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狗皮道人 > 第二百二十三章秘境激斗初始元气

第二百二十三章秘境激斗初始元气

  云清的一席话说的这个修行多年的修士茅塞顿开,月华鸢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的想法是那么的可笑,家人没有因为自己是个扫把星而把自己杀死,任自己活着直到他们一个个的离去,这是为了什么,这是亲人们对孩子的爱,如果自己自杀了,怎么对得起他们的良苦用心。

  想到这里月华鸢突然笑了,这是她自五岁起第一次微笑,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云清,此刻云清就像看见了下凡的仙女隐居的神仙,他被月华鸢的微笑给迷住呆立当场。

  这时黑子正好从外面回来,看到微笑的主人当时吓的就降落失败,直接一头扎进湖里,溅起一丈高的水花,月华鸢用护盾挡住了下落的水珠,云清在愣神中被淋了一身,扑楞着从水里出来,黑子大叫着扑向云清,“臭小子你对我家主人做了什么手脚。”

  上来就是一嘴扎在云清屁股上,云清疼的哎呀一声,“黑子你干嘛啄我,”“你到底做了什么,把我主人给气疯了,我要杀了你,”顿时鸟飞狗跳好不热闹,月华鸢微笑着制止了他俩胡闹,“住手,不要再打了,我很好啊哪里疯了,黑子你继续去外面看着,别让人来打扰,我要跟云清进五元池。”

  听了主人的吩咐黑子出去继续巡视,月华鸢则继续领着云清往秘境东边走去,路上云清很疑惑,“鸢师叔,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什么问题你问吧,”“既然这初始元气很珍贵,那为什么没有人来管你讨要,难道是他们不想,”“你看出来了,跟你说实话吧,这里有初始元气的事情是我得了这个秘境以后才慢慢发现的,只跟你师傅说了,她了解这初始元气,我俩就一人分了一道,至于告诉别人,我俩还没那么傻,这可是会死人的,一个弄不好我俩也得受牵连,还是我们自己留着吧。”

  “师叔你这样一说,我倒是越来越感激师傅了,真是不知该怎么报答她,”月华鸢笑了笑,“先别忙着感激,你先活着回去再说别的事情吧,”这句话把云清给吓住了,“难道这里面还有危险,”“当然有危险,你以为什么事情都像过家家,这是初始元气哎,太初之时的东西,包涵的东西太多了,小子,你可要想好了,到底要不要。”

  云清哪里会怕这个,“要,怎么会不要,你跟我师傅现在不是好好的吗,难道我就那么不走运,”“这不是走运不走运的事情,这是要看机缘的,当年我跟你师傅知道了这是初始元气后又惊又喜,只是知道这个对修士修行有好处,但却不知怎么用,我俩冒冒失失的就这么直接接触到了初始元气,结果可想而知,我俩差点死掉,你师傅变的嗜杀有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那你不是没有变化,”“我怎么没有变化,”说完挽起一截衣袖给云清看,“你看,我身上都是这些难看的纹路,你叫我一个女孩子家怎么活,”“这纹身看着挺好看的,”“好看,我都不敢穿一些稍微好看一点的衣服,”“这纹身你找人医治啊,”“去不掉的,除非我自废修为成为一介凡夫俗子,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云清为难的挠挠头,“我觉得吧这件事见仁见智,有些人就喜欢这些纹身也说不定,你到时候就找个喜欢纹身的修士做道侣啊,这不就结了,”“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这些纹身可能是个诅咒,它在诅咒我一直孤独下去,我能感觉到,我携带的霉运越来越多,只怕到最后只要跟我有一丝关联的人都会遭殃。”

  正说着平地突然出现一个大坑,一下就把云清给陷进去了,灰头土脸的云清爬了上来说道,“师叔我信了,我这就离开你看怎么样,”“不行,既然来了怎么能空手回去呢,离五元池不远了,快点走。”

