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还看今朝 > 第二十五节 姜是老的辣

第二十五节 姜是老的辣

  正文

  沙正阳也不得不承认,姜是老的辣。

  杨天诚之前的确和自己有过默契,要在这一次人代会上好好给干部们上一课,触动一下中州干部们还有些守旧的思维和观念,但是他没想到杨天诚会把自己先前造出来的势发挥得这么好,堪称淋漓尽致。

  不但借助自己带来的话题冲击中州干部们的心防,而且也旗帜鲜明的阐明了态度,就是要从现在开始彻底改变原有的格局,不会再像以往那样听之任之。

  “……,正阳和我在探讨中,他也提到了其实汉都在2001年以前其实情况也并不算太好,甚至和成都、武汉现在已经被汉都超越的城市相比都还有一些差距,但是为什么能在短短两年间就能实现反超,主要还是我们的干部群体从思想观念上,从纪律作风上,从业务素质上,都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其中汉都市委也拿出了许多措施,我就问正阳,那你觉得最有效的措施是什么,你觉得能让汉都发生巨大改变的关键是什么?”

  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杨天诚这么问,肯定是有意要在中州效仿汉都掀起一场风暴了。

  “正阳告诉我,汉都市委提出了一个观点,干部思想素质大提升,纪律作风大转变,其实就用了一个最简单的办法,不换思想就换人,不改作风就处理人,从领导干部下手,从班子成员着手,……”

  台上台下又是一阵唏嘘凉气,这个沙正阳真特么是虎啊,居然给杨天诚来这个建议?!

  你这是要四面树敌,得罪大多数啊,真不想在中州干长久?

  沙正阳也在咧嘴,这杨天诚可够狠,把自己一下推上了前台,不过他倒是不在意,早有这个思想准备,甚至他还很乐意形成这样的印象。

  他来中州不是混日子的,也不是靠讨好一帮庸庸碌碌的干部就能行的,那毫无意义。

  真正想做事能做事的干部,恐怕还会感谢自己给他们这样一个机会,他也相信在中州,更多的干部还是希望能够让现在的中州像汉都一样迎来一场飞跃式的发展巨变的。

  “……,正阳告诉我,当初汉都市委痛下决心,一次性调整了六个工作开展不力的区县主要领导,其中包括两名区县高官,五名区县长,十五个区县的班子成员加上市直机关的班子领导在三个月内的两轮调整中,共计调整了六十三名,……”

  这才是震动最大的!

  对于台上台下的干部们来说,说什么都没有最直观的动人最具有冲击力和说服力,杨天诚这番话几乎就有点儿毫不客气的敲打和威胁了。

  “正是通过这样大刀阔斧,甚至是壮士断臂式的大调整,加上干部作风整顿和素质提升专项工作的开展,才使得汉都市干部风貌为之一新,也才有汉都市随后两年在招商引资和项目推进等重点工作上取得的重大突破,也才使得汉都市在2002年一跃成为全国营商环境仅次于深圳和苏州,排名第三的城市,而汉都市2002年起营商环境还排在地23位,而我了解了一下我们中州的营商环境排位,呵呵,都不好意思向大家提,第六十七位,嗯,连续三年都在六十多位徘徊,不知道大家有何感想啊?……”

  杨天诚讲话不像其他领导那样条理性很强,而是颇有跳跃性,轻而易举就能引导人们的思路从一个问题跳跃到另外一个话题,而且还不容易让人有突兀感,沙正阳觉得自己的思路都很容易跟随对方而动。

  “……,所以啊,我就在和正阳市长说,刮骨疗伤也好,壮士断腕也好,有时候虽然会觉得痛,但是你却不能不为,领导岗位,关键岗位,如果你放任一个尸位素餐混吃等死的人在上边,耽误了一个部门,一个地区的发展,你就是在渎职,在犯罪,在对我们中州七百万老百姓的渎职犯罪,……”

  人代会开成了一个对2003年工作展望和士气鼓舞大会,倒是让很多人都始料未及。

  工作展望说得过去,但是这士气鼓舞,而且是一种相当另类的方式来进行振奋鼓舞,就让很多人回去之后要三思了,甚至彻夜难眠也不少。

  很多人都意识到了,这一次新来了一个市长似乎就带来了很多不一样,连带着原来不太喜欢在大会上多讲话的市高官也破例的说了很多话,而杨天诚是素以不多言但言必行行必果的性格著称的,他在这个会上讲话,不能不让人要多掂量几分。

