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阵阵惊仙 > 第三十五回无奈花落去(一)

第三十五回无奈花落去(一)

  (一)

  语廷飞到这个位置是有道理的,因为此处他是再熟悉不过了,以前经常从这个位置带着秦雪琀偷偷溜出来放飞小冰。现在虽然有护山大阵开启了,但对他来说只是多花那么一点时间而已。

  正在想象着语廷要么被打残,要么被砍成两截的潘志仁,下一刻就看得是目瞪口张,语廷突然不顾一切地就往光幕上撞去。

  他要干什么,撞墙自杀不成?

  潘志仁当然也不会认为语廷是想冲向一个光幕去撞死,只是他看到这种场景就只有往这方面想,不过心里也有些担心会出现什么异象。

  果然他害怕的异象出现了,只见语廷人影一晃就在光幕面前消失了!

  “砰!”,“砰!”两声,他的两件玄器宝物砸到了光幕上。光幕晃动了一下,被砸到的地方凹下去一块,但马上又开始恢复,很快就跟先前一样。

  “你。。你怎么做到的!”看着光幕里语廷还有些模糊的身影,潘志仁怒吼着。

  “哼!”语廷看了一眼光幕外的潘志仁,冷哼了一声后,就没有跟他再废话,而是一驾飞剑飞走。

  “气死我也!”潘志仁又被气疯了,现在自己彻底的成了孤家寡人了,万泉宗的弟子还都被困在里面。语廷这样回去,再联合柴尚,他们这些筑基期的精英弟子肯定是一个都活不了。万泉宗现在就剩他这么一位光杆司令了,就这样回万泉山吗?

  不行,要想办法再杀进去,趁药性还没结束,自己现在还处在真丹后期巅峰状态。

  对了,绮云宗的山门!

  潘志仁立即就想到了绮云山门,刚才他出来时,那山门还是开着的,现在立即回去,就可以再进去了。没有犹豫,潘志仁立即收起两件宝物,一驾遁光,飞驰着又按刚才追语廷的路线沿路返回,很快就到了山门前。

  但这次他又被气疯了。

  因为他远远地就看到了语廷也到了山门那里,正在做着什么动作。那还用问吗,肯定是在准备关闭山门。

  “不,小子你敢,你不准关闭山门!”潘志仁已经被弄得疯癫了,说出的话好像这山门是他们万泉宗的山门似的。

  “哼,这里轮不到你说话!”语廷冷眼看了一下正在飞奔而来的潘志仁,冷哼一声后,就手一挥。

  “砰!”,“砰!”两声,潘志仁的两件玄器宝物又只是砸在了光幕上。

  在语廷打开山门逃跑时,他其实完全有时间把山门再关上,但他却是故意开着的,就是为了放潘志仁出来。这样做,一是不让他呆在里面残害绮云宗的弟子,二来就是想实施刚才自己再溜进绮云山上却把潘志仁挡在光幕外的计划。现在得手后,当然首要的事,就是回来把山门关好了。

  语廷飞回来走的是直线,而潘志仁得飞绕着绮云山外围飞过来,时间上就要花费更多。虽然潘志仁的遁速比他御剑速度要快不少,但语廷还是能赶在潘志仁达到山门之前先到,并从容的把山门关闭了。

  “你,你。。我定会把你碎尸万段!”潘志仁气的几乎失去了理智,冲着语廷吼着。

  “潘老贼,你还是考虑一下你自己能不能活下去吧。”语廷冷笑着讥讽:“按时间来看,那位凝魂期的前辈差不多就要到了。你现在不赶快逃走,一会你就永远走了不了了。”

  语廷自知现在不是潘志仁的对手,即使潘志仁身上的药性完毕,以他目前的状况他也无法跟潘志仁对抗。因为他早就感到自己的身体早非常不妙了,先前浦泉的毒药对他造成的影响越往后越让他感到虚弱,他这样出去无意是送死。当然他考虑过是不是现在去找柴尚,把他喊过来,等到潘志仁药性结束,再杀出去。

