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永夜之黎明之翼 > 节三十一 独幕剧

节三十一 独幕剧

  哈布斯沉吟道:“您的猜测或许是对的。我正在想,普普和我认识了近百年,结盟也已三十年,究竟是什么样的利益让他做出这种明显得罪我的事情。”

  看上去那只是一场普通偶遇,可林熙棠是什么样的人物,从认出普瑞特蒂克开始,已不知推测出多少幕后事。而普瑞特蒂克会不知道他贸然现身的后果?

  “大秦那个姓林的小家伙,在天机术上成就如何?”

  “若论排名,林熙棠刚刚跻身一流。不过大秦的天机术流派比卡玛拉预言血脉要复杂得多,据说最近百年领衔的是东澹台和星罗轨仪两个大宗,大秦排名靠前的天机士由这两家分占了十之七八。而林熙棠修习的大衍天机诀虽是人族著名的秘术之一,可他本人似乎并非出身于哪个名门。”

  也就是说,排名这个东西未必可靠。林熙棠没有显赫师承,或许会被低估。

  “很显然,普瑞特蒂克不想让你得到这个后裔。这究竟只是他私人的小动作,还是卡玛拉议会反悔了,你自己最能判断清楚。”

  哈布斯垂目道:“是普普。”

  虽然在外人眼中,普瑞特蒂克尚未成长起来,但以哈布斯对他的了解,这个魔裔名门怎么可能被议会所左右。何况在血族规则中,初拥一名人族神将几乎不会成功。普瑞特蒂克为什么要为了一点渺茫的可能性,全然不顾与哈布斯的多年友谊?

  “看来你想要的那头猎物价值不俗啊……”正说着,法恩忽然神色一动,脸上笑意淡下来,威压突重。

  花园拱门处传来急促脚步声,近侍送来一份打着紧急标识的报告。法恩站起身拿过报告,却看都没看一眼,扔给哈布斯,道:“跟我去‘水晶’看看,最近贵客来得太多了。”

  哈布斯展开羊皮纸一扫之下,深深蹙眉。

  报告来自主星“未夜城”,大秦驻节在那里的使馆被炸,原因不明,损失颇重,首席使者昏迷不醒。如此明晃晃的挑衅行为与其说是冲着大秦去的,实则是给了俱摩罗天的大君一个耳光。难怪以法恩的城府也不由动了真怒。

  “水晶”是伴星上惟一允许售酒的场所。“幻兽森林”有两个官方出入口,“水晶”就位于其中之一的门口,因此这里也是伴星上最大的人员汇流以及情报交换场所,几乎每个来往伴星的人都会到这里来喝上一杯。

  “水晶”底楼大厅挑高十几米,奢华气派,可同时容纳数千人。二楼全是一个一个大小包房,有可以将大厅一览无遗的,也有私密封闭还配置了独立对外通道的,林林总总,布置格局充分考虑到各色人等的需求。

  哈布斯站在法恩身后,面前是一堵双面墙,这边可以清晰看到楼下大厅全貌,另一边看过来就只是一堵石墙,和其它饰面没有任何区别。

  “水晶”的老板是个看不出年龄的优雅女性,虽然衣着款式更接近人族,配饰却有魔裔之风。她手里捧了大叠资料,轻声而快速地向法恩汇报最近五日内进出自由港的各种族特殊人物。

  事情刚发生不久,就能拿到如此齐全的资料,可见法恩对整个俱摩罗天的掌控力。

  法恩面容沉静,没有一丝外露情绪,然而稍稍了解他的人,都能看出这位大君正处于盛怒中。刚才一路过来,几个路遇的从属见了他腿肚子直打颤,引路的侍者还差点平地摔倒。

  而“水晶”的这位奈丽夫人神态从容,语调如常,实在不是简单人物,难怪能成为这一鱼龙混杂场所的主事人。

  哈布斯一边听着,一边扫视下面的大厅。午后的“水晶”人不多,门口一直断断续续有客人进来,差不多也有三分之一的上座率。随即他在人群中看见了普瑞特蒂克。

  发色淡金的魔裔青年穿着一身典型的永夜贵族猎装,单独占了一张四人桌,散坐附近的几名魔裔的面孔哈布斯看着大都有点眼熟,应该是他的侍卫。

  普瑞特蒂克神情一如既往的散漫,他突然对着旁边一桌举了举酒杯,嘴唇开合好像在说什么。

  哈布斯循着方向望去,眼神微微一凝。

  普瑞特蒂克的目标是个单身客人,在室内都把旅行斗篷的风帽拉过头顶。这样的打扮看着就鬼祟,不过在自由领上掩饰身份是很寻常的事情,无论装饰如何古怪,只要应付得了看不顺眼来找茬的人,即便顶着铁皮罐头进门,“水晶”都不会干涉。

  就像下面正在发生的一幕。

  那个单身客人一动不动,好似一座雕像,压根没有搭理普瑞特蒂克的意思。魔裔青年毫不气馁地继续在说着什么,还伴随着夸张的肢体动作,然后单身客的风帽就突然掉了下来。

  风帽下面是一头月光般颜色的银发,还有一个遮住了上半张面孔的金属面具。仅凭露出的下颌和唇形,就可以看出那单身客应该是个清秀的年轻男子,人族的可能性很大。

  面对如此挑衅,银发的年轻男子仍然端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一般人就难免被看作懦夫了,然而这人的气质半点不显委曲求全的软弱之意。反倒是挑起事端的普瑞特蒂克不知为何变得有点尴尬,他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一下,没有继续去揭对方的面具。

  这边的剧目还没决定好该怎么演下去,旁边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要插一手。

  大厅东侧一片区域聚集着十多名血族,也没带任何身份标识,不过他们的举止间明显看得出层级,被拱卫在中间的两名老者显然是上位贵族。

  此刻,这十多名血族站起来一多半,迅速向普瑞特蒂克和银发男子那边走去,行动隐隐形成包围之势,显而易见来者不善。

  坐在普瑞特蒂克侧后方的一名魔裔霍然站起身,普瑞特蒂克头也不回地抬手作势,那名魔裔愣了愣,又神色不豫地坐了回去。

  而普瑞特蒂克神色一敛,重又变得散漫悠闲,还将酒杯放到嘴边,品了一口。

  几名血族互望一眼,象征性地避开普瑞特蒂克的座位正面,以示礼貌。虽然看不出这几个魔裔的实力深浅,但肯定是贵族身份,他们也不想节外生枝,与之发生冲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