  “沙市长,汉都真的一次调整了那么多领导干部?”沙正阳没想到这一位矮胖墩儿男子会疾步跟上来和自己并行,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包部长,我可没信口开河,其实可以去了解得到,当然不是说靠这一ndà调整就能让汉都的表现如何如何,汉都原来的底子也比我们强,以营商环境排序来衡量的话,汉都基本上是在18位到25位之间徘徊,但通过干部调整,作风整顿,素质提升等持续一年多的工作,才使得汉都的表现有了一个较大的变化,这也是实情。”

  矮胖子是市委组织部长包建刚,他是去年才从省委统战部副部长转任中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

  “我来汉都一年了,还第一次见到天诚书记在会上讲这么多话,讲这么深,嗯,不瞒您说,他提到汉都的人事调整,我心里也在打鼓,如果我们中州也要这么做,我这个组织部长该怎么来作?”

  包建刚的话不像是一个组织部长,特别是在对自己这个市长这么说,似乎就有点儿不合适了,沙正阳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受了杨天诚的示意或者自己脑补了些什么,但是他决不相信能在这个位置上坐着的人会头脑简单。

  不过他还是对对方的坦率有几分好感,他思考了一下才道:“这要看天诚书记怎么来统筹考虑了,但我觉得,恐怕有时候长痛不如短痛,如果必须要走某一步,那么早走肯定比晚走好,倒是未必要按照某一个模式来,但是如果条件成熟了,该调整就应当果断调整。”

  包建刚点了点头,“市长看来您还是倾向于尽早调整啊。”

  “嗯,但前提是要搞清楚是不是已经不适合某个岗位上了,当然,我不讳言,中州很多工作没做好,既有客观因素,但是恐怕主观方面,或者我们一些领导干部不太适应新形势下的工作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一点组织部门应当要认真对待和研究。”

  沙正阳不是不敢表态的性格,既然包建刚要来问自己,他当然要鲜明表态,至于说谁不合适,他现在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但是相信很快他就会有自己的发言权。

  包建刚似乎也觉察到了沙正阳的态度,笑了笑:“正阳市长,天诚书记对下一步全市各项工作的开展特别是我们组织工作很重视,嗯,昨天天诚书记也和我长谈了一次,主要就是谈到了下一步一些具体的工作,我也在思考,我们的组织人事安排和调整,如何有针对性和倾向性,在不同时段不同岗位上的一些侧重,……”

  “建刚部长,我大略理解你的意思了,我的建议,组织部门还是可以先行摸底,具体倾向性和针对性,其实不用我说,建刚部长心里也有数,我估计天诚书记比较着急,但人事调整是大事,要慎重,所以这一点上虽然我主张早动不如晚动,但仍然要做好细致周密的准备工作。”

  沙正阳来了一招太极推手,这个问题上他只能把态度表到这个程度上,再说深层面一些,就不合适了,毕竟自己才来几天。

  不是说一定要按照各个区县的经济发展表现来对标,那不客观,也不科学。

  当然并不是说沙正阳不想参与到这一轮人事调整工作中去,他很清楚在自己介绍了汉都的经验之后,杨天诚已经意动,对中州干部人士进行调整势在必行,但他不太主张中州也按照汉都的模式去进行。

  汉都大调整是建立在汉都市已经有了相当充分调研的准备之上,茅向东和吕宗平二人已经形成了一致的意见,自己这个组织部长当时也是更多的服从,但现在自己对中州的情况还不了解,还需要一些时间,杨天诚如果这么急促就要进行调整,只怕反而会欲速则不达,适得其反。

  包建刚无疑是来为杨天诚作一个试探,但沙正阳觉得完全无此必要。

  这些话题完全可以通过当面的对话来实现沟通,自己也不是那种小鸡肚肠的人,认为那样会受到刺激。

  或许是杨天诚觉得自己太年轻,在某些方面会太敏感?

  还是别的什么人有一些其他想法?

  “建刚部长,不如找个时间,我们一起向天诚书记汇报一下我们沟通的一些想法?”想到这里沙正阳含笑发出邀请。20

  还看今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