  另外语廷没有立即离开山门,也出于考虑到自己还有不少手段,如果趁潘志仁的药性消失,特别是如果他也会像浦泉那样被弄得像个废人,那他可不想放弃这个机会。能把潘志仁给杀了那才是让他高枕无忧的事,不然还真的是放虎归山了。

  柴尚现在在何处还不知晓,虽然他能很快找到他,但也需要些时间的。所以语廷想看着潘志仁在外面的动静,如果真的如他所愿潘志仁变成了浦泉那样任人宰割的样子,那他会毫不犹豫地杀出去。

  当然目前最好是先稳住潘志仁,不让他溜走。刚才又把凝魂期前辈存在的说法拿出来,一来他的确还在期盼白素能来,二来是故意说给潘志仁听的,因为这样潘志仁反而不会走。

  “你不用再来诓骗与我,这都是你在那里鬼扯!”气急败坏的潘志仁怒吼着,操纵的宝物继续狂砸着山门,山门晃动不已。

  “我真的没有诓你,因为,”语廷突然露出笑意,抬头望了望远处的上空:“因为前辈已经来了。。”

  “你别做梦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凝魂期前辈,今天我必须杀了你!”眼冒血光的潘志仁根本就不想停下来,仍然在猛攻着绮云宗山门。

  “是你在做梦,可以醒了!”一个悦耳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

  这声音虽然悦耳,但却震得潘志仁浑身一抖,接着更是如筛糠般颤抖起来。

  “啊,是谁?真的是前辈吗?”潘志仁突然感到手脚无力,几乎瘫软,就像是被一件巨大的东西给压了下来,不由停了手扭头回看。

  “哼,你还不配称呼我!”悦耳的声音再度响起。

  “啊。。,前辈手下留情!”潘志仁彻底失去了斗志,也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一个不稳就往下坠去,栽倒在绮云山门前的地面上,一动不动了。

  “白前辈,你终于来了!”语廷大喜,连忙打开山门,迎了出去。

  刚才在稳住潘志仁的时候,他是凭肉眼看到了远处一条巨大的白蛇忽然出现,就知道白素已经赶到,所以也就实话实说的告诉潘志仁。可惜潘志仁早就被他逼疯,根本听不进他的话。当然就是听进了他的话,也是白搭。

  “嗯,语贤侄,我没有来晚吧?”白素见到语廷,也放心了下来,和悦的问道:“为了尽快赶来,我是一人来的。”

  “白前辈来到及时,正好解决了这个家伙,我差点遭他毒手。多谢前辈!”语廷连忙称谢。

  “我看你气色不佳,但并无大碍。不知其他人可好?”白素问到。

  当然她问的其他人,主要指秦雪琀了,或者再加上她并没见过的蓝晓。

  “白前辈,雪琀情况不妙,我得立即回去看看她。”语廷听白素这样一问,脸色大变,心里立刻着急起来。

  “怎么!?”白素对秦雪琀也是十分关心,自己的女儿跟她的关系也十分好,就立即说:“那我们一起去看看!”

  “好,我们快去!”语廷关心则乱,立即就要转身进入山门。

  “这人你就不管了吗?”白素看了一眼地面上仍躺在的潘志仁:“他还没死掉。”

  “哦,我来处理!”语廷一听,怒火顿起,手一挥,阴阳青谌双剑就直奔地面上的潘志仁而去。

  。。。

  蓝语府里。

  白素坐在床前,检查着躺在床上的仍然昏迷不醒的秦雪琀,眉头紧皱。

  “白前辈,我知道雪琀情况很不好,你看你可有办法救她?”语廷紧张地问到。

  “语贤侄,恕我直言。”白素面色凝重,微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秦贤侄之前的隐患就很严重,这次又被打成重伤,而且是伤及丹田。她的丹田受损厉害,恐怕难以修复。如果在上界,我倒有不少办法,但现在我没有上界的丹药,也没有宝物,恐怕难以救活她了,哎。。”

