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四书吧 > 大唐江湖道 > 第二百零六回遗弃之人

第二百零六回遗弃之人

  五虎门黄山分舵在五虎门的分舵之中排在最末尾,实际上如果这边不是因为地理环境特殊,一个小县应该是不会有五虎门分舵的。?

  裘非被安排在黄山分舵做舵主,这位置在整个黄山县人的眼中是顶了天一样的人物,毕竟黄山县五虎门分舵人不多,规模不大,可也有两百多名弟子。五虎门在整个江南地区都很有权势,越是靠近宣州权势就越是厉害,黄山县只是一个小县,县令已经是最大的一个官了,可县令和整个五虎门相比根本算不上什么,上面还有龛州的州府,刺史、长史一大堆人物压在他头上。这年头大家都知道,交好总比交恶来得实在。

  可裘非这位在别人眼中顶了天的人物,自己却深感闭塞。都说分舵不如外门,外门不如内门,内门不如亲族,一个庞大的江湖门派门下制度森严,分舵舵主看着地位挺大的,实际上也只是分舵之人。

  就江南五虎门来说,任何一个十岁之内孩子都可以去宣州一试,外姓之人如果通过了五虎门的考核都可以记入外门弟子,而裘姓的族人未满十岁便是门派里面的内门弟子。直到二十岁的当口,任何一个外门弟子都有一次机会,可以挑战三名同岁的内门弟子。只要能够胜过其中的一人便可以一步进入内门,届时可以学习更多的武学握有更好的兵器享有更高的地位,反之若是三次挑战都失败了,就只能去分舵从此一生驻守在五虎门分舵。当然每年每一个五虎门分舵都有三个名额,外门弟子可以再一次去宣州挑战,只是年少之时已然差距很大,二十岁之后能过此挑战者更是寥寥无几。

  相对于外门弟子苛刻的条件,裘姓的内门弟子要舒服的多,从小出生就有最好的补药,学习五虎门门内上乘的内功心法和五虎刀法,普通的裘姓亲族二十岁时都可以达到两重初境,甚至达到极境之人也有好几个。这些人才是江南五虎门的根基,真正的内门弟子,亲族力量。按道理来说这些人就算是再没落都不会掉出内门。

  但是一个庞大的体系要运转势必就会有人做出牺牲,如果一个五虎门的分舵都是外姓之人,那掌控力就会差很多。因为每一个分舵的舵主都是裘姓的族人,他们是整个五虎门伸在其他地方的爪牙,负责拱卫宣州总舵以及刺探各地的情报。

  说白了,裘非这个分舵舵主只是一个牺牲品,按他的能力来说在五虎门之中不上不下,即便是内门弟子里面,他也能够算上中等。二十岁的时候跻身极境高手,如果能够继续在内门好好习武继续修炼,那再多上一二十年突破到化境也是未知之数。可惜,家族将他扔到了黄山来,用一个黄山分舵舵主的头衔搪塞了他。

  二十年过去了,当年那个意气奋的少年已经不见了踪影,奈何裘非苦苦习武修炼,却始终无法突破,那一些当年和他同龄的裘姓族人其中很多功夫已经远在他之上,就好比裘彪。明明大家都是裘姓的族人,裘非还并非是庶出。可当年掌门人一个决定,让裘非这二十年来如同坐监一般被困在黄山县这个巴掌大的地方。宣州离他很近,但有时候他又觉得是那么的遥远。

  “舵主,外面有不少人要见你。”

  此时裘非正在自己的院中打坐,作为一个分舵的舵主最不方便的一点就是不能专心习武,总有很多世俗之事的牵扯,要和各种各样的人物打交道。不过平日里面都是他出去找人,没想到今日还有人找上了门来。

  “知道了。”

  裘非拿出手绢,稍稍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多年来即便是作为一个分舵的舵主,裘非并没有停下自己的武学之路。不过就算是这位经历多年大风大浪的舵主,一下子在大厅里面见到那么多人也有一些不解。

  官门中人带来他并不意外,官府里面很多事情都和他这个五虎门分舵舵主撇不开,白寒这个捕快他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但是其余的几个人可就眼生了。裘非多年在外,也算阅人无数,那边坐着的李封晨显然不是一般的人物,那种由衷散出来的气质就和五虎门里面的那些内门弟子一样,让裘非从内心中就厌恶。按道理来说,五虎门里面的内门弟子裘非几乎都认识,而且他们几个人的腰间都没有五虎门特铸的虎爪龙鳞刀。所以这几个人绝对不是五虎门的人,裘非马上得出了结果,然后他又一转眼,看到另一边还有两个书生摸样的人物,这就更加让裘非吃不准了,这些年来他和富商打过交道,和其他门派的人物打过交道,官府中人打过交道,甚至和一些江洋大盗、贩夫走卒都打过交道,唯独没有和真正的读书人打过交道。

  “你们寻裘某到底所谓何事?”