  极不情愿的跟着一个浑身霉运但自己却不倒霉的人走着,云清心里好一阵吐槽,“这叫什么事啊,”走着说着就到了五元池,说是池也就是个山洞,被一层厚厚的藤蔓掩盖着,要是不仔细看还真就是找不到,月华鸢挥手打开藤蔓,露出这个黑漆漆的山洞,带着云清进去。

  入口很小,只容一个人弯腰前行,云清自是不用,惬意的跟在后面,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来到地方,只见眼前是一个天然的石台,上面有五个小鼎,月华鸢领着云清上前给他解释,“这两个空的是我跟你师傅用过了,现在还剩下三个,你挑一个吧。”

  云清很是疑惑,看着小鼎里像清水一样的东西,“这是元气,难道不是清水,”“孤陋寡闻,难道元气就不能像水一样,赶紧选,别耽搁时间,会坏事的,”云清仔细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就是不知道选那个,就问月华鸢,“师叔,当时你跟我师傅是怎么选择的,给提个醒啊。”

  “我跟你师傅也是这么稀里糊涂的就选了,云清,你相信缘分吗,”云清吞吞吐吐的说道,“这个大概也许会相信吧,”“那就好,你就凭知觉选一个,我再告诉你怎么使用,”云清看了看,“就选它吧,”一指里面是天青色液体的小鼎说道。

  “你确定,”“我确定,”“那就好,走你,”说罢一巴掌就把云清拍进鼎里,云清还纳闷儿,“这是要把这一鼎的清水喝完,”还没等他想完,眼前突然豁然开朗,云清站定一看,“这哪里是在小鼎里,这分明是一个小世界。”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月华鸢只能做的就是把云清丢进去,至于接下来要干嘛那就要看云清的造化了,云清落下的地方是一处干涸的大地,到处都是板结的土块儿,被风一吹,扬起漫天的尘土。

  云清狠狠的咬了自己的爪子一下,“哎呦,真疼,没准这里真的是一个世界也说不定,难道这道初始元气是藏在这个世界里,那我要上哪里去找,可不找该怎么出去,”云清扯着嗓子对着天空大声喊叫,“师叔,鸢师叔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喊的嗓子都冒烟了也没哟回应,云清这个小子有个特点那就是特别能随遇而安,特别能调整自己的心态来应对各种突发的事情,这让他能临危不惧随机应变,这次就是如此,云清见喊不应师叔,就开始仔细打量周围的情况,看了半天他确定这里是一处干涸的河床,因为旁边还有几副鱼类的骨架嵌在干涸的河床上。

  有心想架风上去看看,可一御使法力就发现坏事了,自己竟然感受不到自己体内的一丝法力,换句话说就是云清又变成了一只普通的小狗,就连葫芦也不能用了,这时心里素质很好的云清也慌神了,“怎么办,会不会在这里死了就死了,永远也出不去了,鸢师叔说很危险也许就是很危险,我现在就连这里是幻境还是真实都搞不清楚,不妙,大大的不妙。”

  想到这里云清不敢在这条干涸的河床上久留,立刻上岸观察四周,看到离自己大约有五六十里左右的地方有一片树林,他就开始往那里跑去,一路上倒是遇见了许多野兽,但都被云清提前感知躲避了过去,其中有一只四羽苍鹰盯着云清藏身的地方好长时间,最后算是被一只奔跑的秃尾狍子给吸引住了,云清这才逃过一劫。

  “有可能真的要死在这里,该怎么办,初始元气我不要了行不,”后悔自己贪恋宝贝,但这时候想什么都没有用,经过半天的躲躲藏藏,云清这才到了这一片小树林,树林不大,但这是能给云清提供庇护的最好的地方了,找了一个最粗的树,云清在树的根下挖了个地洞,然后钻进去开始休息思考。

  这一天就伴随着疲劳与焦虑过去,等到阳光照射到树林里,云清从藏身的地洞中出来,“这样躲着根本不行,既然师叔说这里有初始元气,那么,或许只要我找到这初始元气就有可能破了这个牢笼,但是现在没有头绪啊,要到哪里去找。”