  语廷其实已经猜到了这种结果,听了后,只是点了点头,默默地站着,表情呆滞,但却止不住泪水流出。

  “不过语贤侄,我可以把秦贤侄带到百歌峰上,启用星辰之力尝试一下。”白素沉吟了片刻,抬头说:“不过就我看来,只能缓解她的伤势,能多活一段日子,但要想完全救治,希望渺茫。”

  “那就多谢白前辈出手了。”语廷听了,心里微微燃起一丝希望,默默地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就回百歌峰去吧。”

  “嗯,好。”白素点点头,然后就问:“你还有处理一些事情吧?”

  “我没有心思再呆在绮云山了,想尽快随前辈去百歌峰。”语廷摇摇头。

  “你们绮云宗刚刚遭受大劫,是你挽救了大家,现在众人都以你为瞻。”白素劝道:“你还是先处理一下事情为好。”

  “也好,但我心乱如麻,不知如何去处理。”语廷再次摇头说。

  “这样吧,你把绮云宗几位主要的人士叫到这个洞府来吧,我见一下他们。”白素微微想了一下,就对语廷建议。

  “哦,好的。”语廷听白素如此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点头称是。

  。。。

  半个时辰后,蓝语府的大厅里,除了上座的白素和一旁站着的语廷,前面站立着闻励,柴尚,另外张无通和白炎也在一旁。厅里是一片安静,众人一个个紧张万分,大气都不敢出。

  语廷然后开口介绍了一下白素,再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就表示马上就要离开绮云山,带秦雪琀回去治疗。

  刚才听闻励和柴尚的介绍,现在绮云山已经平静,万泉宗还剩下的几名弟子见大势已去,又有两名真丹期修士站在绮云宗一边,也都束手就擒,听候发落。

  这次绮云山遭受大劫,损失不可谓不小,但幸好有语廷及时出手,现在听众人说了一下情况,倒还不算特别严重。灵动期弟子倒没什么人伤亡,主要陨落的都是筑基期的弟子,大约十来人的样子。

  最让语廷心里不是滋味的,就是李沫陨落了。原来李沫喝了浦泉下了毒药的酒后也跟众人一样,昏迷了过去。在刚才语廷出了洞府找到闻励和柴尚,以及其他人后,就从浦泉的储物戒里翻出了解药,让众人去唤醒他们。

  李沫在知道了浦泉做的事后,又听说了语廷已经晋级到了假丹,而且还是他救了绮云宗,就独自回到洞府,不久便自陨而去,白炎去找她时已经为时已晚。

  “语师弟,”白炎此时满脸痛苦,身形憔悴:“你李师姐留有遗言,说羞愧难当,十分对不起你,只是希望你,还有绮云宗的弟子们能原谅她,都是因为她太关心蓝师妹造成的大劫。”

  “嗯,我不怪罪她,李师姐对蓝妹如待自己女儿,可以理解。”语廷心情也很是沉重,点头说道:“是我自己没有能力,而造成了这种结局。”

  “多谢语师弟谅解,那她也能安心了。”白炎脸色稍好一点,就说:“她还留言给蓝师妹,希望她回心转意。语师弟,蓝师妹已经醒来,只是仍然虚弱,但并不是受伤造成的,而是这些事造成的精神不佳,我们也给她说了你的事,特别是你已经到了假丹期境界。你看。。你现在要去见见她吗?”

  “嗯,现在么。。”语廷沉吟起来。

  是啊,现在要不要去见蓝妹呢?

