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铭语天空 > 第十七章好转?

第十七章好转?

  萧月进入卧室之后,我本来想直接用老大的眼睛透视一下,不过觉得这确实不太好,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提前看了就没有惊喜的感觉了。

  “月铭哥,”萧月打开了房门,“能给我一件你的衣服吗?”

  “行啊,如果用你的衣服做演示我还受不了呢”我边说边上楼拿了一件自己的衣服,是一件红色的短袖上衣。

  她接过衣服后又把门关上了。等了没有多久,她打开了房门,然后把衣服扔了出来。这件衣服在空中滞留了相当长的时间,可能飘了半分钟,也可能时间更长,我在楼下等了好久才接住它。

  “好厉害啊,你怎么做到的?”我被她的演示折服了。

  “穿上它试试吧,可以试着跳起来。”介于是实验性质,我直接在衣服外面套上了这件试验品。穿的时候就能感觉出来这件上衣很轻,但是拿在手里的时候却没有这么轻便,穿好之后我按照她说的跳了起来。

  我跳的并不高,虽然可能比其他人原地起跳来的高一些,但是我过了相当的一段时间才落地——可能有五秒左右。

  “萧月,这个工作实在是很棒,比我做的好多了。”落地之后,我忍不住又来了几次,每次在空中都能停留相当的时间。

  “这也不算什么啦,我们还能做很多其他的效果呢。不过这次只是一个演示,效果过一会儿就没了。”

  “算了,已经很好了嘛。萧月,你有继续做下去的理由,我支持你。只是我这边,”我脱下了试验品,“我实在不想再经历某些事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确实没有再去工作,而是每天往旁边的住宅区跑——那里住着前l-25的幸存者们。

  我逐一找到了他们,并且试图弄明白,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他们是怎样生活的。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做这些,可能是想全面了解一下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吧,或者只是因为他们和我有过一样的经历?

  他们都曾经是普通人,突如其来的袭击夺去了他们的一切,尽管他们现在并不需要为了生活而四处奔走,但是我能感觉得到,战争的伤痛仍未远去。

  有一位伤员是个作家,他想把自己被埋在废墟下的那几天的经历写出来,然而他的身体已经无法灵活运动:强烈的撞击导致他全身多处骨折,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难以恢复健康。然而,他没有放弃这个念头。

  “这是我冒着死亡的危险换来的素材,怎么能因为这点事就放弃呢?能在那样的袭击中幸存下来,也是一件值得写下来的事啊。”

  他还算是好的,更多的人则选择了自我封闭,似乎是想强迫自己完全沉静下来好忘记那天的事。当然,也有一些人去参加工作了,我估计这件事也许和许将军有关,虽然据我所知只有我提出过这类要求。

  很多人第一次看到现在的我的时候都有些吃惊,但是我很快就能和他们进行比较平常的对话了。事实上我在搬到新家之后就不断试图自己剪短头发,然而这些白发的质地之坚韧远远超过我的想象,怎么也剪不断,有一次活活把剪刀的刀刃给弄得不平整了。无论我用什么样的剪刀也做不到,最后只好作罢。

  如果让他们选择是继续维持现状还是能回到战争发生之前,可能很多人会选择后者,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取舍。

  “月铭少校,”军事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很高兴地向我走了过来,“您要准备进入‘壁垒’吗?”

  “当然了,这么久时间没和她见面了,时间太长了我怕她把我忘了,那样可就没有人能驾驶‘壁垒’了。”说完,我跟着他来到了专门修建的秘密通道,绕过围栏进入“壁垒”的存放位置。

  使用老大的眼睛观察了一下,它外面的防御力场确实是有问题的,表现得很像是魔法屏障。我现在有些明白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其实都是有原因的,尽管这些原因也很不可思议。

  用钥匙开门之后,我进入了“壁垒”内部。一切都很熟悉,狭小的过道,过道旁的折叠座椅,还有宽大的驾驶室,只是驾驶室里面的附设物件——像什么手枪和医疗包之类的,都已经被拿走了。

  “欢迎归来,首席驾驶员!”我听见了控制系统轻快的欢迎语,随后就看见了由代码汇聚成的蓝色人型。“你果然还是那样。对了,我能不能用你的系统查一下附近的地图什么的?”