  但最要紧的还是找东西填饱肚子,云清也不敢跑远,就守在树林边上,找了个地方躲藏起来,开始等待猎物经过,蹲守了半天,终于抓到了一只没毛的青眼兔子,大口的把猎物吞进肚子里,算是把心情安定了下来。

  就这样,云清在这个秘境里开始一边寻找初始元气一边猎捕谋生,一晃就是两个月,云清明显的有了变化,先前在斗兽园积攒的野性又被激发出来,最明显的表现在他血红的眼睛上,体型也变得强壮高大,在成为了这一片区域的霸主之后,云清开始转场。

  小鼎外面,月华鸢焦急的看着这里面的一切,里面过了两个月,但外面只有半个时辰左右,“我是不是太冒失了,虽说不能明说,但我应该暗示他一下,这可倒好,他真的在里面迷失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要怎么跟师姐交代,”月华鸢有些后悔,她其实挺喜欢云清的,不愿云清有个闪失什么的。

  其实她俩也是花了不少时间才堪破这个秘境得到初始元气的,这里有个关键,就是不能被里面的东西迷惑了心智,尤其是不能吃喝里面的东西,这样会被同化在秘境中,永远也出不来,月华鸢就是看到云清开始捕猎里面的野兽时开始担心起来。

  云清可不知道这一切,继续他的行程,就在一天他刚到了一处平原,天突然暗淡了下来,云清抬头一看,“好大的沙尘暴,”赶紧找地方躲藏,漫天的沙尘带起树木巨石,所过之处一切都被毁灭殆尽,等风沙过后,云清艰难的从地下钻出,“奶奶的,好大的风。”

  其实这道初始元气就藏在这片沙尘暴里,因为它感觉到了有外人进来,从好远的地方赶来,想要吞噬外来者,从这之后,几乎每一天云清都会被遮天蔽日的沙暴袭击,一天,两天三天,云清这时明白了,自己要找的初始元气就在眼前,自己想吞噬它,人家也想吞噬自己,“这难道就是不成功便成仁的节奏,拼了,等下一次一定进沙暴里面看个究竟。”

  第二天,沙暴如约而至,这次云清没有躲藏,迎头就扎进漫天风沙之中,刚开始还没进去多远,就被一块巨石拍飞,养了几天伤云清继续,经过了好几次重击,他终于看到了沙暴中心的情况,那是一缕青烟般的东西,漂浮在空中,带着周围沙尘前行。

  “初始元气,我终于找到你了,”但云清这时可不知道怎么下手,慢慢靠近寻找机会,这时这缕青烟好像感觉到了云清的到来,颤抖着好像在表示它的愤怒,无形的青烟突然凝聚成球形,吸引了一大团沙暴中的沙尘凝聚成兽型开始向云清进攻。

  云清毫不示弱,迎头对上就开始大战,云清还是低估了这道初始元气的厉害,没几下就被打倒在地,云清哪能服气,这也不是服气的事,这是生死大事,起来继续拼命,但又被打到,嘴角挂着鲜血,云清爬起来继续,靠着一股子韧劲儿,跟这道初始元气就拼了命了。

  云清所做的并非没有用处,初始元气开始力竭,到后来已经御使不住外面的风沙了,一片狼藉的大地上,一只沙兽一只遍体鳞伤的狗妖用妖兽本能在一起撕咬,整个秘境都在颤抖,说明初始元气真的顶不住了,云清在青石秘境被始祖初乳浸泡过的身体终于开始显露威能。

  以前能用法力,云清没有跟人家这么拼过,但这次不行了,被限制了法力只能使用肉体,虽然不知初始元气是怎样御使沙尘的,但肯定不是用法力御使的,面对越来越弱的对手,云清越战越勇,终于找到机会撕咬住沙兽的脖子猛甩,甩散了附着的沙尘,露出里面的初始元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