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代练成仙 > 第五十章:又是你们?

第五十章:又是你们?

  聚势破杀为外势刀技,前两刀为辅,限制对方身形,最后一刀才是杀招!

  “杀!”江擎爆喝一声,身形跃起,长刀携卷千钧,当头劈斩,开山裂岳!

  刀光璀璨交织,风凉御心如死灰,眼神绝望,这一刀他如何都挡不住,他艰难侧身,试图避开脑袋,将利剑架在肩上,以长剑为盾,阻挡这招。

  “铿!噗!”短促的交鸣声快刀入肉声响起。

  长剑被一刀斩成两段,长刀从肩上纵劈而下,直接切入胸腔,鲜血喷溅……

  “呃……”风凉御发出一声忍痛的闷哼,长剑已弃,右手呈剑指刺向江擎左胸。

  鸩(zhen)血剑指!燃烧命元、精血、神魂精气等凝于剑指!

  自损八百,伤敌一千!

  剑指赤芒爆射,化作一柄赤色光剑,鲜红欲滴,散发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戾气!

  赤芒惊现,江擎赤目大瞪,惊怒交加……

  他对这招极为恐惧,杀李铭峰本相对轻松,李铭峰不是他的对手,然而李铭峰临死之前却发动了这一招绝技,刺穿了他的右胸,伤势至今不愈。

  如此近距离,想要躲开根本不可能,当即矮身,避开心脉关键位置……

  “噗!”一声轻响。

  光剑轻而易举洞穿了江擎左胸,赤光带着一蓬鲜血从江擎后背透出,妖异至极!

  风凉御看了光剑位置一眼,惨然苦笑,可惜没有洞穿心脉,差一点点。

  不过即便没有洞穿心脉,至少也伤及了心脉。

  “又是鸩血剑指?”江擎惊愕的看着胸口,目光充满不解和惶恐。

  鸩血剑指乃是千年前霸剑宗三十六绝技之一。

  霸剑宗破灭之后,三十六绝技早已遗失,如此可怕的绝技,谁也不愿外传,李铭峰会此绝技就罢了,风凉御为何也会?

  “铭锋乃我义兄……可惜不能亲手报仇……”

  风凉御惨然低语,口吐鲜血,气绝而亡,光剑消失。

  江擎杀死风凉御这个空档,另一先天高手已经逼至近前,持剑飞刺。

  江擎顾不得胸口的伤势,拔出长刀,身形爆退,侧身避开要害,不顾长剑,当头一刀斩下,寒光迸射,威力惊人……

  江擎身负重伤,却仿佛回光返照,气息飙升,实力激增……

  “噗!噗!”江擎被一剑刺穿了左肩,手中长刀则斩在该先天高手脖子上。

  该先天高手被斩飞,身体在地上抽搐两下,当即毙命。

  趁江擎对付那先天高手的当口,谭进晖一剑斩向江擎的脖子,仓促之下,江擎以刀格挡,却只能将长剑稍稍荡开。

  谭进晖依着长剑的韧劲,抹向江擎的脖子。

  “噗!”江擎脖子上出现一道血缝,继而,鲜血奔涌而出……

  这剑显然伤了主血脉,不过看血流情况,应该只是割破,并未切断。

  江擎身形晃了晃,脸色惨白如纸,满心不甘和愤恨,扭身一刀斩向谭进晖,愤慨一击,威力惊人,明艳的刀芒,灼人双眼,凌厉霸绝……

  谭进晖本以为这一剑能彻底断送江擎,不曾想还差了一分,江擎没有倒毙当场。

  他刚一剑竭尽全力,力已用老,见长刀劈开,浑身冰凉,竭力挽剑回防。

  “铿!”一声刺耳锐鸣,谭进晖手中的长剑被击飞。

  趁着这股气劲,他身形倒飞而出,江擎长刀尚有余力,跟进半步。

  “嗤!”长刀的刀尖当胸划下,切破黑衣,鲜血乍现。

  谭进晖倒飞上十米,重摔在地,口吐鲜血,胸口一条刀伤长两尺,切断了好几根肋骨,骨茬森然可见,内府也已被刀气侵伐,伤势恐怖。

  转瞬之间,风凉御和另一先天中境高手都已倒毙。

  谭进晖惊恐的注视着这个顽强彪野的凶人,浑身都没了温度,如此严重的伤势,竟还能屹立不倒,凶悍的令人匪夷所思,还是人吗?

  更让他惊骇的是,江擎似乎练成了两套霸绝的刀法,兼顾内势外势,可连续施展刀技,难怪帮主发动全部力量,都无法将其杀死。

  不过,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没死应该也快死了。

  江擎胸口、脖子都在流血,意识已有些恍惚,身形微微颤抖,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连忙点穴,尽可能止住流血,然而流血也只是减缓了些。

  江擎看向倒地的谭进晖,提着刀快步走了过去。

  而这时,另一边九人见这边转瞬死了两大高手,分出五人冲来相助,五人手持长剑,从四面八方攻向江擎,暂时拖住了江擎的脚步。

  江擎已是强弩之末,然而五人却都是先天初境高手,修为实力悬殊,江擎刀法精湛,长刀游身,勉强挡下五人第一波攻击……

  江擎趁这空档,突然凌空跃起,嘶声力竭怒吼:“怒刃绽八方,啊……”

