是汤家向秦家开战的导火索罢了,换个理由他一样会刁难我们和秦家,而且这兴许已经得到了汤晓博父亲汤王爷的许可。

  我和熊猫以最快的速度坐车回到了苏城,到达苏城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深夜了。

  盘算了一下日子,后天居然就是最后的期限了,这让我和熊猫都有点措手不及。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冲了个澡,之后很快就入睡了。

  半睡半醒之间我隐约觉得好像有什么凉凉的东西在摩挲着我的脸。

  这种感觉很真实,并不像是在做梦,然而我却无法保持理智清醒过来,因为赶了一天一夜的路实在是太累了。

  摩挲感持续了很久,我似乎闻到了一种幽香,很熟悉的幽香。

  “杨烨……杨烨……”

  我听见一个女人在呼喊我的名字,她的声音很低沉,很沙哑,我也分辨不清出我是否听见过。

  我下意识地伸出手来探索了一番,却忽然摸到了一个相当柔软的部位。

  摸到这个部位,也就说明了我身旁的人的确是个女人。

  而根据我尚未褪去的记忆,我差不多能够分辨出来这个手感好像是我的前女友……曹芳!

  等等,我身边的人,是曹芳?!

  (https://.ddbiquge.cc/chapter/5151_1357081.html)

chaptererror;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