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武极宗师 > 第三十七章有多高?

第三十七章有多高?

  “师兄息怒。”

  方成急忙摇了摇头,真挚无比地凝视着洺凡,苦笑道:“师弟的记忆内,是真的有四师兄厘庞的印象。洺凡师兄,你如同我的兄长,我方成岂敢作弄戏耍于你?”

  “哪怕我是所谓的至强者,也万万不敢。”

  实际上。

  方成对于至强者的称谓,不太认可。

  毕竟原始世界的法则源祖,才是至高至强!源祖,对应着十三道法则,自始至终只有十三席位。即便混沌规则掌控者有着诛杀源祖的实力,也不是法则源祖,仍是规则掌控者。

  “哼。”

  洺凡哼了一声,怒气消散,登时想通了一切。按照他熟识的方师弟而言,方成的确不是喜好戏耍的嬉笑性格。但是……师尊座下哪有什么第四真传厘庞?

  “洺凡师弟,你冷静点。”宇神职冲着洺凡摆了摆手,脸庞凝重地注视着方成:“方师弟,你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木桌木椅凝滞虚空,封之魔焄与暗铭也意识到了此事的严重性,相继起身,注视方成。

  场面登时转为死寂,仿佛沦陷漆黑深渊,恐怖莫名。

  清风乱流尽皆迫散,周围区域静悄悄的,虚空希声。

  仿佛有着一根细微的弦,紧紧绷着,只等着方成的回答。方成眼里满是骇然,一字一顿道:“哪怕我开玩笑,也知分寸。岂能惹得洺凡师兄发怒?我发誓,四师兄厘庞真的存在啊!”

  方成说罢,吸了口气。

  眼下究竟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沉沦幻境,但这不太可能,以他的心灵品质,估计所谓的真神、主神,也很难迷惑到自己!

  隐约之间。

  方成只觉得浑身都在发寒。

  莫非是有着什么东西,替代了四师兄厘庞的存在,顺便抹除了所有生命有关于自己的记忆??或者……干脆这位四师兄厘庞,原本就不正常!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尽皆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须知。

  人族修行道路,臻至永恒祇之上,便已经不能篡改记忆,亦不能抹除任何经历认知。这正是因为真谛之力的存在!

  换而言之。

  篡改蒙蔽四位师兄的灵魂记忆,已是超出永恒虚空的上限,恐怕这是原始世界的手段。但……据方成所知,永恒虚空内与原始世界相关的,也就只有狱族冥神、冥子,以及被他自己封印在许湛殿的星族始祖、星元。

  “怎么回事?”

  方成的头皮都在发麻,心生惊悸:“究竟是什么东西?等会回去必须仔细问问星元。祂毕竟曾经前往过原始世界,也许对此等事情略知一二。”

  他真是感到恐怖了。

  当初抹除瑶莲的记忆,已是非常耗费纪光无上的恒能。当时瑶莲仍是虚空君主,若是永恒祇乃至法座……无上也没办法!这也是人族强者们,不畏幻境的重要因素。

  咕咚。

  宇神职咽了口唾沫,颤声道:“师弟。你是第七真传,少了一位六师弟,上面理应是我们四个师兄。难道我们算错了?或者是由于一些干涉影响,明明是五个,我们却认为是四个?”

  这么一下。

  洺凡、封之魔焄以及暗铭,头皮也一下炸开,眼里登时有着毛骨悚然的神情,显然也是被吓到了。谁能篡改他们的逻辑思维?狱族冥神也没这资格。

  方成吸了口气,理清思绪,眼眸闪烁耀银与纯白,沉声道:“请四位师兄仔细想想。我是第七真传,也就意味着……师尊座下有着七位弟子。少了一位六师兄,再除去我,就是七减去二,理应是五。”

  洺凡下意识道:“但你是第七真传,少了一位第六真传,理应还有四个。我的逻辑错了吗?”

  宇神职也点了点头。

  …

  ……

  方成抿了抿嘴,脸色异常难看。时值此刻,他已能百分百肯定,绝对有着某一东西,干扰蒙蔽了洺凡他们的思维!

  但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居然能让堂堂法座、永恒祇,成了这样?加减算数都出现谬误?这可是最基础的算数,哪怕普通生灵都能轻易计算的数字加减!