  “可以。我能够查找世界各地的地形,但是只能精确查找半径十千米内的具体地形。”“没关系,足够了。”

  附近十千米内确实没有多少引起我兴趣的地方,有的只是各种商业区和路边的小商店,还有像国家地理信息局一类的部分机构。

  “果然没办法用这种雷达地图找出魔力源来啊。难道只能用老大的眼睛才能找出来不成?”我默默地关掉了屏幕,然后离开了“壁垒”。

  两个月后的一天,强烈的冷空气入侵了c国,这年的雪来得特别的早——我倒是不知道以前是什么时候来的,天气预报是这么说的。

  “幸好这载具是悬浮的,在雪地上开车我可没有把握。”接萧月回家的时候正巧看到有一辆车因为路滑撞到了路边的围栏,我不禁大发感慨。

  “那个月铭哥,”萧月很小声地问了我一句,“我们能不能去附近的公园玩雪呢?”

  “玩雪?”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提议,不过自己也很好奇用这些白色的雪花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就接受了这个提议。

  离家又近又在附近的公园就只有一处了,位于首都西南的森林公园。公园是免费的,我把载具停好之后就和萧月一起下了车,漫步在积雪的路面上,听着脚下传来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妈妈告诉我,”萧月边走边伸出手接住还在下落的雪花,“我出生前的三年,她才重新看见有雪飘下来。在那之前很长时间,她都没有见过一片雪,那时候她觉得世界就要毁灭了”

  那段时间的事儿我也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地质剧变、气候异常,简直如同世界末日一般。从那之后,全世界的人类开始团结起来保卫地球环境,除了个别国家还想着没事打打仗发一些战争财。

  “只是,”她停了下来,叹了一口气,“妈妈现在再也看不到雪了”

  “不,”我也停了下来,把右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她还能看见,因为你还活着。”

  她没有再说话,而是蹲了下去,头埋在了双臂之间,看样子是哭了。

  “哪能这么快就能忘记那样的事呢,虽然过去很长时间了。”我还是太乐观了,萧月仍未完全从打击中走出来。

  “行了,先别哭了,在这种天气里在外面大哭对身体不好,你的妈妈要是知道了会责怪你的。”我也蹲了下去,想先制止住她的哭泣。

  “我知道,可是我我呜”

  我一把将她瘦小的身躯抱在了怀中,抚摸着她的头发,然后小声告诉她:“不管发生什么,我一定会保护你,所以,把害怕扔到一边吧。”

  “”她什么也没有说,也什么也没有做——这倒是正合我意,说明刚才这个举动没有被她所排斥。

  “我们就别老是这个姿势蹲在地上了,还是玩雪好了,能教我怎么玩吗?”她又过了一会儿才站了起来,擦去了脸上的泪水,然后勉强消去了表面的悲伤,说道:“好啊,让我教给你怎么玩吧,我们可以堆雪人,还可以打雪仗,就是把雪团成球互相扔雪球”

  “那我们玩打雪仗好了。这里树很多啊,我们就用路两边的树林做阵地好了,你选那边?”

  “我选这边!”她指了指左边的树林。“好啊,开始吧!”

  说到打雪仗这种事儿,我从头到尾一直在作弊,就没怎么动过手,基本上就是用本源力量把成片的雪铺天盖地地抛洒过去而已。而萧月也没有示弱,她在手上聚集魔力,隔开了手和雪的直接接触,然后不停地往我这里扔雪块。老实说这已经不算是打雪仗了,只是双方不停地往对面扔雪而已,但是我们玩的很开心,直到天空被反射灯光的云层彻底照亮为止。

  “好漂亮啊!”她撤去了手上的魔力,抬起头望着发亮的天空。

  “确实,很好看的夜晚呢。”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夜晚,确实很奇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