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谦公公出手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谦公公出手

  靖南新任兵房典吏刘杰被用破布堵住了嘴巴,双手捆绑吊悬在驿馆院子里的一棵歪脖子树上,一身簇新的公服此刻被抽烂了好几个长口子,露出了一道道血淋淋的鞭痕伤口,鲜血将破烂的公服染的血迹斑斑,脚下还有三根被抽断了的藤条。

  一顿鞭挞之后,谦公公胸中抑郁之气除了大半,整个人舒坦了很多。

  谦公公手持一根藤条,坐在小太监跪地形成人肉坐椅上,意气风发的谓众人曰:“嘻嘻,你们瞧,杂家可像三国时期鞭挞督邮的刘玄德乎?!”

  “自然,遭遇奸吏刁难,不畏强权,惩恶扬善,公公足有当年刘皇叔十成风采。”

  张县丞第一个站出来响应,在谦公公面前躬着身子,拍了一记彩虹屁。

  “我等虽然无幸得见鞭挞督邮的刘皇叔,但是见到公公今日鞭挞奸吏壮举,足慰平生。”

  “何止像刘皇叔,公公此时侠肝义胆,比之刘皇叔,有过之而无不及。”

  “公公威武,惩恶扬善,帮我们靖南扫除了一大害,真乃我靖南的青天啊。我代表我们靖南全县父老乡亲,给公公磕头了,感谢公公为民除害。”

  一干胥吏一个个竭尽所能的堆砌词汇,争先恐后的大拍特拍谦公公的马屁,更有甚者当众向谦公公下跪,恬不知耻的感谢他“为民除害”。

  对嘛,这才是正常的节奏嘛。

  看着张县丞等一众人争先恐后的谄媚恭维,谦公公心中不免又得意了几分。

  “几日不回县衙,公务这般繁多了吗?县尊忙这个时候还不露面......”

  在这个时候,姚主簿在谦公公身边,对张县丞有意无意的嘴了一句,泼了朱平安好大一身脏水。话里话外,无不在暗示、提醒谦公公,县衙并不忙,他朱平安这个时候还没来拜见你呢。

  果然,听到朱平安的名字,谦公公的心情又瞬间不美丽了,晴天又起风雨。

  “小聪子,你去县衙给杂家通知朱县令,令其持靖南县志,送到驿馆来。”

  谦公公将藤条对折起来,往手心轻轻敲了敲,咬着牙齿对一位小太监下令道。

  “小的遵命。”

  小聪子太监躬身领命,继而对一干胥吏道,“来个识路的,带杂家跑一趟县衙。”

  很快,便有一个胥吏积极的站出来,牵了驿馆的马,带小聪子前往靖南县衙。

  看到谦公公通传朱平安,张县丞与姚主簿相视一眼,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有谦公公替他们做主,他们被弹劾的困局就解开了。当然,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免责这么简单,靖南保卫战、太平收复战、斩首八百二十四个倭寇首级,这三件事无论哪一件都是让人垂涎三尺的天大功劳,他们听闻朱平安立下这三件大功时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留下不仅没有危险还能立下这等大功,他们干嘛要弃城而逃呢,别提多眼馋了,他们也想从中分一杯羹。

  呵呵,分了这一锅汤,他们的官身少说也能往上升个一两级,摆脱如今尴尬的佐官身份,成为主政一方的正儿八经的知县大老爷那都不是梦。甚至,再往上,成为府衙的上官,他们走走关系,那都有戏啊。

  两人越想,越美,眼神中恍惚,他们已经成为身穿官袍的县令,成为巡视州县的府衙上官,走到哪都是前呼后拥,万人敬仰和巴结......

  于是乎,张县丞、姚主簿等人侍奉起谦公公来,更是毕恭毕敬、尽心尽力。

  “哦,对了,张县丞,杂家记得你在饭桌上对杂家说县城有一位姓刘的老头,他有一颗珍珠,其个头和成色都远胜于你之前献给我的那颗珍珠?”

  谦公公差小聪子通传朱平安后,便将张县丞唤到身边,分外重视的问道。

  “是。据说刘老头祖上是伪汉陈友谅身边的亲兵,伪汉败亡后,刘老头祖上从伪汉皇宫里抢了一批财务,其中就有这颗珍珠,听说啊,这颗珍珠是伪汉陈友谅一位宠妃的珍爱之物,个头又大又圆,色泽温润细腻,透着一股神秘......”张县丞躬着身子回道,将珍珠描绘的极具传奇色彩。

  “神秘?你是说这珍珠透着一股神秘?”谦公公闻言,一下子激动了。

  圣上下旨采买金宝珍珠,目的可是为了修仙炼丹,珍珠可是要入丹药的,这珍珠透着神秘,那对于圣上炼制仙丹岂不是大大的好!呵呵,见了这颗珍珠,干爹见了定会夸我会办差;圣上见了这颗珍珠,定然会龙颜大悦。

  呵呵,该死的小柳子还想跟我竞争,还扬言要压我一头,呸,做梦去吧!

  呵呵,看来合该自己要发达啊。这一趟靖南之行,来的好,来的妙啊。

  “没错,就是神秘。我在刘老头家亲眼见过那颗珍珠,当时是晚上,在月光下,那颗珍珠表面隐约发出一层晕彩珠光,透着一股捉摸不透的神秘韵味。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那种感觉。”张县丞用力的点了点头。

  “听说极品珍珠,佩戴把玩都可以令人延年益寿。怪不得刘老头一把年纪了,却是鹤发童颜,一点都不显老,原来家里有这么一颗神秘的珍珠。”

  姚主簿察言观色,紧接接着张县丞的说,又给谦公公添油加醋了一通。

  “快,快,快将刘老汉和珍珠一并给杂家带来。”谦公公听了张县丞和姚主簿的话,激动的一刻也忍不住了,连连挥手对张县丞等人说道。

  “公公放心,刘老汉家就在驿馆附近,下官这就带人将刘老汉带来。”

  张县丞躬身抱拳道。

  “珍珠,别忘了珍珠,这才是最最紧要的。”谦公公忍不住强调道。

  “是是,公公放心。”张县丞再次躬身道。

  领命后,张县丞便叫了小舅子李典史及几名前衙役,随他一同去提刘老汉。谦公公不放心,挥了挥手,让跟随他的两个带刀护卫跟着张县丞一同前往。

  一行人如强盗一般,气势汹汹的杀向刘老头家。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