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寒门祸害 > 第1274章 断鬼神?

第1274章 断鬼神?

  杨宽的眼睛当即闪过兴奋的光芒,忙不迭地点头道:“对,学生所言句句属实!”

  这……

  杨俊彦虽然深知顺天府衙并没有实据,根本无法给杨宽定罪,但却想不到林晧然会如此的敷衍,一时间亦是愣住了。

  不过转念一想,或许林晧然所先前的一切,其实都是做戏给老百姓瞧的。现在将这个案子草草结案,这亦算是卖了他杨家的面子。

  陈贵的神色显得很是焦急地望向林晧然,但最终却不敢吭声抗议。

  林晧然没有想会堂下异样的目光,用结案的口吻说道:“杨宽见陈贵之妻王氏生得貌美如花,而后日日茶饭不思,遂心生邪念,竟到庙中请东岳大帝将王氏头颅换于其妾室夏花项上!然东岳大帝乃邪灵也,其将王氏杀害于河边,并将王氏的头颅割下换于妾室夏花颈上。”说到最后,便是望向杨宽认真地询问道:“杨公子,事实可是如此?”

  咦?

  一些百姓听着这一段结案陈词后,突然发现事情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简单,却是纷纷又将目光落向了杨宽身上。

  杨宽刚刚的兴奋消失得无影无踪,暗暗咽了吐沫,当即进行否认道:“东岳大帝并非恶灵,更不会做出杀人之事!”

  “非也!若是东岳大帝没有杀人的话,那王氏的头颅又从何而来?”林晧然显得一副智珠在握,当即进行否决道。

  杨宽算是聪明人,且有很强的随机应变的能力,当即进行回答道:“肯定是歹人在河边杀害王氏,东岳大帝遂而将王氏的头颅换置我妾室项上!”

  “此言实乃大谬也!死人的头颅已死,早已经没了生机!所以必是用生人的头颅方有效果。故此,行凶者,必是东岳大帝也!”林晧然当场否决了杨宽的推断,显得有理有据地分析道。

  “这……”

  杨宽是聪明不假,但亦是被驳得哑口无言。

  在抛出“换头说“后,大家顶多是信与不信,但却从来没有轻真换的是“死头”还是“活头”。而经林晧然这么一说,那换的便是“活头”了。

  林晧然看着杨宽不作声,便又是正色地询问道:“杨宽,东岳大帝为遂你心愿,故而将王氏杀害,并将其头换于你的夏花项上,事实是这样吗?”

  杨宽拿捏不住林晧然的想法,但想着能将“换头说”咬死,而后果仅是给东岳大帝泼点脏水,便是硬着头皮答道:“是!”

  林晧然给旁边的书吏递了一个眼色,又是淡淡地说道:“那便签字画押吧!”

  书吏是一个擅长疾书的干炼老吏,从角落的那张小方桌站了起来,接着轻步来到堂中,将那一份写好的状纸摆放在杨宽的面前。

  “画押?”

  堂下的百姓很多都是还在云里雾里,却不知林晧然唱的是哪一出。杨俊彦自谬聪明,但面对着这个举动,亦是满脸不解地望向林晧然。

  杨宽面对着有些莫名其妙的状纸,眼睛却是飘忽不定,突然认真地望向林晧然询问道:“大人,若是我签字画押的话,是不是能够无罪释放!”

  咦?

  不论是堂下的百姓,还是堂中的差役,亦或者一直默不作声的陈贵,都是刷刷地将目光望向了林晧然。

  林晧然面对着众人的目光,却是淡淡地说道:“杨宽,你无罪吗?你见色起意,为了满足心中的邪念,竟然唆使东岳大帝杀人,你简直是罪无可恕!”

  在说到最后四个字之时,这公堂宛如发出了阵雷。

  当大家以为林晧然选择息事宁人,以为林晧然会相信这一番鬼神之说的说词,却没想到林晧然却是要雷霆一击,并不曾打算放过这一个恶少。

  不说是堂下的百姓,哪怕是堂中的差役,突然发现林晧然的形象又再度拔高几米。

  “大人,冤枉!”杨宽心中大骇,当即大声地申诉道。

  林晧然轻哼一声,面无表情地数落道:“本府尹哪里冤枉你了?这一切的种种,都是由你招供,而本府尹是依法裁决!”

  “我是许了愿,但我没有让东岳大帝杀人!”杨宽显得惊慌地辩解道。

  林晧然却是得理不饶人,当堂进行指责道:“若非是杀人,又岂能如你所愿帮你妾室夏花换头。今夏花被换头是事实,而你唆使东岳大帝又是事实,你还有什么好狡辩?”

  “我……”杨宽发现一切都如林晧然所说的一般,心理防线却是到了崩溃的边缘。

  林晧然看到杨宽已经站不稳了,当即火上浇油地道:“本府尹原本是不信什么鬼神之说,但你言之凿凿,却又让人不得不信!你教唆东岳大帝的事实俱在,现在当堂画字签押,本府尹即刻便上呈刑部,恰好让你能赶上秋后处斩!”

  “不……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我杜撰的!”杨宽终于是招架不住,当堂吐露实情道。

  事情到了这一步,面对着不按常理出牌的顺天府尹,他的一切狡辩都是那般的无力。而现在入了他的套,再抗争只会招致皮肉之苦。

  最为重要的是,按着他所先所交带的事情,似乎真要落得一个秋后处斩的下场。

  林晧然当即厉声地追问道:“什么是假的?”

  “我妾室夏花换头一说是学生杜撰,夏花便是王氏!”杨宽痛苦地将眼睛闭上,承认了这一个事实。

  “果然是如此!”

  “我早说什么换头都是假的!”

  “还是咱们的林青天英明,这一招叫什么来着?”

  ……

  堂下的百姓听到杨宽终于当堂招供,当即便是纷纷交头换耳地热烈地议论起来,令到这里当即又变成了一个菜市场般。

  哎!

  杨俊彦看到这一幕,却是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只是不知该指责杨宽愚蠢,还是该称赞林文魁厉害,这一起看似没有实据的案子突然有了定论。

  林晧然的脸上没有半点欣喜之色,而是继续对杨宽进行审讯道:“如此说来,张贵状告你抢掳其妻王氏一事,理当属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