  不对!

  方成瞬间反应过来:“洺凡师兄他们的逻辑思维,没错!他们至少还知道七减一等于六!但涉及到四师兄厘庞,他们却莫名其妙地彻底忽视,将反常当做正常,将光怪陆离当做理所当然!”

  这一手段,显然更可怕!

  “方师弟。”

  洺凡皱着眉头,拍了拍方成的肩头,却忍不住浑身一颤,然后在勉强吐出话语:“我们可以确定,我们的记忆绝对没问题。但你如果真的确定这第四真传厘庞的存在……或许可以呼唤师尊。我就不信,这东西还能瞒得住师尊?”

  说罢。

  其他四位师兄也看向方成。

  “唉。”方成叹了口气。其实他有一种预感……哪怕许贤师尊可能也遭到了这东西的影响!因为无上并非修行终点啊,在原始世界只是中等而已。

  “四位师兄,你们也知道师弟我的性格。我岂能在此事上肆意玩笑?我脑海中的记忆,确实有着四师兄厘庞。这件事非常严重,要么是你们被篡改了逻辑思维,要么是我被蒙蔽记忆。”方成声音异常沉重。

  “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

  “尽皆已是超出永恒虚空的力量上限。我怀疑,四师兄厘庞也许是来自广阔世界、修为远超我们的生命。所以师尊能否察觉,我也不敢确定。”

  言罢。

  方成起身,朗声道:“第七真传方成,请师尊许贤显身!”

  下一刻。

  无上!

  无上!无上!

  披着湛蓝袍子的许贤,悠然踏步虚空,自无穷高、无穷远的区域倏然降临。他嘴角噙着微笑,眼里带着喜悦。

  显然最近的喜事,着实繁多。

  战败狱族、扩建恒域、方成具有永恒虚空至强者的战力,俱皆让他心情愉悦,轻松惬意。可现在……他的五位弟子,怎么全部聚集在了这儿?

  难道是想找他这当师尊的,一起饮酒?

  许贤念头一动,却登时察觉到了五位真传弟子的凝重脸庞,甚至眼里似乎还有一些惊骇悚然。

  ?

  ??

  这是出了什么事?

  他的第七真传可是至强者,什么能令至强者心生骇然?许贤心情一下子揪紧,难道永恒虚空再生其他危机?

  “怎么了?”

  许贤皱了皱眉,走到木桌木椅旁,随手点出一个木椅,道:“你们先坐下。我们师徒全都在这儿,修为战力无可匹敌,放眼永恒虚空也可纵横,不要紧张,先坐下。”

  咕咚。

  咕咚。

  宇神职、洺凡他们尽皆咽了口唾沫,非但没有落座,反而惊骇欲绝地吸了口气。他们的无上师尊,也与他们一样,根本察觉不到任何异样!

  那么。

  究竟是他们错了,还是方成错了?

  方成眨了眨纯白眼眸,低声道:“师尊,我且问你,七减去一是不是等于六?”

  许贤朗声而笑,垂首抿了口酒,悠然道:“当然。”

  方成凝声道:“假设有一位永恒祇,他刚刚收了第七真传,那么他是不是该有七个弟子?”

  许贤放下酒杯,嘿然一乐:“这是当然。你可不能调侃师尊。师尊好歹也是无上,这类算数问题哪怕再复杂亿万倍,师尊也能瞬间计算得出,不可能出错的。”

  说着。

  许贤摇头失笑。

  诚然。

  他以前因为方成的屡次缔造奇迹,总是判断错误,或者预料出现偏差。但……眼下只是简单若此的问题,恐怕稍微有点智慧的生灵都能知道,他许贤乃是无上,难道会出错?

  这一次。

  许贤万分肯定,他绝对不会错的!这是无上修为境界给予他的无上自信!

  啪。

  方成上前一步,双掌拄着木桌,紧紧凝视着许贤师尊,道:“我是第七真传,只有六师兄黯然陨落,七减一等于六。换而言之,师兄们再加上我,理应是六位!我应该有五位存活在世的师兄!”