  嘶吼声夜空回荡,江擎持刀当空舞,刀势滚滚,十几道刀光凭空而生。

  刀光冷冽明艳,由他为中心,爆射向四面八方,仿佛他一瞬间斩出十几刀,刀光交织,又仿佛一个光球炸开绽放……

  刀光无差别斩向八方,只听一连串的闷声响起,五个先天高手三人当即毙命,血洒一地,另外二人一个开膛破肚,一个右臂齐断,凄厉惨叫。

  江擎一刀将满腔怒意尽泻,气息虚浮,踉跄落地,目光飘忽,看了两个苦苦支撑的剑修随从一眼,而后头也不回的跑向西面。

  两随从还没死,就算为了活命也会“牵制”一时半会,正是逃走的时机。

  两个随从的死活,他根本没放在心上,至于这种伤势逃走能不能活下来,他知道凶多吉少,可即便有一丝希望,他都要逃出去。

  谭进晖等人并未追击,谭进晖重伤没余力追击,另外四人则在对付两个剑修。

  “你跑不远,等会本帮高手赶来,你插翅难飞!”谭进晖颤声自语道。

  方跃伏在山包上,远观激战,既紧张又兴奋,仿佛在看一场激烈的比赛,冥风刀江擎的实力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强的让人惊悚心寒。

  “还有这种操作?天秀唉!绝地反杀!一口气杀七人,如此伤势都能跑了?十足变态。不过抛下随从自己跑路,不带犹豫,你的江湖义气呢?”方跃讶然自语道。

  江擎那精湛的刀法、霸绝的刀技和诱敌反杀的应对,瞬间扭转死局,让他叹为观止,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本以为江擎必死无疑,没想到怒杀七人还能逃走,果然是非常人物,不简单。

  江擎那些刀技,每一招都精妙霸绝,让他心动不已,恩,刀也不错。

  “就算修者生命力顽强,这种伤势应该也撑不了多久,要不要追残血?”方跃略微沉吟,远观江擎的凶悍,对江擎很是忌惮。

  恩,去看看,若他死了,身死道消,多浪费,浪费就是犯罪……若他重伤未死,“帮”他一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就当行善积德……

  方跃想些乱七八糟,怎么想好像都是理,天人交战一番,还是决定追上去。

  他觉得,反正之前送过纸条,万一江擎重伤未死对他不利,他完全可以道出此事,若非他送纸条,江擎可能已经死在青玉楼,江擎应该不至于“恩将仇报”。

  这般想着,方跃心中轻松了不少,借着夜色的掩护,避过青鱼帮那些人的目光,循着江擎奔逃的方向急追而去……

  江擎身上流血,伤势太重,无法轻身提纵,并不难追寻踪迹。

  方跃一路追击,莫约追出了三里地,山势起伏,出现一个拐弯,一条碧绿宽百米的大江从此入湖,大江两岸,山势连绵……

  来到这里,方跃就断了线索,找不到血迹和脚印。

  江擎到此,要么沿江直上,要么渡江去对岸,他觉得很可能去了对岸。

  有这条江断绝踪迹,方便潜逃,江擎理该如此选择。

  方跃看着宽百米的大江,眉头皱了皱,琢磨着如何过江,而便在这时,忽听后方传来一个似有点熟悉的声音:“这位侠士,请教……”

  方跃听到声音,连忙回头看去。

  就见一个身形魁梧气息冷锐的青年向他抱拳,青年身边还站着一个身穿浅红女修长裙的女子,身段娇小玲珑,曲线隐约……

  咦,有点面熟……方跃借着月光定睛一看,豁然正是梁锋破和周灵梦二人。

  我¥%……方跃有种骂娘的冲动。

  这对狗男女怎么回事?大晚上不在房中苟苟且且,跑这里做什么?不正是食髓知味疯狂的年纪么?难道寻求刺激跑这荒郊野岭……你们很闲呐?

  怎么哪儿都有他们?还真是阴魂不散,这未免太巧了吧?

  恰好追到这里,恰好遇到狗男女……不知是世界太小,还是一切太巧?

  梁锋破言语顿住,眼神闪烁,端详方跃。

  方才方跃背对这他们二人,又以窗帘为披风,看不真切身形,还以为某个江湖人士,此时尽管方跃蒙着脸,他们也从脸上半截看出几分熟悉。

  他们一开始并未找到方跃,索性远距离观战,发现江擎逃往这个方向,一时兴起悄然绕道追击过来,却没想到恰好撞见了方跃。

  “原来是你个溅种,让我们好找啊,现在看你往哪里跑?”梁锋破阴冷笑道,嘴角勾起残忍而得意的弧度,眼神锐利如刀。

  方跃孤身一人在此,他们两个筑基修为,要杀要剐还不是在他们一念之间。

  “前日辱我,此时看你还敢嘴硬?舌头给你割下来!”周灵梦俏脸阴冷带煞,眼神怨毒,咬牙切齿,说着铿的一声拔出长剑,剑光似水,遥指方跃。

  我能说你们认错人了么?

  方跃哭笑不得,无可奈何,此时他急着追寻江擎,执着于更加高远的大道,哪有闲工夫搭理这对狗男女,不就是当众说了两句,至于么?

  无奈归无奈,方跃倒也不惧,不慌不忙揭下蒙面,哂笑道:“话不能乱说,我怎么辱你了?这话说出去多叫人误会,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呢!

  这不是对我的侮辱么?我像饥不择食、食无择鸡的人么?你们找我想怎样?”

  对于这二人,方跃根本懒得讲究什么涵养,没好脸色,信口就来。

  ——

  二更到,有些晚,卡文,求收藏,求推荐票,谢谢支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