  语廷心里极其矛盾。如果没有发生绮云山大劫之事,他自然是极其渴望想去见她的,告诉她自己找到了提升修为的办法了,而且到真丹期只差一步之遥。不出意外的话,蓝妹应该是欢快的拍着手扑上来,投入到他的怀里,立即就会跟他重归于好。

  可是,她却答应嫁给浦泉。。

  不但如此,这次绮云大劫,多多少少与她也有关系,特别是还造成秦雪琀受到如此重伤,现在生死未卜,语廷感到自己现在已经不能原谅她了。

  “我还是赶紧给雪琀治疗要紧,这事以后再说。”语廷终于下了决定:“蓝师妹就有劳白师兄多加照顾了。”

  “好。。好的,但是。。”白炎一愣,他知道语廷心里会对蓝晓不满,但还是希望他能去见见她,但见到语廷坚定的眼神,只有止住。

  “闻师侄,我观你情况不佳,恐怕寿元将近了。”白素忽然开口对闻励说:“不知有何打算?”

  “白前辈明鉴。”闻励一听,连忙应到,脸带苦笑:“这次受伤太过严重,虽然没有陨落,但元气损耗极大,现在实际的修为仅能维持在真丹初期境界而已了。而且的确如前辈所言,我估计只有不到二十年的寿元了。”

  “什么!?大长老你。。”张无通和白炎都大惊失色。

  绮云宗唯一的一位真丹期修士要是不在了,那可怎么办?难道绮云宗就此沦为小宗门不成。当然可以指望语廷等人今后进阶,但不管如何,这损失可是太大。

  语廷是早已经看出了闻励的状况,所以只是默然无言。

  “呵呵,无妨,无妨。”闻励又苦笑着:“我也活了快五百岁了,修为本来也无法再有寸进,而今还能见到传说中的凝魂期前辈,已经知足了。”

  “嗯,闻师侄能想通就好。”白素点头:“本来我是不会掺和你们宗门的事的,但因为跟语贤侄的关系,我这才说两句。首先你们绮云宗虽然这次损失很大,闻师侄也寿元将近,但我看也无可担忧的。一来栾枫宗会照顾你们的,二来语贤侄实力堪比真丹,更有他的徒弟已经进阶到了真丹期,所以你们绮云宗现在其实有两位真丹期修士了,只是他现在还在跟我一起修炼,暂时不便回到绮云山。”

  “什么!?胡师弟,不,胡师叔进阶到真丹期了,太好了!”众人一听,先是不敢相信,随后均是惊喜万分。

  这恐怕是今天大家听到的唯一一个好消息吧。

  徒弟进阶到了真丹期,语廷自然更是欣喜,心情也微微好了一点点。

  “另外,你们的死对头万泉宗已经毫无实力再对付你们,而且还将成为友好宗门,是吧?”白素望向了柴尚。

  “是的,白前辈。”柴尚听了,连忙恭谨的点头回答:“我本来是准备离开万泉宗的。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加上语道友相劝,我就接过万泉宗吧。我定会重新整顿万泉山,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另外正如前辈所言,我们会跟绮云宗结为兄弟门派的。”

  “嗯。”白素点点头。

  “柴道友,记得重用谢沣道友,他为人不错的。”语廷在一旁提醒到。

  “这个我知道,谢师侄也是我在万泉宗最看中的人,何况他还是语道友的朋友。”柴尚点头说到。

  “对了,那个匡明山如何了?我当时并没有杀他,就是再给谢道友了一个面子。”语廷想到了这件事,就问柴尚。

  “匡明山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我看也难以继续修炼了。”柴尚回答:“况且他在这次行动中是个积极分子,我会在回到万泉山后让他离开的。”

  “嗯,这些就由柴道友费心了。”语廷点点头。

  “这里如果没有别的事,语贤侄,”白素又看了一下众人,就对语廷说道:“我们就此离开吧。”

  “好的,白前辈。”语廷心情复杂,点头应到。

  “恭送白前辈。”众人连忙施礼相送。

  “另外关于见到我的事,希望诸位就不要外传了。”白素吩咐了一句。

  “谨遵前辈之言。”众人恭谨的答到。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