  裘非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裘舵主,白某乃是王县令下的小捕快,今日黄山县之中生了大的窃案,含香阁掌柜李博的密室被盗,收藏的二十幅名贵字画失窃,白某经过勘察认为这件案子乃是江湖中人所谓,因为来向裘舵主问一问,了解一下最近是否有江湖中人来到黄山县之中。”

  白寒不卑不亢地说道。

  “白老弟,你应该知道,我们五虎门虽然在黄山县有分舵,但是我们黄山县分舵是五虎门在整个江南地区最小的一个分舵,分舵上上下下也只有两百多名弟子。平日里面这些弟子都要外出,留在府中的不过二三十人而已。如果真有大盗要来黄山县动手,我们也是无可奈何啊。这些天北面的兖州五派和血手门要动手,整个江湖都不太安定,你知道的。”

  裘非说着的时候耸了耸肩头,似乎对于这件事情不太上心。

  这一点杨飞和李封晨都看在了眼里,可就在刚才这黄山县的县令王伯汤还说裘非和李博乃是好友,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一个态度才对。

  但是五虎门一个分舵的舵主,不是白寒这样一个小捕快可以惹得起的,即便他觉得裘非不对劲也不好意思继续问下去,对方摆明了不愿意插手这件事情。

  “那就打扰了,白某先行告辞。”

  白寒很识相,既然问不出什么东西来,索性就直接走了。

  “好了,捕快已经走了,你们六个人到底是谁?”

  打了白寒,裘非将目光落到了司马无悔等人的身上。

  “在下徐州双剑派李封晨,这位是我的师弟司马无悔,还有龙空大师高足杨飞以及并州太原榆次王家的王菲。我们四个人本是受邀去参加裘掌门的大寿,正巧路过了黄山便来黄山分舵打个招呼,也来拜访一下裘前辈。”

  听罢,裘非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裘非不是刚才守门的四个愣头青,四剑震盐湖的大名他自然听过,而这一个月中斩牛刀可司马无悔的大名他也略有耳闻,这两个人一个是双剑派门内的天之骄子,另一个则是江湖草莽一下子技压群雄,听说五虎门的五小虎之一纸老虎都败在了他的手中。对于这两个人,裘非当然知道,这一抹寒光,不仅仅是嫉妒,也是遗憾。

  曾经何时,裘非也向往着成为天之骄子,向往着成为五虎门门内的第一人,向往着成为五小虎,成为五虎门的支柱,成为江湖中一流的高手。但是二十年过去了,他的功夫没有寸进,依然停留在二十年之前的境界之中,甚至都比不上眼前的两个年轻人。

  “宣州离黄山并不远,若是有快马的话,二三天的时间就可以到了。几位既然是给我师哥祝寿的,那便应该尽快动身前往宣州才是,何必在黄山停留。”

  裘非没有给司马无悔等四个人什么好脸色看,甚至大有赶人的意思。

  “而且我裘非在五虎门之中不过就是小人物,连一个内门弟子都算不上。像我这样的人物在五虎门之中一抓一大把,李兄弟、司马兄弟都是将来双剑派的柱石,和我裘某人不同。根本无需浪费时间来拜访我裘某人。”

  好像这个裘非今天心情不太好,杨飞心中突然这么觉得。方才一两句话就打了官府的捕快,这会儿又对李封晨、司马无悔没有好脸色,这般举动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一般其他门派分舵舵主都是八面玲珑的人物,哪会有这般硬气。

  “还有你们两个人书生,来我五虎门分舵所谓何事?”

  官府的捕快没有给面子,徐州双剑派的弟子没有给面子,现在面对两个书生裘非更加不会给他们面子。

  “在下卢家卢升之,这位是骆观光。我们二人听闻裘舵主可以寻回含香阁失窃之物,便忍不住来看看,我等毕竟是圣人子弟,酷爱字画,因此……”

  “你们这些读书人最麻烦了,好端端地名字不叫偏要叫什么表字,真是麻烦。刚才捕快不是来了么,你们要找字画去县衙招,别来我这边。”

  裘非打断了卢照邻的话语,露出了一副鄙夷的神情来,他对于读书人没有兴趣也没有好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