  “恩?”许贤沉吟了一番,缓缓道:“不对,是有四位师兄。”

  嘶。

  方成倒吸了口凉气,崩溃欲绝。

  许贤再次拿起酒杯,请酌一口,失笑道:“为师只有六位真传,陨落了一位,合该有五位。”

  方成低喝道:“师尊!既然你只有六位真传,为何我是第七真传弟子?”

  宇神职他们吓了一跳。

  他们想不到,方成的反应竟然这么剧烈。但这也验证了这里面的恐怖问题。方成所言……恐怕是真的。

  许贤也微微一怔,紧锁眉宇,诧异道:“这里面不对劲儿吗?为师可是无上,不可能算错的。你是第七真传,与自始至终为师只有六位真传……这两者并无任何冲突。”

  “嘿。”

  许贤微微一笑,仿佛执掌世间眞理、好似手握万古智慧。这一刻他好似化作无所不知的神明,知晓一切,彻悟所有。

  他淡淡道:“为师的真传排序,按照正常顺序,中间无有缺漏。所以,你是第七真传没错的,你有四位存活在世的师兄,皆在眼前。你有一位黯然陨落的六师兄,早已成空。”

  “放心吧,为师不会算错的。”

  言罢。

  许贤忍不住摇了摇头。他共计六位真传,方成乃是第七真传,这不是很正常吗?哪里有错?

  方成重重叹了口气,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师尊,四位师兄,我们还是先饮酒吧。”

  他已经彻底放弃了。

  再怎么争论,也毫无意义。仿佛与智慧孱弱的生灵进行辩论、相互交谈,最终只能增添思绪的混乱。

  但他能肯定——

  四师兄厘庞绝对存在,也必然有问题。

  “哈哈。”

  “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太简单了。方成,哪怕你想考验为师的智慧神慧,也该拿出一些深奥问题。为师可是无上,难道会在这点小事上出现谬误?不可能的。”许贤抿了抿嘴,无语道。

  方成强笑道:“是是,师尊说得对。”

  他还能说什么?他也很崩溃啊!难道这东西还能强行降低修行者的智慧?许贤师尊乃是无上,都理不清这些思绪,更且遑论法座、永恒祇。

  ……

  许湛殿内。

  方成一步踏出,进入纯白门户内。这里面乃是亿万叠合空间,无数空间挤压周围,镇压着位处中心的星族始祖、星元。

  “星元。”

  方成脸色铁青,也顾不得客套,迅速整理这一状况,详尽地讲述了一番。

  “哦?”

  星元眨了眨纯金眼眸,惊诧道:“这么离奇诡异的状况?依吾看来只有两种可能。”

  方成沉喝一声:“说!”

  他实在想不通,这到底是幻境、还是思维智慧的干扰。所以他只能询问星元。毕竟星元之前是主神,想必见多识广,也能知道一些。

  星元点点头,道:“第一种可能……就是你、或者他们沉沦在了某种附着性的幻境。此类幻境,扎根思维意识的深处,可随着生命体的移动而移动,随着修炼成长而成长,直到最后汲取生命体的全部思维智慧。”

  方成悚然道:“会死?”

  星元重重眨了眨纯金眼眸,急忙道:“此类幻境非常珍稀,乃是至尊神用来收集智慧,突破掌控者的残忍秘法。但恕吾直言,以永恒虚空这些生命的智慧,至尊神应该瞧不上。”

  听到此话,方成松了口气。

  星元却面色古怪,自顾自地继续道:“那么目前而言,应该是第二种可能。你的这位四师兄厘庞,生命层级非常之高。一旦刻意隐藏,就会在生命记忆内彻底消失,而且是合情合理的消失,这些生命自己却是万万察觉不到。”

  “因为……你的师尊师兄们,生命层次相对卑微,不配记忆,也没资格回忆。”

  什么?

  生命层级高?

  方成蓦然一怔,下意识地问道:“你所谓的生命层级非常之高,能有多高?”

  原始神?

  至尊神?

  对于无上之上的境界,方成也很清楚……依次是真神、主神、原始神、至尊神、普通规则掌控者、本元规则掌控者,以及至高至强的法则源祖们。

  星元苦涩道:“很高很高。”

  方成怒喝道:“到底多高?”

  嗡。

  星元转动眼眸,眼里有着惊心动魄的滋味,甚至闪过一丝骇然。祂声音放低,悄悄道:“吾也不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