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天下剑宗 > 第207章枯寂出鞘

第207章枯寂出鞘

  纵身而入,剑光起。

  一道清脆的声音宛如是大河之中哗哗流水之声。

  寒光现,蜀城老卒的不断的倒下。

  只见那耶律东来的手持着一柄很奇特的剑,一道剑柄,却又有着两柄剑身,剑身薄如禅意,却是锋利无比。

  哗啦的声音不断的响起,蜀城老卒在在耶律东来的身前根本没有丝毫的招架之力。

  盾牌之外,草原上的彪骑也是纷纷下马,试图翻阅那两米多高的盾牌。

  寒光泼洒,一大片的蜀城老卒再次倒下。

  耶律东来发成一声长啸。

  脸庞之上,无数的青筋暴起,粗壮的双臂伸出,试图将那砸入地下的铁桩拔起。

  大地微微的一颤。

  一根铁桩居然破图而出。

  蜀城老卒却是丝毫不慌张,那盾牌有着十八根铁链牵引着,少了一根也是无妨。

  军阵很快的结成,朝着那耶律东来围杀而去。

  耶律东来神色之中带着无尽的冷漠,怒吼一声,将铁桩抛飞,瞬息之间,顿时砸到一大片。

  “杀!”

  蜀城老卒奋不顾身的先前。

  目光一寒,寒光泛起。

  蜀城老卒宛如飞蛾扑火一般的不断倒在耶律东来的剑下。

  于此同时,紧咬着耶律东来不放的五万铁魂轻骑也是追了上来,看着下马翻越盾牌的草原铁骑,浓浓的杀意顿时散发出来,战马嘶鸣,冲杀了过来。

  ——喊杀之声四起。

  不愧是欺压了太乾帝国几百年的草原铁骑,即使是下了马也是可以与太乾的战士战斗个旗鼓相当,甚至草原人的战斗更加的血性,临死之前也想着要拖一个下水。

  耶律东来身躯一转,出现下一道铁桩之前,身躯之中声鸣之音如雷,脊背之上,肌肉宛如虬龙一般,高高的隆起,又是一动铁桩破土而出。

  而此时——

  十万蜀城老卒已是将耶律东来死死的困在了最中央。

  一道身影掠空而来。

  “不要挣扎了……今日必定取你狗头。”

  一道叹息之声响起,却又带着无比的坚定。

  耶律东来的神色不由的一凛。

  手中的长剑斜垂,眼神之中寒光泛出,看向那掠空而来的身影。

  一道清瘦的身影站立在耶律东来十步之外,一声剪裁得体的黄色布衫,散发出一种儒雅的气质,一脸英俊的面孔之上,看不到半点的皱褶,宛如孩童的皮肤一般,他的眼神很平淡,宛如一池死水,没有半点的生机。

  随意的摆摆手。

  身后围聚过来的蜀城老卒顿时拉开了距离。

  耶律东来微微的皱眉,道:“唐煌……你还是出现在了这里。”

  唐煌那清瘦的身影缓缓的朝前走出一步,道:“怎么了……允许你出现,难道就不允许我出现了?”

  耶律东来摇摇头,出声道:“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是没有想到你会来这里,因为我不想让你我之间的一战来的太早。”

  唐煌的神色很是平静,道:“此话怎讲?”

  耶律东来的神色之中露出依然傲然,道:“我觉得你我的一战应该在太乾的皇城之中,应该受到万人的观摩。”

  唐煌的嘴角微微掀起,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道:“那样恐怕你是永远是不可能与我一战了。”

  耶律东来摇摇头,神色变得很认真,道:“怎么不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站立在你们的巍峨恢宏的城墙之上去撒一泡尿……没办法,我们草原人就是这样,而你们就是那样的尿性。”

  唐煌右手微微的一动。

  剑鞘之中,剑光溢出,半剑出鞘。

  一声清鸣之声入耳,耶律东来的神色变得有些戏谑,“还是那个火爆脾气,真的很难想象,你这瘦弱的身躯之中,是如何承受下你这宛如旱雷的般的脾气,真不怕被气死。”

  “那不是你所担心的……今日你必死。”

  话音落下,一柄长剑陡然出鞘。

  空气之中,萧瑟之意更甚几分。

  耶律东来的目光一凝,眼角之处不由的抽搐了一下。

  ——十大名剑之一的枯寂,今日在这辽阔的菩泺草原第一次露出峥嵘。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人的名树的影,十大名剑的传说几乎铭刻在每一个江湖人的心中,每一次的出世都是伴随着腥风血雨,当年的唐煌为夺得枯寂,甚至不惜借用的帝国的力量,军机阁之中排出的高手无数,甚至帝国的重骑也是出动配合,才是将枯寂夺入手中。

  这么多年以来,唐煌一直隐居皇宫不出。

  原因无他,想要夺取他手中枯寂剑的人太多了。

  天下之大,明里暗里不知道藏着多少的高手,自古以来,许许多多的高手在阴沟中翻船的事迹数不胜数。

  ——唐煌可不愿意将自己手中的剑送出。

  隐居皇城之中多年,唐煌对于剑道的感悟修炼也是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

  当年在月牙河畔,天下宗师高手齐至论武,唐煌以一招之差落败,屈于耶律东来之下,位居第六,那一招的落败一直是唐煌前进的枷锁。

  枷锁打不怕,修为难以寸进半分。

  这些年来,唐煌便是在一直等待这个机会。

  西境战事,对于太乾来说,可谓是牵扯甚广,一开始耶律东来便是在算计之中。

  唐煌要打破枷锁。

  帝国要耶律东来死,铲除阻碍。

  唐煌此番来草原可谓是一箭双雕。

  ——既可以报答了皇帝的知遇之恩,又可以寻找自身再次突破的契机。

  感受着枯寂之中散发出来的萧瑟杀意。

  耶律东来的神色变得无比的凝重,脚步轻轻的移动,手中的长剑一抖,哗啦的水声之中,无数的寒光爆炸而出。

  ——先发制人。

  唐煌神色不变,一步轻轻的跨出,宛如闲庭散步一步,手中的枯寂随意的剜出一朵剑花,恰似那万年雪山之上的雪莲,带着别样的韵味。

  剑花散去。

  枯寂笔直的刺出。

  如风,如光,如闪电。

  恰似白驹过隙,短暂不可计。

  一道气机散发而出。

  宛如秋季,萧瑟而又寒冷,百花凋零,万物枯萎,大地荒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